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0】佛教管理學 42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12-03
  • 圖說:紐西蘭北島佛光山美景。 圖/紐西蘭佛光山提供

  • 圖說:「共生吉祥」,是星雲大師於2005年題寫的春節祝福語。大師曾說,世間萬物都是眾緣所成,沒有一樣事物,與我們沒有關係,因此要彼此互助,彼此成就,這就是「共生」。唯有「共生」,才能「吉祥」。 圖/佛光山提供

弘法系列 33

●從善如流的管理

人吃百樣的米,就有百樣不同的心。有的人明明看到人家事情做得對,卻因為自私心理作祟,偏要反對,不讓他成功;明明知道這個道理是不成的,他偏要執著,要人家接受。所以,在這個世間上,要一個人順理成章、從善如流,那是很困難的。

一般來說,通情達理的人,他不一定有什麼特長,也不一定有特殊見解,不過對人家的好話、善事,都能附和、幫助,從善如流。其實,在佛門裡,講到布施,倒不一定都是出錢布施,有錢的人出一點錢做功德,比較容易;出力布施很辛苦,就比較困難。不過,也有的人說我沒有什麼力氣,那也沒關係,你可以說好話,對人讚美、應和,也是功德好事。假如你說我不會說好話,那也不要緊,只要你對善人、善舉、善事都能隨喜、祝福、贊助,也是功德一件。

所謂「從善如流」,例如在佛教裡,有人要講經說法了,我們讚美他熱心弘法;有人要興辦學校了,我們讚美他熱心教育;有人要修橋鋪路了,我們讚美他對社會事業非常熱心。其實,在我們身邊的親戚、朋友、家人,或者很多不相識的人口中,所聽到的好人好事,多得不勝枚舉,只要能從善如流,習慣了以後,自己不也就是善人了嗎?

可惜地,有的人就是不肯成就別人,不肯成就好事,明明是一句好話,他也要曲解;明明是一件好事,他也要破壞。可以說,世間的缺陷都是人為的,一個人能成就世間的美事,也能破壞世間的好事。

過去我有一個親戚,我好不容易幫助他從大陸到了洛杉磯,甚至為了讓他在當地生活、發展,還替他找了職業,但是沒想到,只因為一件事情沒能完全滿他的意,他就發狠地對別人說:「星雲大師花二十年建了西來寺,我只要二十分鐘就可以毀滅它。」他不只不能從善如流,還滿心的怨恨,這種心態實在很可怕。

有兄弟二人,老師告訴他們:「你們兩個人去舉薦自己最親近、最有關係的人士。」老大推舉了一位曾經幫助他的恩人,老二則找了一位被自己幫助過的人。不料,後來老二竟被那位他所幫助的人陷害,身敗名裂。

好人就是好人,壞人就是壞人,從善如流並不容易。所以,我們觀察一個人,要像曾國藩先生一樣會得識人,能從善如流的人必然是好人。

●五欲的管理

常有人問:「人從哪裡來?」不用說,人從愛欲而來到這個世間。一般人認為,執著愛欲才是他的生命。但事實上,愛欲裡的辛苦,往往是我需要的時候,就愛他;我不需要的時候,就恨他。每天處在愛恨裡,哪裡會有快樂呢?因為「愛」,人有很多的欲望,諸如貪財好色、要名要利,沉溺於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五欲享樂裡,自私執著。

當然,人生在世,不能說五欲對人不重要,它確實能給人帶來一點甜頭,只是說,五欲裡的危險是比甜頭更多的。在《佛遺教經》裡面講,五欲,財色名食睡等於刀口之蜜,雖然有一點甜頭,但是有割舌之患。

佛經裡有這麼一則故事:有一個旅行的人,不小心掉入一口深井,好在井上有一條繩索讓他抓住,才沒有掉落。雖然旅人試圖沿著繩子往上攀爬,卻因為力氣不夠,險些墜落。就在搖搖欲墜之際,他往下一看,「哎呀!井底竟有四條毒蛇吐著信。」無奈地,不久卻又來了黑白兩隻老鼠,不斷地齧咬著繩子。

他想:這條繩子如同人的生命線,要是斷了,這一生就完蛋了。不意,正在危急的時候,竟飛來了五隻蜜蜂,在空中不斷盤旋,瞬間滴下了五滴蜜,蜂蜜的甜味,讓他一時忘記了危險。

這五滴蜜,象徵的是財、色、名、食、睡五欲,刀口的蜜雖甜,卻有割舌之患。五欲是人所需要的,可是過分貪求,也會讓人苦痛不堪。

欲,有善法欲、染汙欲。例如:吃喝嫖賭、玩耍取樂、懶惰懈怠等等,是不好的欲望。相反地,我希望讀書、我希望上進、我希望有品德、我希望做好人、我希望能超脫、我要有信仰、我要信仰佛教、我要成佛作祖等等,則是好的欲望。一個人要增加好的欲望,去除壞的欲望,才能減少痛苦,增加喜樂的生活。

所以,五欲如同五把刀箭,能給我們做為防身之用,也能讓我們陷於生死邊緣。對於欲望,如果不會管理,只有任它利用,受五欲支配的人生,禍患、痛苦也必定跟隨而來。因此,面對欲望,不能沒有魄力,以正知正見來降伏其心;減少欲望、淡泊生活,才是最平安幸福的事。所謂「心安茅屋穩,性定菜根香」,不要想管理別人、管理天下,先把自己五欲的盜賊管理好,一切就能平安了。把五欲之患能管理好,就能得到平安,就能得到安全了。

●尊重不同的管理

在人類當中,有善人、惡人、好人、壞人、大人、小人,有的人心如日月、有的人惡意顛倒……有種種的不同。就是親如父母、兄弟姊妹,他們的做人處事、見解看法,也會和我們有所差異,乃至同在一個機關共事的同事、同在一所學校讀書的同學,彼此也都各有打算和計畫。所以,這一個世間本來就是多元的,想要強迫別人同自己一樣,恐怕是很困難。況且有時候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自己都不聽自己的話,哪裡還能要求別人與自己相同呢?

即便談到人間的和諧、人間的共識、人間的共業,彼此之間也不一定統統都要一樣,仍可以有所不同,你可以有你的想法、我可以有我的想法,你可以有你的做事原則、我可以有我的做事原則,只要互相尊重包容,很多的「不同」是容許共同存在的,畢竟人各有志,不必凡事都要相同。如果你能尊重「不同」,人緣必定能有所增加。(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