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1年04月11日 星期日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30】隨堂開示錄362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30】隨堂開示錄362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1-03-05
對談專訪53

宗風3-1

接受《宗風》雜誌主編王志遠先生採訪

時間:2009年11月30日.地點:香港佛香講堂

王志遠先生(以下簡稱「王」):《宗風》雜誌每期都會採訪一位長老。《宗風》面向全球華人,我們覺得在台灣,您是代表人物,所以想採訪您。採訪的主要內容,與「宗風」的主題相扣緊。台灣的佛教與大陸同根同源,我們很想知道大師您是哪一宗?哪一系?

大師:基本上我是屬於禪門的臨濟宗,臨濟也有宗風,我的排行是第四十八代。但是我個人覺得中國佛教走的路線,如果要分宗別派,就要學習日本。日本的宗派之間距離很大,我這個宗派和你那個宗派都不交談,不來往,各搞各的,這會激發他們很多力量。有人跟我講這樣子比較好,可是我的性格是比較圓融、包容,比較不歡喜如此的狹義,覺得應該要像天地一樣。尤其大家都是同一個佛教,根源於釋迦牟尼佛,都是兄弟姐妹一家人。

就好像佛教,佛祖是一個,三法印是一個,十二因緣是一個,所以我過去用了這樣一句話:「行在禪淨共修,解在一切佛法。」佛光山是「八宗兼弘」,事實上這不是很容易的,但是我們盡量。信仰本來就有自主性、獨立性,但其中也必須有融和性、整體性,因為佛教是一個的。

像天主教的梵蒂岡,堅持由教廷任命各國的主教,所以才和中國僵持這麼久,這也難怪。為什麼?如果他接受中國的條件,梵蒂岡就無法存在,因為各地教廷都等同獨立了,所以他有他困難的地方。梵蒂岡對中國是心嚮往之,很想要和中國建交、來往,卻也不能不顧念自己的立場。如果中國能開一點方便門,或許就可以解開僵局。

你問我是哪一宗?哪一派?就是臨濟宗。

王:您剛才說佛光山是「八宗兼弘」,可是我想佛光山應該還是有自己獨特的宗風?

大師:佛光山現在弘揚人間佛教。二十年前,一九八九年我到中國訪問,就跟趙樸初居士談到未來的佛教──人間佛教。人間佛教和共產主義不違背,對國家社會有重大貢獻,很適合這一個時代。現在中國大陸對宗教有顧忌,我想都是淵源於過去馬克思的一句話:「宗教是鴉片。」那時他對佛教不了解,如果了解的話,就不會說這樣的話。因此,講到「宗教是鴉片」,佛教要除外。尤其是人間佛教,人間佛教是未來這個世界的一道光明。

我們說的「人間佛教」,不是哪一個現代人發起「我們來弘揚人間佛教」,不是的!人間佛教是釋迦牟尼佛的。

像我們叫「和尚」,和尚就是以和為尚,所謂「六和敬」的僧團,其中的「利和同均」,就是講財務分配要均衡,這不就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戒和同遵」,就是法治要平等,大家要守法,現在中國也慢慢重視法治,這是很好的現象。「見和同解」,就是思想要統一,每個人想法雖有不同,但是只要有益於人,都能包容。「口和無諍」,意思是不要爭吵,老是口水戰。另外,還有「身和同住」、「意和同悅」,六和敬的僧團,就是如此的和平、和諧。

過去的佛教講和諧,像釋迦牟尼佛一出場,就有四大天王、八部大眾、七眾弟子隨行,如果不和諧的話,怎麼會有這種場面呢?甚至國王大臣、僧信四眾,不分在家、出家,大家一起來,此即佛教的包容性。中國這麼大,人口這麼多,更需要和諧,宗教和宗教和諧、種族和種族和諧,大家不要有地域觀念。我個人沒有地域觀念,佛光山有來自二十六個國家的住眾,我不在意他們是哪裡人。

