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1年03月06日 星期六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309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309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12-17
對談專訪35

異中求同 同中存異──與單國璽樞機主教對談6-2

時間:2006年5月24日.地點:輔仁大學濟時樓九樓會議廳

單國璽樞機主教:

第三、建孤兒院:社會上破碎的家庭愈來愈多,離婚的年輕人不願意帶孩子,這些小孩子假如不好好地照顧,沒有讓他們感覺到溫暖、關懷和愛,將來社會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所以就建一個孤兒院。

第四、建修道院:我也想建一個修道院,培植神職人員。

第五、牧靈中心:希望有一個牧靈中心,特別提供教友們、青年們的靈修、教育等。

因為有這樣的計畫,所以就買了二十八甲地。那是一個小山頭,可是,當正要開發的時候,恰巧遇到立法院的新法規,規定離水源一公里以內的地都不許開發。我們那裡離楠梓仙溪大約七百多公尺,所以就不能開發。後來政府的人雖也建議我先斬後奏,但是法律就是法律,假如真的不能,我們也不願意拎著頭去拚命;再說台灣就只有這麼點土地,人口一直在增長,法令遲早會變的。

三年前法令修正,假如土地開發不超過十公頃,當地的政府勘查後就可以批准。高雄縣因為有計畫要成為一個宗教的觀光聖地,包括佛教的佛光山、天主教的真福山、六龜一貫道的大道院,及甲仙基督教的錫安山。所以楊秋興縣長非常幫忙,很順利地變更土地,終於可以開始建設了。不過大寮研修院,因為它旁邊都蓋了大樓,從大樓上就可以看到裡面的一切,沒有隱私權,所以提早搬到萬金去了。以上是真福山開發計畫。

兩年前真福山動土的時候,第一批公開捐款的就是星雲大師。他去時帶了十萬元現金,後來許下五百萬。比大師早一點的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捐了五十萬美金,差不多一千多萬台幣,但他是私下捐的。很感謝兩位大師。

主持人:大師有很大的宏願,也是人間佛教非常重要的代表人物,更是人間佛教的典型,請教大師,您是怎麼建佛光山的?您開發佛光山的心路歷程,以及如何形成人間佛教的典型?

大師:單樞機主教過去發願不做主教,我跟他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在青少年的時候,發願不做寺廟的住持,也不建寺廟。過去有許多老法師看到我很年輕,也很努力,就預訂將來要授記我做他的寺廟住持,但我都不要。我寧可以做一個雲水僧,我也不做住持。為什麼呢?因為心中有一個念頭:我出家是「為了佛教」,不是為了做住持。如果做了一寺的住持,只能為一個寺廟服務,就不能為了佛教。那時候也不是真的懂,只不過覺得為了佛教應該不能受到限制。當時就想,為了佛教,我應該要讀書,應該發心勤勞,發願弘法利生,發心接引青年、度眾、辦學。

後來有一些年輕人想跟隨我出家,我當時沒有寺廟,不能養育他、教育他,所以我拒絕了。但是,之後情況慢慢改變,逼得我不得不重新考慮,必須要有一個地方辦教育。因此,我發心要為佛教建一座寺廟。建佛光山是為了辦教育,我做了幾年負責人以後,就趕快交出去了。現在佛光山在全世界有兩百多個別分院,沒有一間是登記在我的名下,統統都是大家的。

過去臨濟宗香嚴禪師說:「處處無蹤跡,聲色外威儀。」人在世間不必留下什麼痕跡,在聲色以外,要找尋一個寄託的地方。

開創佛光山以後,不是我熱心推動,而是社會需要,或者是大眾鼓勵我、勉強我、逼著我向前走。所以我和單主教一樣,辦救濟院、育幼院、養老院,辦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這些都是眾人所成,我只是其中的一點影響力而已。我和樞機主教做這麼多相似的事情,我們雖然沒有用語言去溝通,內心應該是互相理解的。他建真福山,我祝福他能早日完成。(待續)

【延伸閱讀】

宗教徒的心胸

一個人有了宗教信仰,他的內心就會有力量,他的生命就可以擴大昇華。那麼身為一個宗教徒,除基本信仰以外,應該具備怎樣的觀念和心胸呢?以下有四點建議:

第一、對社會大眾要視如親人:宗教信仰的目的,不只是讓自己得到解脫,獲得快樂,更進一步能將大眾視為一體,愛人如己。假如每個宗教徒都能發揮愛心,將一切眾生視如自己的兄弟姊妹,如《四十二章經》裡所說的:「老者如母,長者如姊,少者如妹,稚者如子」,社會必定更加和諧,人際必然更加友愛。

第二、對作惡壞人要視如病子:在這個社會上,有好人也有壞人,當然好人占了大多數,但壞人也為數不少,對於這些為非作歹、盡做壞事的人,殺了嗎?不能解決問題;不管嗎?更不能解決問題。那麼應該如何看待?視如病子。就像我們對待生病的孩子,會多付出一份愛心,因為以暴不能止惡,唯有以愛才能化解。所以佛經上說:「以慈止怨,以忍息爭。」宗教徒對待社會上的壞人,更要多布施一分愛心,才能感化他們,讓他們去惡向善。

第三、對異教門徒要視如朋友:世間上存有各種不同的宗教,當然就有和我不同信仰的異教徒。對於異教徒,我們要以「他不是我的仇敵,而是我的朋友」的心情來相處。好比每個人對文學的喜好不同,有的人喜歡詩歌,有的人喜歡散文,有的人喜歡學術,有的人喜歡童話,雖然有各種差異,但終歸喜好文學。同樣的,雖有種種不同的信仰,但大家一樣都是宗教徒,所以我們要把異教徒看成是朋友,當作是鄰居,這個社會才能更美好。

第四、對含靈動物視如自己:宋朝黃山谷曾作一首〈戒殺詩〉,詩中提到:「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原同一種性,只為別形軀。苦惱從他受,肥甘為我須,莫教閻老斷,自揣看何如?」

世間上的眾生,雖有種種不同的性相,但愛惜生命、求生懼死的本質都是一樣。既然如此,我們就不應該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對有生命的含靈動物,也要像對待自己的生命一樣,給予愛護,不加傷害。所以,一個宗教徒應該具備這樣的心胸:

第一、對社會大眾要視如親人。

第二、對作惡壞人要視如病子。

第三、對異教門徒要視如朋友。

第四、對含靈動物要視如自己。──摘錄自星雲大師著《星雲法語.宗教徒的心胸》
12345678910第1 / 33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