【星雲大師全集20】佛教管理學 55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12-20
  • 圖說:大千為床。 圖/高爾泰、蒲小雨繪,佛光緣美術館總部提供

禪門的管理法 5

●趙州古佛待客之道

趙州禪師在趙州弘化時,人稱趙州古佛,其禪宗的語錄、趣談很多,現在就敘述一則,他與趙王的事例。

有一天,趙王前來拜見他,當時他睡在床上告訴侍者,請趙王前來床前相見吧!侍者說:「師父,實在說,趙王是我們地方上最大的人物,您怎麼可以睡在床上,跟他見面呢?」

「你不必管,去把他引到我的床前來就好。」

趙州和趙王說:「趙王!從諗(趙州禪師名字)年老體衰,不能到門外去迎接,只有在床上和你會見。」

趙王歡喜的說:「非也,非也,本王不敢。」兩人在床前談得非常開心。

送走了趙王,他就告訴寺裡的侍者、大眾:「上等的客人,我可以睡在床上,以本來面目和他相見;若是中等的客人來,我就到客廳和他賓主相待;如果是一般普通的客人,我就到門外去歡迎他。」

從這一段話,我們可以看出趙州古佛,做人的一套想法,也可以說,他證悟了以後,對於人間行事、寺院管理,就有一些獨特的見解、作為。

禪門的管理學是沒有定型的,就如和他同時代的青原惟信禪師,未參禪時,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到了參禪以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了;悟道以後,他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所以禪門的管理學,不可以用常情常理來了解,從另外一面都含有更高的深意。

上面講到,趙州禪師在床上跟趙王見面的故事以後,到了宋代,對於禪學也很有研究的大學士蘇東坡,有一天,就寫信給住在金山寺的方外至交佛印禪師說:「我於某天某時,前去拜訪你,你就以趙州迎接趙王之禮待我就好了。」意思是說,你不必出門來迎接我,就以睡在床上的規格接待我吧!

蘇東坡按時抵達金山寺時,佛印禪師已經站在門外鼓掌歡迎,蘇東坡哈哈大笑說:「我就知道你功力不及趙州禪師。我不是跟你講嗎,你要學習趙州古佛躺在床上,讓我到床邊跟你拜見。」

佛印禪師即刻就說了一偈:「當年趙州少謙光,不出山門迎趙王,怎奈金山無量相,大千世界一禪床。」意思是說,你以為我到山門外來迎接你嗎?其實我還睡在床上。為什麼?大千世界都是我的禪床。這種口氣,讓大文豪的蘇東坡,對佛印禪師這位方外之交,也不得不萬分的佩服。

禪門待客之道,就像管理之道,花樣千百萬種,變化無窮,就等於蘇東坡他也有參禪三階段的詩。

未曾參禪前,詩云:「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這說明沒有參禪的人,不知道自己的本來面目。

等到參禪以後,他改變想法了,詩云:「西湖煙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及至歸來無一事,西湖煙雨浙江潮。」

蘇東坡的禪學也很高明,應該有所悟道,就寫了悟道後的境界,詩云:「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昨夜八萬四千偈,他日如何舉似人?」

所以佛印禪師和蘇東坡,真可以說,一僧一俗,在禪學上,各有高見,真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這也說明,佛門對於管理學,尤其是和諸方長老、和各位長官、一些學者文士的來往,都有不同的應對,所以法無定法,一切都是契理契機,那就是禪門管理的最高境界了。

●人間菩薩

有一個禪師在禪門裡,修行了十多年,奉公守法,持戒謹嚴,發心苦行,正直無私,性格慈悲。有一天,忽然辭別禪堂,到外面大街上,站在車水馬龍的十字路口,跟過往的行人講說佛法。他過去的同修,都認為他忽然變樣了,是否精神上出了問題,路人也以瘋和尚稱之。

有一天,住持和尚叫人把他找回寺中,關心他:「你在這裡修道,怎麼忽然走入紅塵世界,跟路人搭訕,你是真的發瘋了嗎?」

瘋和尚說:「老師,一個禪者,光是天天在禪堂打坐、閉著眼睛,就能與人間合一嗎?真正的禪者,一定要上頂到青天,下踩到大地,眼中要有芸芸的百萬眾生,要能把佛法傳遞給他們安心立命,這才是禪者的行為,你說我有發瘋嗎?」

住持和尚說:「你說的話不錯,你就去發瘋吧!」

所謂「禪」是要能給人,不但自己受用,還要能給人安心;他,不是瘋和尚,他是為人間苦難的眾生,安身立命的菩薩。

●丹霞燒舍利

唐朝的丹霞禪師,在一個嚴寒的冬天,掛單在一座古寺裡。有一天,大雪紛飛,寒冷至極,丹霞禪師就把大殿供奉的木刻佛像取下來燒火取暖。寺裡的當家師看見了,就很生氣的說:「該死!你怎麼可以燒佛像取暖呢?」

丹霞禪師:「我不是燒火取暖,我是在燒舍利子啊!」

「胡說!木刻的佛像怎麼能燒出舍利子呢?」

「如果木刻佛像沒有舍利子,那就再多拿一些來燒!」

談到人生的管理,對世間的認識、悟道,究竟是當家師高明還是丹霞禪師高明呢?已由此清晰可見了。

這又可以談到有一位禪師,走到佛殿裡,對著佛像吐了一口痰,旁邊的同參看到了,就大聲喝責他:「你真是大不敬啊!怎麼可以把痰吐在佛像上呢?」

禪師就說:「那請你告訴我,哪裡沒有佛?我還有痰要吐。」

佛性遍滿虛空、充滿法界,佛法不是在嘴上空說的,佛法是在心裡的、要明白的,世界宇宙在心中,不是在嘴巴上。(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