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31】隨堂開示錄31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9-11-20
  • 圖說:大師現場揮毫,與作品合影。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2010年5月8日,星雲大師一筆字書法展於國父紀念館開展,國父紀念館館長鄭乃文、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陸委會主委賴幸媛、聯合國NGO之HDI總裁總裁史瓦門等出席開幕式。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對談專訪8

談因緣3—2

台視《熱線追蹤》節目專訪

時間:2010年12月15日.地點:佛光山傳燈樓客堂

提問八:是不是因為看到早期的台灣是文化沙漠,所以您才創辦報紙、電視台,乃至現在的「真善美傳播獎」獎項?您覺得透過文化傳播的力量,可以幫助您在弘揚佛法方面,更好、更方便、更快速?

大師:最早在文化方面,我替報紙寫文章,自己也編雜誌、發行出版書籍,這都還很自由。但是電視則不然,四、五十年前,是不准佛教出家人上電視的。我記得我們花了錢,買妥了電視的時段,但他們臨時接到命令說,不可以讓出家人在電視上出現。我就打趣問說:「電視劇裡不是常有出家人嗎?」他回答:「假和尚可以,真和尚不可以!」所以,那個時候是「宜假不宜真」,很遺憾!不過,社會總是有改進的,當台灣開放後,就民主、自由,宗教得以平等發展,這給我們從事「人間佛教」的宣揚很好的機會。

提問九:佛光山成立至今,海內外已有非常多的法師弘法,以佛光山目前在國際上的知名度,不管是不是佛教徒,幾乎對佛光山都有一定的認識,您在創立之初有想過會如此嗎?

大師:我不妄想未來會怎麼樣。我個人有志願,「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當然,我不會休息,今天我會想明天要怎麼做,事情來了,總要把它做得更好、做得更多。

佛教是從山林走向社會,從寺廟走到群眾裡面來,我也是這樣一步一腳印,從台灣走上國際,這都要因緣。我個人想要怎麼做,也不是這麼容易的,不過因緣來找我,就很方便。比方說在澳洲,政府說:「我有一塊土地,贈送給你們佛教,請你來建寺廟。」有這麼好的事,當然我要去建寺廟。在美國,那邊的信徒說:「我們集資買了地,拜託你來建寺廟吧!」那我就到美國去了。我想也得有這許多緣分才行。

提問十:佛光山在興建之初,聽說為了要教育人才,重視佛學的發展,就蓋了佛學院。之後,想到大家要吃飯、要填飽肚子,所以蓋了一個吃飯的地方,全部一個個蓋起來以後,一個很完整、有規模的佛光山就出現了。這是不是就印證您所講的「因緣」,造就了現在的一切?

大師:我想這與在這裡一起服務的年輕人、信徒,還有包括我自己的志願發心有關。如果為了自己,當然不是那麼容易;假如服務是為了大家,有大家的支持,那就很容易。因緣不能只是個人,一個不能成為因緣,必須要很多,才能成為因緣。佛光山的信條:「光榮歸於佛陀」,有光榮要歸於佛陀;「成就歸於大眾」,所有的成就都是大家的;假如有利益,就要「利益歸於常住」;有功德,就要「功德歸於信徒」。所以,個人沒有,個人不要,要無私無我,有大眾才能成就事業。

提問十一:我們參觀了佛陀紀念館的興建過程,走廊牆壁上也看到刻了很多捐贈者的名字。就像您講的,佛陀紀念館其實是大家蓋成的,不是佛光山蓋的。佛陀紀念館主殿的部分,非常的特別,我們以為是出自專門設計師或建築師的構想,結果聽說是由您隨手拿寶特瓶、面紙盒,就排列出目前佛陀紀念館的樣貌,可以和我們講一下嗎?

大師:這只是一點構想,不足為道,當然還是要透過專業人員,把我的想法規畫建設出來,才成為現實。基本上,我也不是專業、專家,佛光山建設到現在,早期是沒有建築規畫的,想到什麼就蓋什麼。不過現今,我們的徒眾說,佛光山的格局自然天成,我覺得也很高興,總之順著心意,所謂的地理而建。地理在哪裡?就在我心中,只要光線充足、空氣流通,大家歡喜,心正一切就正。

佛陀紀念館是「千家寺院,百萬信徒」所建,全世界好多的大寺院,都有給我們支援,即使沒有出錢,至少出個名:「我支持你!」這也給我們很大的鼓勵。因此,佛陀紀念館興建到今天,都沒有人反對,沒有人有意見,都是讚歎,都是說好,我們獲得這樣的鼓勵,怎麼能不更用心呢?

提問十二:佛陀紀念館將於明年底全部完成,您希望到時候給台灣的民眾,或其他國家的人,看到的是一個怎麼樣的樣貌?

大師:我們希望替台灣建立一個地標,就像現在台北的花博可謂「花,美麗了台灣」。我們佛陀紀念館這一個宗教建築物,可以推廣到世界國際去,讓人知道在台灣,有一個融和古今、融和中印、融和佛教與社會的建築物。我想,未來世界一定不會忘記我們台灣。我們也願意奉獻給十方大眾,到這裡來辦教育、辦文化、辦活動;館內有很多露天的小舞台,提供給兒童、家庭表演,還有大舞台。我們提倡人間佛教,希望讓來度假休閒的人,到了這個宗教聖地,能變化氣質、淨化身心,讓自己的思想沉澱,讓自己的心靈淨化,讓自己感覺好像換了一個身心,然後再回到社會工作,一定更得心應手,我希望能做到這樣。

提問十三:大師您的一筆字書法展,從去年開始在世界各地巡迴展出,您為什麼想要寫書法、練毛筆字呢?是因為能沉澱心靈,還是對其他方面有幫助呢?

大師:我是不會寫字的,也沒有時間練字。寺廟哪裡需要布置一下,布買不起,就弄個紙糊一糊,感覺又太單調,就在上面寫幾個字吧。可是到哪裡找人寫字呢?只有自己寫,不過自己也覺得難看。就這樣,一年總有幾次機會,寫幾張紙的字。

到了近年,我由於糖尿病而眼睛不好,視力模糊、不清楚,也不能做什麼事,不能看書,報紙更看不到,那麼就寫字吧!寫字可以用心眼來幫忙,因為眼睛模糊,必須一筆寫完,一氣呵成,如果中途停頓了,第二筆從哪裡接續,我是看不到的,所以我就定名為「一筆字」。

自從寫了一筆字之後,我的徒眾、信徒都說:「字有進步。」那麼大家歡喜,我就以寫字廣結善緣了,甚至後來有人贊助我,我就以一筆字收入的錢來成立公益基金。現在公益基金裡有好幾億,我就用來舉辦三好校園獎、真善美傳播獎。我總想,這是來自十方,就把它用之於十方。(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