人間佛教是幸福的佛教,是歡喜的佛教,是尊重包容的佛教,是彼此創造人間幸福的佛教,是共存共榮的佛教。

王:有人說「人間佛教」是當年太虛大師提出來的,由您在台灣把它實踐了。

大師:不是這樣的。「人間佛教」這個口號,最早是慈航法師所講,他在民國三十六年(一九四七),於南洋出版了一本雜誌,就叫做「人間佛教」。那時候,當然有人提倡「人生佛教」、「人本佛教」,但是慈航法師一口就喊出了「人間佛教」,他那本雜誌在新加坡還出版過一段時期。

所以,人間佛教也不一定就是太虛大師的,甚至我想他從民國初年開始弘揚佛法的時候,就已經有人間思想。像六祖惠能大師的「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求菩提,猶如覓兔角」,就是倡導人間佛教,還有《六祖壇經》裡的〈無相頌〉,也是人間佛教的思想。甚至禪門的歷代祖師,過著平民化的生活,勞動服務,行解合一,不講究靈異,守本分,所謂的「平常心」,我認為那就是人間佛教。

王:您提到人間佛教,特別舉出慈航法師,我看學術界以前研究得不夠,現在一般的說法,都沒有重視這個。

大師:你是佛教的學者,就知道大陸在文化大革命後,資料很欠缺,想要寫一些文章、找一些資料,以為台灣會有較多的資料。可是當時的台灣,沒有什麼佛教學者,後來台灣雖然有少數的學者,但他們對佛教所知不廣,大概都只想到台灣系統的佛教,像印順法師,說是上承太虛大師的人間佛教,但其實也不是。
像趙樸初居士在大陸有提倡人間佛教,還有慈航法師在南洋也提倡。我們那時候年紀輕,也是從大陸時就有人間佛教的思想理念,來到台灣之後,慢慢地就在台灣發揚。我到今天出家七十多年了,都沒有二念、沒有二心,唯有「人間佛教」。(待續)

【延伸閱讀】

平常心

在這個世間上,有很多的悲歡離合、聚散無常,也有很多千奇百怪的事情,甚至還有很多不公不義的事情在發生;每當遇到不合情理,讓人看了不能接受、不能容忍的事,一些佛教人士都會說:「好啦!你就用平常心看待吧!」

平常心,不是說沒有是非,不是說不管它。平常心,有時候是不和他太過計較,不要太過認真,要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何謂「平常心」?我想,就是要有平和的心,要有平等的心,要有平均的心。這個要從修養、雅量、忍耐、慈悲……種種集合起來,才能把平常心提升、擴大,才有內涵。

就像人死了,不能挽回了,你光是哭泣、傷心,也沒有用,所以要用平常心看待。像夫妻離婚、子女離散,也是出乎常情,讓人不能忍耐;但也只有告訴對方,要能看破、看淡,要以平常心去面對。

因此,平常心,需要有智慧,也要有力量,要能息事寧人。平常心,也不是叫我們不分善惡好壞、不問青紅皂白;一切善惡都由它,那也不能叫做平常心,那是糊塗心。

世間上的平常心,還是要有善惡的分別、好壞的揀擇,於人於己,往好處去想,往好處去做,大家不要兩敗俱傷,不要仇上加仇,但並非壞事由它。我想,平常心是智慧、忍耐、慈悲、修養的綜合,有道德,有解脫,這樣才是平常心。

如果說,一點小事就斤斤計較,一句話就跟人互不相讓,一點利益就爭得你死我活,一點出乎意料之外的人事,就放不下、放不開、看不破,那當然就不叫做平常心了。

在五花八門的社會裡,平常心對於一個修行的人而言,對己是保全之道,對他是尊重包容之道;對於萬事、萬物、萬人,都要能雲淡風輕,這樣子的修養,才是平常心的意義!

此外,處理許多人事的問題,你要有智慧認清得失關係,你要有慈悲寬容的心胸,所謂「猶如木人看花鳥,何妨萬物假圍繞」,只要不是太過分的問題,就不要斤斤計較,放不下;該放下就放下,該提起就提起,那就是有平常心了!──摘自星雲大師著《佛法真義》
12345678910第1 / 33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