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0】佛教管理學 48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12-11
  • 圖說:一個具規模的叢林道場,必定是鐘板訊號齊全,五堂功課正常。圖為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過堂時,行堂人員司打雲板。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星雲大師年少出家,接受傳統的叢林教育,對日後弘揚人間佛教有很大的影響。圖為1989年大師回大陸弘法探親,行程中安排到母校棲霞律學院,全院師生熱烈歡迎。 圖/佛光山提供

叢林的管理法 2

●叢林的管理制度

說到叢林裡的管理,因為寺院僧眾來自於各方,南腔北調,年老年少,初學老參都有,可謂「龍蛇混雜、五趣雜居」,叢林對這許多的行事,大家所以都能相安無事,原因有以下幾個特點:

.叢林語言

在叢林裡,你必須要懂得很多「叢林語言」,如果不依叢林的語言,開口即非,會受到處分的。什麼叫作「叢林語言」?像青年學僧,見到年長者,都要站起來合掌說:「請長老開示。」或者說:「學人初參,法事不明,請長老多多指導。」長老也會問:「貴常住在哪裡?你的師父是誰?」你就要回答:「小廟在某某地方,家師上某下某上人。」回答都有一定的標準。長老這樣問,一來表示關心,二來他對你有一些讚許,也是讓你學習他讚美的語言。例如:令師學問很好,我有讀過他的文章;或者貴常住也出過不少人才,來我們本寺參學過的就有什麼人、什麼人……讓你感覺到這許多的長老,都是學識豐富,知識廣博。長老也會問你參拜過什麼叢林,參拜過哪些善知識,這樣就會知道你的分量有多少了。

年輕的學僧,如果與特殊的長老在路上相逢,都要站在旁邊合掌,讓長老先經過,才可以行動,不過這種機會不多,長老一般在寺院裡走動的機會很少。若是早上,見到某某職事,如維那,一定要立正合掌,然後說:「維那師父早安。」如果長輩的職事,有什麼交代、有什麼開示,都是很高興接受,沒有拒絕的,總覺得是被賦予使命。完成後要向上級報告,我是怎麼完成任務,並且聽候他的裁示。

關於規矩,糾察師開口和講話也都有技巧的,不然也會有失誤的時候。例如:維那師父到了大雄寶殿,問訊的時候,就跟悅眾講:「你的引磬怎麼樣?」就輕輕這麼一句,糾察師父看到了,就糾舉說:「大殿上有你開口的資格嗎?」結果,到了要起腔唱誦了,維那敲磬以後,就不開口了。糾察說:「你怎麼不起腔呢?」維那回答說:「你說我不能開口。」這就是糾察的話說錯了,他應該說:「大殿上你能講話嗎?」所以,有的糾察冒裡冒失的隨便管也不行。

叢林裡平常行事往來,很少有語言溝通,大部分都是用紙條來往。例如,今天客堂有諸山長老幾位駕臨,知客師必須寫一張條子向大和尚報告:「某某寺什麼人來,大和尚有什麼指示、要辦的事務是什麼。」然後交由侍者,呈給住持和尚,看住持和尚怎麼指示下一個行事。

如果長老要留在寺裡用餐,知客師也要下一張條子給庫房:「今天有某某寺的長老幾人,蒞臨本寺參訪,請備午齋,五菜一湯,並請某某監院來奉陪,用齋的地點在哪裡,或者是由客堂的知客,五單知客、三單知客來陪客人用齋。」

庫房每半個月要分發給各個單位的單銀、衛生紙、牙粉、洗澡及剃頭的籌碼……也要寫條子,給佛學院裡負責管理的訓導、監學、生活老師,說明這許多東西怎麼樣分配,如有不足,再為聯繫;如有剩餘,敬請賜還。種種行事,都不是因為你講什麼,我講什麼,大家一切憑規矩和文字辦理,所以就沒有那許多的爭論,這些文字也可以留下來,成為一種工作紀錄。

.鐘板信號

早期寺裡沒有時鐘、手錶,叢林的管理,都憑鐘板信號作為生活行事的標準。如晨鐘暮鼓,從一板到五板,開梆、火錪(雲板)、叫香、打板,在禪堂、寺院的住眾聽到了,都知道是什麼信號,在什麼時候,該去處理什麼事務,大家不需要口耳相傳。

吃飯之前,行堂人員會打叫香周知,大眾聽到叫香,就知道預備幾分鐘之後,要出堂到齋堂吃飯。大眾也會在各寮口排班,然後魚貫進入齋堂。從打板、出堂、開梆、火錪,到唱〈供養咒〉、〈結齋偈〉,都有一定的程序,所以即使是用齋也是非常次第有序的。

每天早晚,禪堂裡的鐘板,和大殿裡的鐘鼓,都有彼此聯絡的信號。比方,叢林裡面,在吃過早飯回到禪堂,一定有一鐘一板一木魚,表示大眾回來了;大概每隔五分鐘,打一次叫香,等到大家上了洗手間,衣單、棉被整理好,大概五至十分鐘,他就掛二板。二板以後,大眾各就本位,然後三板一鐘,各自用功,寫作的寫作,參禪的參禪,讀書的讀書,上課的上課。到了下午四、五點的時候打四板,上殿做晚課;之後一直延續到晚上開大靜、打板催鳴,到了最後止靜,煞五板,結束了這一天的訊號。

大眾開大靜養息時,巡夜人員起一板,夜巡完畢起二板,表示結束;然後到了兩、三點時要叫大寮的人起來燒水、煮飯打三板;叫大眾起來做早課要打四板、五板,這樣一天的晨鐘暮鼓就又開始運轉。所以在叢林裡面能相安無事,就是靠這許多法器的信號、語言來聯繫。(待續)

……………………………………………………

【讀者回響】

淚水可以淨化心靈

文/張寶麟

拜讀星雲大師《佛教管理學》系列,其中〈苦難的人更需要佛法〉篇,大師提及監獄弘法的因緣,對於高牆內的收容人,總是特別給予他們信心及關心。
心有所感,憶起民國100年曾任職彰化監獄,機關配合善心人士的捐助,在高牆內盛大辦理「百萬心經入法身」抄經活動,佛光山十餘位法師及義工,講解《心經》經意及抄經意旨後,二千多名收容同學開始靜心抄寫經文,氣氛詳和而感人,抄完經做迴向,懺悔與謙卑心油然而生,許多收容同學眼眸泛起盈盈淚光 。

「淚水,可以淨化心靈。」

星雲大師說:「我對監獄的受刑人,除了同情外,也升起一種願心,希望自己能與死刑犯或重刑犯做個別接觸,給予他們心理輔導,讓他們對人生、對生死、對未來、對生命能夠多一些了解,具備正確的人生觀,進而改造生命,發揮生命的價值。」

而怎麼改造生命呢?大師提到兩個方法,一是自我規範,二要寬恕他人。心有同感,舉凡能自我規範的人,心定能生出懺悔;而寬恕別人,表示自己已發出願心。此刻腦海忽然響起星雲大師作詞的歌〈幸福是啥物」,其中最讓我受益的話,「幸福是啥物?幸福就是觀念轉變彼陣開始。」原來觀念轉變,幸福就會緊跟而來。

收容同學只要觀念轉變,心生懺悔及發願,相信一定能引導自己走出幸福的全新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