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1年03月05日 星期五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304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304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12-10
集會共修51

佛教與文學──與文學家白先勇先生對談6-3

時間:2005年12月26日.地點:佛光山台北道場如來殿

大師:崑曲在明朝二、三百年間曾有過輝煌的時候,當時可以說是巔峰時期。那時有一位心融禪師,後來叫做懶融禪師,作了《歸元鏡》。因為他看到好多信徒只是參加法會、拜拜、吃齋,完全不懂佛法,於是他一時興起就作了這本劇本,想讓信徒從歌唱裡慢慢體悟佛法,了解因緣果報、苦空無常、慈悲喜捨……懶融禪師將東晉慧遠大師、宋朝永明延壽大師、明朝蓮池大師三位淨土宗祖師的思想、故事聯合起來作成《歸元鏡》,這也是弘揚佛法的一種善巧方便。

我特別把這一套書的詞本交給了佛光山電視弘法基金會董事長慈容法師,我說人間衛視台假如要播出一些文學、戲劇的節目,崑曲是集文學、戲劇、音樂、所有真善美於一身的藝術,值得我們學習。當然,現在有一些比較古板的佛教徒,認為學佛只要參禪、念佛就好,怎麼可以看戲呢?

其實,現在大家不也都在收看電視嗎?好的節目可以增加我們的知識,而崑曲具有高度的藝術價值,如《牡丹亭》、《遊園驚夢》,詞句都好美,當然值得讓人欣賞了。因此,我覺得白先勇先生不惜一切,努力推動崑曲青春劇,不是沒有道理的。但是文化的保護不是少數人的事情,既然被聯合國評為「人類口述非物質文化遺產」,可以說已經成為精神世界面的文化藝術,這是我們中國人的榮耀。過去眾多的戲曲都曾經受到崑曲的影響,假若崑曲在台灣的社會裡,也能成為一種風氣,也是台灣大眾的福氣。

王力行女士:白老師剛才提到佛教在台灣的發展。尤其,星雲大師推動的人間佛教,是用一個大家最能接受的語言和呈現方式,讓佛教、讓佛法融入每一個人的生活中,讓佛法不再只是一種理論。

從這裡講起,梁啟超先生和胡適之先生曾經提過「佛教對中國文學的影響」,當中有兩點與我們今天對談的主題有相關性。

他提到,第一、法師以白話文解釋佛經,讓一般人更能夠了解,這對於中國白話文的推動是很有幫助的。

第二、事實上,歌舞劇是透過宗教的推廣,從南天竺流傳過來,融入到一般人生活當中的。正如剛剛大師提到,透過戲劇、透過歌曲,能讓一般人對佛法有更深入的了解。請問大師,您對這點有什麼看法?

大師:胡適之先生提倡文學革命、倡導白話文運動。說到白話文受到佛教的影響,古人翻譯佛經不會咬文嚼字,目的是希望人人都能看得懂,例如《法華經》、《華嚴經》、《維摩經》,除了義理難懂以外,文字非常流暢,從字面上看就能明白。尤其是佛教的禪宗語錄等,可以說就是白話文的祖師。胡適之先生一再表示,禪門語錄簡潔明了,是最高的白話文學。

所以,佛教的發展,對於中國的文學確實有一定的影響。例如《維摩經》有二萬五千字,胡適之先生稱之為世界上最長的白話詩。又如:中國〈孔雀東南飛〉、〈木蘭辭〉的產生,也受馬鳴菩薩的〈佛所行讚〉影響。剛才也提到,中國很多小說受佛教文學的影響很深。

再者,佛經的翻譯,也增加了中國許多詞彙或成語,如:四大皆空、天女散花、不二法門、心心相印等,不但影響了人民的生活,更增加人民談話的用詞。又如因緣果報、善惡報應的觀念,對中國人生活的改善、思想的提升,在在都有很多貢獻。

自己是一個出家人,談這個問題,可能會讓人覺得「老王賣瓜,自賣自誇」。不過,白先生,我講得對不對?

白先勇先生:我想佛教對中國文學的影響,真是一言難盡。無論是在語言上、思想上,好像那些大文學家到最後都會向佛教的思想靠近,例如蘇東坡、湯顯祖都是如此。

湯顯祖的《牡丹亭》,是對愛情的歌頌、對青春的歌頌、對美的歌頌。我想,他之所以歌頌青春,就是因為青春太容易消失。他在《遊園驚夢》一開始,「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也馬上接了一句說:「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所以,我想「無常」的觀念、感受,文學家大概比一般人都還要敏感。這是人生一定要考量的大題目,我想文學家到最後一定會想到這個問題。

湯顯祖寫完《牡丹亭》之後,他就寫《邯鄲記》,接著再寫《南柯記》,一個道一個佛。我想他寫完《牡丹亭》已經到了頂點。杜麗娘說「暮色而亡」,接下來的兩句可能就想到人生無常這個問題,所以他寫黃粱一夢、南柯一夢,做為他對人生的結論;我想這都是受佛教的影響。

大師:剛才白先生提到湯顯祖,可能一般少接觸崑曲的人都不知道。湯顯祖是《牡丹亭》的作者,是明朝時代,或者說是十五世紀時候的人,他和莎士比亞差不多同一個年代,他們二位可以說是東西方的兩大戲劇家。對於這麼偉大的人物,我想請白先生介紹湯顯祖和莎士比亞給我們認識。

白先勇先生:可以說是巧合,也可能不是巧合,我想人類發展到某一個時期,戲劇的發展也就會到達這種興盛的地步。希臘悲劇或者中國的元雜劇,都屬於戲劇的高潮。莎士比亞和湯顯祖正巧是同年死的,是一六一六年。那時候東西方同時出現了兩位大劇作家,說是偶然可能也不是。莎士比亞的戲劇,可以說是文藝復興以後一個燦爛的成果。同時,在中國晚明時候,晚明在中國也可以說是文藝復興時代,那個時候,商業階層抬頭,尤其在南方,商業更是繁榮,人民也開始需要娛樂、需要文化,所以造成戲劇的繁盛。

那時候產生了思想上的一個大變革,對於過分教條式的禮教,對於自然欲望過分壓抑的禮教,產生了一種反動。如與湯顯祖同輩的人,就有一種對禮教、對文藝思潮的大反動。因此,思想解放的結果,產生了文學史上很燦爛的一個時代。

莎士比亞、湯顯祖都同時處於文藝復興時代,一個是歐洲的文藝復興,一個是在中國也可以稱作文藝復興時代的晚明時期。在那個時代跟這個時代的背景下,產生了兩位東西方的偉大劇作家,他們不約而同地寫了兩本關於愛情的不朽之作;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茱莉葉》及湯顯祖的《牡丹亭》。

不過,《牡丹亭》的情又比《羅密歐與茱莉葉》的情長一點,因為羅密歐與茱莉葉自殺以後就回不來了,而中國人喜歡大團圓,死了還活過來,繼續再談戀愛。(待續)
12345678910第1 / 33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