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0】佛教管理學 51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12-14
  • 圖說:禪是自我承擔,不能替代。 圖/高爾泰、蒲小雨繪,佛光緣美術館總部提供

  • 圖說: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在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西淨斜坡的巨石寫下:「道無古今 悟在當下」,提醒大家把握修道當下。 圖/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提供

禪門的管理法 1

●禪門的管理法

禪門的管理學,他不是管事、管人,他主要的,在你心房裡的感情,要讓你受到感動,他能管到你的心,管到你的情感,管到你的思想、想法。

管理是為他解決問題,和他應對、應付,讓他有利益,給他歡喜、給他方便、給他在眾中成長,給他在修道中進步,我想這就是禪門的管理法、生活做人修道的管理吧!

禪門的這許多老參、初參,已悟、未悟者,這許多五趣雜居的人士,禪門的禪師們,都有對待的方法,不言半語,讓你去深思,讓你去進入禪的境界,你懂得一句話,可以給你開悟,你不懂,十年、二十年也是空過歲月。所以,下列許多禪門禪師們的掌故,我們就聽聽他們怎麼樣教導後學,教導世人。

●廟口的猴子

禪門的教育,他都給你機會,給你悟道的因緣。因為人生大事,倒不是平常的作務,主要的,還是要悟到「父母未生我之前,什麼是我的本來面目?」

話說,在楊岐方會禪師門下參學十幾年的白雲守端,對禪學都不能入門,當然老師就有責任要教學。有一天,他就問:「白雲守端啊,聽說你的老師茶陵郁悟道,你知道嗎?」

他說:「是我的老師怎麼能不知道呢!」

「他怎麼悟道的?」

「他經過了一道橋,摔了一跤,忽然天地變色,頓時迷妄的虛空粉碎,他見到了禪門的真實相貌。」

「你何以知道呢?」

「我老師有一首悟道偈:『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而今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

方會禪師聽了以後,發出奇怪的笑聲:「嘿、嘿、嘿。」就走了,好像不屑的樣子。

搞得白雲守端一陣莫名無奈,不斷自問:「我有說錯什麼嗎?為什麼老師用那樣的笑聲,不給我回一句話就走了呢?」心裡一直放不下,要想追究這個問題,在禪門,這就叫作提起疑情。

這一盞燈沒有人來點,它也不會亮;雖然每一個人的自性本具,有時也需要靠他人助一臂之力,方會禪師的笑聲,就是給他的機緣;但方會給他這一個機緣,白雲守端不懂、不能了解。為了這一笑,飯吃不下去;為了這一笑,晚上覺也睡不著,日夜都在想:「難道我有錯嗎?老師要用這種笑聲恥笑我?」

兩、三天後,終於難以忍耐,就跑去問方會老禪師:「老師,我有錯嗎?你為什麼要用那種笑聲呢?你知道這一笑,我飯也不能吃,覺也不能睡。」

方會一聽:「你這個傢伙,太沒有用了。我們門口的廣場上,玩猴把戲的人,他們使勁了各種的身段方法,就是為了求得觀眾哈哈一笑,我只是這麼一笑,你就心神不寧。」就這樣,契合了白雲守端的心,他恍然大悟。

這就是方會禪師用的方便法門,製造機緣,助他一臂之力。其實,參禪時要靠自己,但有時外緣還是需要的。所以,禪門裡面的老師,對於徒眾的教育、對於禪門的管理,都是有其大開大悟的本領,才能做一方之主。

●心在外?心在內?

法眼文益最初是學唯識的,參學途中,掛單在地藏院;但他對禪不相應,終於還是向住持羅漢桂琛提出,要離開到他處學習。住持認為他是一個人才,就送他一程,到了山門外,見到一顆大石頭,桂琛就問:「你們學唯識的常說,三界唯心,萬法唯識,請問這一顆石頭是在心裡呢?還是在心外呢?」

文益不猶豫地說:「以唯識學講,心外無法,石頭當然在心裡。」

桂琛淡然的說:「這麼重的一顆石頭,你為什麼把它放在心裡,出去東奔西跑,你不覺得很重,給你拖累嗎?」

文益聽到了,無言回答。

羅漢桂琛直搗黃龍,一語驚醒,所以文益立刻打消他去的念頭,留下來在地藏院參禪,為常住服務。

過去的禪師管人管事,到了機緣成熟,一句話,就可以直探你的心防,讓你無以招架;等於雞蛋已經孵出,立刻一啄,小雞就能破殼而出;飯已煮熟,鍋蓋就可以一掀。初入門的人,只能接受他的指導,如果機緣還沒有到,他也不會跟你勸說,跟你囉嗦的。這也是禪門一舉攻破心防、改變觀念的一種教育。

●自己承擔

禪者的教育,有的時候他會直接指出事實,讓你比較、讓你覺醒。

例如:一群禪者要到遠方去參學,其中某一位禪師也表示要參加;大家因為他平常不合群眾,又不精進用功辦道,帶這麼一個人在團隊裡,不大相應。

不過總想到,都是同門,也不必相棄,拒人於千里之外,只有坦誠說:「你要跟我們一起參學,我們非常歡迎,只是有幾件事情,要先跟你說明:第一、要吃飯時,我們不能代你吃,你要自己吃飽;第二、要大小便時,我們也不能代你大小便,你得要自己去;第三、要走路的時候,我們也沒有辦法幫你走路,你要自己走;第四、你的行李,我們也不能幫你揹,你要自己來。千山萬水,萬水千山,你都要自己承擔,如果你能夠擔當自己的事情,就可以跟我們一同上路了。」

這一位禪者,自己也知道跟那許多真才實學的人差距很遠,有了這樣的激勵,只有說:「如你們各位所說,我不靠自己要靠誰呢?」因為這句話,他把自己找出來了,後來禪門又多了一位法將、禪師。(待續)

……………………………………………………

【延伸閱讀】

生命昇華的世界

一個禪者的生活,所謂「一?千家飯,孤僧萬里遊;青目睹人少,問路白雲頭」,是多麼灑脫自如啊!禪的日常生活是盡量將生活簡單化、藝術化、純粹化。

什麼是禪者簡單化、藝術化、純粹化?「衣單二斤半,洗臉兩把半,吃飯三稱念,過堂五觀想。」禪者的衣服非常簡單,捆綁起來不及兩斤半重,可以隨時肩挑,雲遊四海,不像一般人出門穿衣,挑三揀四的,還不能稱意。有些人出來聽一場講演,或是參加宴會,常常為了選一件最合心意的衣服而傷透腦筋,最後乾脆不出去,省得麻煩。

想一想,為了一件衣服的顏色、長短、合適與否,而錯過一場千載難逢的機緣聚合,不是太可惜了嗎?所以衣服多不一定就是好,少也不見得壞,多少不放在心上,不當作一回事,生活自然簡化,也沒有氣躁心煩的時候了,這不就是最自在的生活方式嗎?生活能如此簡單、淡泊,不追逐名聞利養,再苦的日子也能把它藝術化、純粹化。

──節錄自《人間佛教系列9─禪學與淨土》〈生命昇華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