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1年03月05日 星期五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305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305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12-11
集會共修51

佛教與文學──與文學家白先勇先生對談 6-4

時間:2005年12月26日.地點:佛光山台北道場如來殿

大師:這就是湯顯祖先生對佛教所謂的「三世因緣」有所了解。人生不只一世,生命是從過去到現在,從現在到未來,生命是無限的。

湯顯祖宦途坎坷,也就更容易受到佛教所謂苦空無常的影響。不過湯顯祖先生的確是一個很偉大、很了不起、很有人格、很有立場的正人君子。

剛才白先生講到,有一些人,當他的學問到達某一個階段,很容易就進入到佛學的領域裡。關於這個問題,古代人如歐陽修、蘇東坡、王維就不講了,就說近代的人物,如康有為、章太炎、譚嗣同、梁啟超等,甚至胡適雖然沒有信仰,他對佛教的研究、了解卻很相當。所以一些大文學家,思想要找出路,都會找到佛教裡來。白先生,你已經是世界聞名的文學家,看來今後也要和佛教結緣了。

王力行女士:大師!剛才白老師提到,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茱莉葉》及湯顯祖的《牡丹亭》都在講男女的愛情。從佛教的眼光怎麼樣看愛情?

大師:人是由愛而生的,如果沒有男女愛情,就沒有所謂的夫妻,那麼,人類又從哪裡出生呢?人是從愛而來的,並非要大家排斥愛,但是愛要正常,即所謂要有「倫理」,有次序、有道理、能正當。

出家人要有出世的思想,要能不為人間的情愛所束縛,但是這很不容易,要能超越。所以,我常說出家要有出家的性格;對於世間上的「飲食男女」能淡化,才是擁有出家的性格。

如果對世間的情愛很濃烈,也不是說不合道德、倫常。男女之間談情說愛、結婚,是佛陀所准許的,甚至離婚又再婚,只要法律上同意,佛教都不會反對。講到現在的社會,因愛而造成問題、造成糾紛的例子,不勝枚舉。愛有時候是很美的,但是有時候愛卻變成醜陋的。有人說法國人的愛情是一個鬧劇,美國人的愛情是不當作一回事,而現在中國人的愛情可能是一場醜劇,對男女愛情不懂得珍惜。

一個男人可以率領百萬大軍,只要一個命令,百萬大軍都要聽他的話,但是回到家裡,對一個老婆他就沒有辦法了。為什麼呢?打仗有政策,命令具有神聖性,而回到家裡,男人想管老婆,老婆想管丈夫。說到「管理」,最重要的條件是要有「愛」,如果男人愛太太就好管理,女人愛丈夫也好管理。所以,合理的愛情、淨化的愛情、昇華的愛情,在佛教裡是被允許的。

白先生寫了那麼多小說,小說裡通常會有愛情故事的描繪,所以白先生對愛情三昧應該有深入的了解啊!

白先勇先生:文學寫的是人生的一些現象、經過,它可能沒有答案,也沒有指示。它寫愛情的面面觀,有的很可怕、有的很激烈、有的愛到死。愛情在文學上有各種表達,但是愛情的最終應該怎麼樣,文學卻沒有一個答案。剛剛大師講,心中有真愛,則一切人世間的糾紛都消失了,而真愛指的就是大愛。但是做為人來說,這個「情」字,套一句湯顯祖說的:「繞情絲」,「情」就像蜘蛛絲一樣到處纏繞,而人的苦惱就在那裡產生。我們從小就不斷地在繞情絲,解脫不了。宗教在「情」上能給予一種合理的、解決苦惱的說法,但是文學沒有。文學只能呈現它的各種各面,有的是高潮、淨化的,也有可能是非常黑暗的。因為文學寫實,所以統統要表現出來,而宗教是勸人為善,引導人進入光明面,這是兩個不大相同的地方。

王力行女士:大師!您對白先生所說,文學描述的是一個現象,現象裡有美好的、有醜陋的,但是最後的答案,要把情絲抽出來的話,可能還是需要宗教,您對此有什麼看法呢?

大師:說到宗教,信仰就是愛;我不愛佛祖,怎麼會想到要拜他呢?愛,不一定是男女之愛,愛有好多種,比方愛父母、愛朋友、愛社會、愛公益、愛國家、愛民族、愛世人。有一個出家人長得很漂亮,有人就說了:「哎呀!真可惜,這麼漂亮怎麼出家了?」那位出家人回答得很好,他說:「就是因為很漂亮,所以我要出家。為什麼只能嫁給一個人呢?我可以嫁給天下的人,愛天下的人不是更好嗎?」愛有大愛、公眾的愛、淨化的愛、犧牲的愛,例如過去所謂殺身成仁、捨生取義的精神,那也是對仁義的一種愛、一種執著。所以,這個世間上沒有絕對的好或壞,就看你從哪一方面看它。

好比拳頭,我給你一拳,你或許會到警察局去告我打人,我可能會被判刑。假如我用拳頭替你搥背,「哎呀!好舒服,大力一點、大力一點,謝謝!謝謝!」所以,拳頭究竟是惡是善?拳頭沒有善和惡的分別,所謂「法非善惡,善惡是法」。又好比金錢,是好、是不好也很難說,有的人為財而死,有的人捐錢做功德、救人救世。所以,世間上的一切,都是看人用、看人為。佛教講般若、講智慧,有了智慧,看什麼都會不一樣;有了智慧,知道世間上的一切都會改變。因此,真正的大乘佛教,不排斥世間的五欲,例如《維摩經》所描述的人生,對五欲沒有過分的排斥,五欲也能助長人生,反而是許多佛教徒對人間太過排斥,例如父母生養兒女,有人就說:「哎呀!這麼多討債鬼啊!」認為兒女都是來討債的;人家要結婚了,就說:「哎呀!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啊!」人家賺錢了,就又說:「哎呀!黃金是毒蛇,怎麼那麼貪心,要那麼多錢幹什麼?人為財死啊!」這麼講起來,人生實在太可怕了。所以,我站在佛教的立場或者文學的立場看人生,主要的是要把世間美化、將世間提升,希望所有人等都有一個不同的心的境界,讓境界隨我的心轉,不要讓心隨著境轉。

王力行女士:白老師是教授文學的,而大師也讀了很多文學的書。我想請問兩位,如果要推薦一、兩本好的、又有佛教思想的文學書,你們會推薦哪幾本給大家?

白先勇先生:在我來說,我會推薦《紅樓夢》;我想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看《紅樓夢》這本書。若要再推薦,那就是《西遊記》了。我覺得這兩本書不僅是文學的經典之作,又能非常形象化的把最深的佛教思想表現出來,是很不容易的文學作品,至少是我看到的中國文學作品中表現最好的。

大師:白先勇先生推薦的兩本書,我補充說明一下。看《紅樓夢》不是看情愛的發展,要看到情愛裡面的問題,深入了解人情、人性,才能了解《紅樓夢》更深一層的意義。看《西遊記》,也不是只看裡頭的神怪打來打去、戲法變來變去,它所要表達的是人心隨著境界轉移的這種內層意義。(待續)
12345678910第1 / 33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