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1年03月07日 星期日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300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300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12-04
集會共修50

當東方遇上西方──佛教與世界和平6-5

與瑞典漢學家羅多弼對談

時間:2005年11月9日.地點:佛光山台北道場如來殿

大師:光復不久,又發生國共內戰,我僥倖地來到台灣。雖然五十多年來很平安,但是過去一直聽到說要「反攻大陸」,一直聽到說要「血洗台灣」,政治上的白色恐怖,真是叫人難以想像未來的前程。在戰爭之中,對生命的安全,也不得不關心。

我記得有一位被尊為民進黨聖人的林義雄先生,說了這麼一段話:小國侍大國,要忍耐一點,要少說一些話。現在我們台灣和中國大陸,不是在鬥嘴皮的,鬥嘴皮,弱者會吃虧,小的也會吃虧,因為他隨時給你一拳、一個動作。不宜多說話,不要讓對方有藉口。

現在台灣的自由民主很可貴,好多國家求都求不到。尤其過去台灣經濟成長,擁有相當的力量,和二十幾個非洲國家都有外交關係,只是花費的錢財龐大。要這許多的關係做什麼呢?如果能把這許多錢用在國內建設,讓兩千三百多萬的人民各個不但豐衣足食,也有知識、講道德、講慈悲、講修身、講品格,用以影響中國大陸,可能就會減少戰爭。

和平在每一個人的心裡,只要我們每一個人,人人有佛心,人人有慈悲,人人有道德,人人講究人格、修養,所謂仁義道德,什麼國家想要來侵犯台灣,那都是比較不容易的。

羅多弼教授:我現在聽星雲大師說話,心裡就很舒服,覺得你們還是希望很大。剛才我講了有關兩岸關係的一些原則性的觀點,現在能不能讓我再講得稍微具體一點?我覺得,台灣不管怎麼樣,還是屬於廣義上的中華文化的圈子,否認了這一點,就會有一點怪,但是這不一定意味著台灣一定要回歸中國大陸,這個是我要說的一點。

另外,我想台灣人對回歸不回歸的態度,很有關係的一點,就是中國大陸的情況:大陸情況愈好,願意回歸的台灣人恐怕也愈多。我三十年前在北京做過三年外交官,回想那個時代,我就認為今天的中國大陸,比起毛澤東晚年的中國大陸,是一個非常開放的社會,給很多中國人有機會發揮他們的本事。

我知道今天中國大陸面臨一些非常嚴重的問題,比如說貧富懸殊,但是如果從自由、民主的角度來看,中國大陸的進步還是非常的大。我這次非常高興,有機會見到國民黨副主席吳伯雄先生,他剛從廣州回來,他到廣州去演講,題目就是「宗教自由」。中央電視台還直播了這一次的演講,這在三十年前、二十年前、十年前是不可思議的事。

主持人:我有一個疑問想要請教兩位,美國艾森豪威爾總統卸職的那一天,他發表卸職演說,在演說最後的一段這樣說:「我非常的憂心,像美國這樣的國家,會發展成新型軍國主義。」我在這裡順便解釋,軍國主義,除新型以外,舊型有三大類:第一類是像中國藩鎮割據的軍閥式軍國主義;第二種是德國,他們用民主的方式,透過選民的選票得到政權以後,變成一個專制的政體,像希特勒;第三種是挾天子以令諸侯,軍閥掌控政治權力,像日本。

艾森豪所憂心的是第四種,第四種是什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歐洲是戰場,美國發展成為全世界的兵工廠,有龐大的生產力,有眾多的員工。戰後不需要武器,他們就要努力維護這一個龐大結構的利益,包括將領、大學的研究者、財團、軍火商,過去史丹佛大學的報告,估計大約掌控三千萬選票,那麼他們要怎麼維護這個利益,就是要尋找敵人。最早找到的敵人是蘇聯,但蘇聯解體了,所以要再找敵人,你到美國大部分書店,擺在前面的書都會有幾本,甚至於有一個書櫃都是同一類,叫做「妖魔化中國」。

他告訴美國人,這個就是我們的敵人,而且不斷地利用種種手段,來讓美國人覺得中國人是可怕的,而且不斷強調當初蒙古是多麼的殘暴,他們怎麼樣從中國的北方跑到歐洲。雖然日本是他最親密的盟友,可是每年碰到十二月八號,第二次戰爭空襲珍珠港的那一天,又花很多錢,加深「日本人是殘暴的」印象,不過他沒有用「日本人」,而是用「黃色皮膚的人」。最近他們又花了很多的錢,把在珍珠港被日本人炸沉的船統統吊起來,並且開放了好幾艘做為展示,告訴他們:這裡我們死了多少人。

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一種很重要的想法就是,因為有敵人,所以要繼續製造軍火。因為我製造了更有殺傷力的軍火,引起對方的安全恐懼,因此他也要發展軍火。當對方的武力升高一級的時候,美國人就說,我們要有更強大的武力、更先進的武器,才能夠保障我們的安全,因為那一個已經被我們妖魔化的國家會侵犯我們。他們就不斷地、一代一代去製造軍火、淘汰軍火,可是淘汰了的軍火,我們可以看到,又都賣到其他的國家。這就是艾森豪威爾總統在卸任時候的一篇非常有良心的演說。

那麼我現在要請教兩位,除了剛剛各位所提到的,和平的希望在我們的心中、慈悲可以化解一切的仇恨、民主可以促進和平,但是新興軍國主義的興起,是不是也是對和平的一種侵犯?

大師:瑞典諾貝爾先生是搞軍火的,但他到最後一刻覺悟到:要和平。至今諾貝爾和平獎始終受到全世界的關注,馬教授、羅教授兩位來自瑞典,必然對諾貝爾先生的思想是重視的,覺得和平之可貴。

我們看到,歷史上,德國、日本侵略戰爭,到最後失敗、投降,很淒慘。現在美國也不斷地找敵人,要發動戰爭,我們從報紙上看,打伊拉克、打阿富汗要七百億的美金,後來不夠,還要再增加幾百億。假如說把這許多錢換成日用品,或者是食品,或者是教育的工具,送到阿富汗、伊拉克,愛護他們的人民,我相信伊拉克、阿富汗甚至全世界也好,都不是美國的對手。但是現在你執意以武器、子彈攻擊,阿富汗、伊拉克不肯屈服,當然就要製造事端了。所以,佛說用戰爭去止戰爭,是不可能的,還是一句老話:用慈悲才能降伏敵人。

現在再回到海峽兩岸的問題,現在中國大陸對台灣,想要和平統一。其實,和平統一也不只是中國大陸人民的希望,更是台灣人民的希望。但是和平統一,要尊重、要平等,你要看重我,你要對我好。所以我是想,中國大陸要和台灣統一,要用一個字,什麼字呢?愛!愛台灣,就不必用軍艦、用飛彈,要視如兄弟,相互來往,彼此幫助。就像一般男女談戀愛,感情要好,都是給禮物、給鑽石、給金戒指,不能用飛彈、軍艦,不然就談不好了。(待續)
12345678910第1 / 33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