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32】隨堂開示錄64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1-07
  • 圖說:TVBS方念華主播專訪大師結束後,大師與叢林學院同學開示。 圖/佛光山叢林學院提供

  • 圖說:佛光山大悲殿的寶橋。 圖/佛光山叢林學院提供

對談專訪20

說「心」7-4

《TVBS看板人物》專訪

時間:2014年1月9日.地點:佛光山大悲殿

主持人:所以慈悲跟感恩的心,是我們的初心。您從小到年輕的時候,有很長一段時間營養不良,後來就有糖尿病,視力比較不行,但是您還有好多事情要做,有很多人需要您。請問您怎麼跟病苦一起相處?

大師:我對病不介意,與病為友,把病當作是我的朋友。只要它不給我找麻煩,不要給我太痛苦,它警告我一點,跟我少許要求什麼,我會和它配合。朋友嘛!大家要互助。那麼我的糖尿病,人家說糖尿病不能吃飯、不能吃麵,我都沒有忌諱。我也不會挑食,有什麼就吃什麼,照吃下去,這樣也有五十多年了。恐怕不容易有人糖尿病活五十多年的。當然,我沒有討厭它,但也多少要節制一點。與朋友相處,不能太任性。比方少吃一點,不要貪吃不應該吃的東西。不過像我們素食者,吃得簡單,一碗稀飯、半碗飯,再加一點蘿蔔乾、青菜,就很滿足了。

我覺得有兩句話很好,福建人問你吃飽嗎?都是說:「呷飽未?」「呷飽了。」客家人不是,「你食飽嗎?」他回答:「足了。」這有意思,我不但吃飽,我還很滿足。

所以我覺得,人生在這個世界上,要活得很滿足,我有一個家庭,家裡有妻子、兒女、眷屬好滿足;我有多少朋友,好滿足;我為人服務,人為我服務,好滿足。你處處都好滿足,這個人生的意境就不一樣了。

主持人:大師!您剛剛講到空跟有之間,一個互動的、很奧妙的關聯性。您現在講「滿足」,我們的心念裡面,能夠時時感恩、滿足,跟我們能夠保持一個純淨跟空的意念和心境,是不是也有關係?

大師:除了滿足以外,感恩是我們這個社會和平幸福的動力。人一定要感恩,不是感恩父母而已,感謝老師教我,感謝長官提拔我,感謝朋友輔助我,感謝天地日月、山河大地、地水火風成就我。感恩就肯付出,就肯為你犧牲一點,沒有感恩的心就是貧窮,什麼都要人家的,「你給我、你給我!」好像人家都欠他似的,那就是貧窮。所以寧可做個感恩的富人,也不要做個不滿足的窮人。

主持人:大師!在馬年來臨之前,過去的這一年,台灣社會共同選出一個代表我們社會的字,很不幸,是虛假的「假」字。因為太多假的東西被揭露出它的真相。大師您覺得今天的台灣社會是不是有信任的危機?

大師:「假」是人間的一半,還有一半是「真」的。不能說全部都是假的,人家夫妻結婚了,親親愛愛,不能說是假的嘛!也是有真的。因此,我覺得這是一半一半的世間,好的一半,壞的也一半;善的一半,惡的也一半;白天一半,夜晚一半;男人一半,女人一半。我們在這個一半一半的世間,如何讓我這個好的、善美的一半去影響比較醜惡的一半,使他變得更好?我想凡是有心於建設社會、改善社會的人,都應該抱著這一種「我多給社會一點」的想法。

主持人:大師剛剛提到一半一半的人生,很有意思。在來訪問大師之前,我曾經問過別人說,要訪問聖人,我覺得好難喔!也有法師開示我,說大師最特別的就是平常心。用平常心去跟大師親近,就可以得到最聖的那一面。大師,我很好奇,您跟我們說過:「擒山中之賊易,捉心中之賊難。」大家都說您就像一個在世的聖人,您有沒有捉心中之賊的過程?

大師:說我怎麼好,慚愧、不敢當。確實「捉山中之賊」是很容易,警察搜山就能抓住壞人了,但是「捉心中之賊難」,經常聽人說:「你都不聽我的話!」其實,自己又哪裡有聽自己的話呢?連自己都把握不住、控制不住了。我想,很多人之所以不能進步,就是因為藉口、理由太多,自以為有理。

假如能帶著一種慚愧懺悔的心,覺得我們在人間,享受人間的共有、社會大眾的護持、國家的保護,慚愧、感恩不盡,沒有這種憤世嫉俗、不滿的心理,我想自己就會多一點快樂,社會也會多一些安寧。

主持人:所以這個心中之賊的範圍,其實是非常的廣,你如果不覺察的話,它可能就在你心裡面胡作非為。

大師:「心」有好多種,心可以做賊,也可以做國王,命令眼、耳、鼻、舌、身做什麼、做什麼。當然心也可以有慈悲、有善念,善惡就在一念之間,要懂得掌握好的一念,不要犯錯誤。

主持人:心的境界有高有低,有深有淺。在這裡我想請教一下大師,二○一三年您有機會見到中國大陸新的國家主席習近平先生,您送習主席四個字「登高望遠」。為什麼是這四個字?

大師:這也是無意,不是很有心。想到這許多政治人物,既不能送他有錢的東西,又不能增加他的負擔,「秀才人情紙一張」,就寫幾個字表達敬意。尤其他們的地位那麼高,登到那樣的高位,更要能看得更遠。所以,「登高望遠」人人都需要,政治人物更需要。

我常常寫字,總不能老寫過去什麼人的句子,要有一點創新。我是這一個時代的人,覺得這一個時代的年輕朋友、政治家,甚至於企業家,「登高望遠」很重要。(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