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1年03月07日 星期日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298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298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12-02
集會共修50

當東方遇上西方──佛教與世界和平6-3

與瑞典漢學家羅多弼對談

時間:2005年11月9日.地點:佛光山台北道場如來殿

大師:佛教要我們守五戒,所謂「五戒」,也就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殺生,就是侵犯別人的生命,我為了要保命,當然要爭鬥;偷盜,就是侵略別人的財產,我為了保護財產,當然要鬥爭;邪淫,你侵略我的身體,侵略我的名節,我為了要保護自己,當然是不惜犧牲生命跟你對抗;妄語,你侵犯我的名譽、侵犯我的信用,當然我不會跟你善罷干休;喝酒,看起來好像喝少一點酒不嚴重,但人喝醉了以後,先不說車禍,就是酒後的語言犯罪、傷害自己的身體、頭腦,也是傷害;喝了酒,亂罵人、亂怪人,再好的友誼都破壞了。

所以,世界上的戰爭,就是從一個「不同」,我要打倒你、我要侵略你,才引起的。唯有去除戰爭,才能和平。和平是要對等的,和平是要平等的,和平是要尊重的,和平的人要有一種抱歉的意思,要有慚愧的心理,覺得:「我不能幫助你,對不起!」「我不能給你很多的慈悲,對不起!」「我不能為你解決很多困難,對不起!」常常有這種對不起的心,家人之間互相對不起,家庭就會和平;朋友之間常常對不起,朋友就會和諧,乃至我們要向世界的人類對不起,向供應我所需的士農工商對不起,向世間的萬有萬物對不起,這樣就會和平。

我辦理的一所學校,過去有一位老師要我為他證婚,婚後生了好多小孩。有一次他跟我訴苦,說:「結婚生小孩很不好。」我說:「傳宗接代、生兒育女很正常,有什麼不好呢?你又不是出家人。」他說:「唉!小孩每次回家吃飯,不是嫌這個菜不好吃,就是嫌那個菜不好吃,幾乎要在飯桌上吵起來了,真不知道怎麼辦好?」我說:「以後每到吃飯的時候,你就跟兒女道歉,說爸爸沒有賺很多錢,不能買好菜給你們吃,對不起。你看看情況如何?」

他回去了之後,小孩又在嫌這個不好吃,那個不好吃,他真的就說:「孩子們!爸爸沒有用,對不起,沒有賺很多的錢來買好菜給你們吃。」那些小兒女一聽,忽然改變態度,「爸爸!好吃,好吃,爸爸很有用的,爸爸很偉大的。」

所以,我們對人要存有一點抱歉的心、一點對不起的心。在這個世間上,少了一點因緣,我們都不能活著,別人的存在也是幫助我們的存在。人人都能這麼想,世間才能和平。

如果把別人的存在看作是敵對的,非要去除他,我們想一想,世界上的人統統都給消滅了,飯要從哪裡來?東西要到哪裡去買呢?沒有別人就沒有因緣,就不能活下去。戰爭很可怕,和平很可貴。你西方人也好,我東方人也好;你研究歷史也好,我研究現代也好,希望大家共同反對戰爭,倡導和平。

羅多弼教授:剛才星雲大師所說全是非常深刻的智慧,我沒有多少東西可以補充。星雲大師說,兩個國家即使民主化,假如發生利害衝突的話,還是會有戰爭。這一點,我當然不能否定,的確是如此。但是如果看歷史,我還願意再重複一遍:兩個民主國家互相打仗的例子還是少。因此我覺得,雖然不能說民主化就保證沒有戰爭,但是民主有助於和平,這個星雲大師可能也會同意。不過星雲大師說,除了民主以外,可能更需要互相的尊重、需要平等,我當然也完全同意這個觀點。

假如要我再補充幾句,我願意稍微談一下國家和個人的關係,這個問題當然在中國,特別在二十世紀的中國,也是很重要的。是國家為人服務呢?還是人為國家服務?國家是人的工具呢?還是人是國家的工具?

我們知道早在明代的時候,黃宗羲先生就提出了這麼一個問題,所以並不算是什麼新的問題。不過二十世紀的時候,這個問題看來特別重要,而且這個問題當然不限於中國,我想幾乎所有的國家都是這樣的,假如某一個人拒絕參加領導人發動的戰爭,那個人就馬上會被稱為叛徒。那麼我就請問大家:這種思想是不是在根本上有什麼不對的嗎?是不是在根本上有什麼錯誤的?我想國家一定要成為公民、人的工具,這個是我們面臨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一個非常重要的挑戰。

大師:國家是掌權力的,權力應該是為人民服務的,權力不應該是壓制人民的。我們也樹立國家的自主權,國家有權力,國家才大,人民才有保障。我們柴教授,被台灣人尊為社會的良心,他除了統計學專長以外,我看他現在所有做的慈善事業,公平、公道,那就是一種慈悲,就是和平。我們聽柴教授講話的聲音,就可以想到這是一個和平老人。關於「國家是人民的工具呢?人民是國家的工具呢?國家為人民服務呢?人民為國家服務呢?」柴教授!請你來發表一下。

主持人:我們如果心平氣和地考察國家的起源,國家是為人民服務。為什麼?因為個人在任何一個時代,都很難求得安全來生存,所以應該要有國家來提供種種的安全、種種的服務。那麼你看現代國家,剛剛羅教授特別提到要民主,民主的開始,就是要問人民:你們什麼地方有問題?什麼地方需要保護?什麼地方是個人沒有辦法實現的?那麼再共同來建立一個國家。所以國家的成立,是要經過人民共同意願的同意,國家是為人民服務的。

在一九七一年,美國經濟發展委員會也提出這樣一個報告書,這個報告書後來成為《社會契約論》報告書。它說任何機構,包括國家在內,隨時要受到人民的檢驗,要讓人民能夠看到它,是不是能夠滿足我們的需要。如果這一個機構,企業也好,政府也好,國家也好,它不能夠滿足人民的需要,那麼人民有權力取消它存在的理由,就是我們可以不要它,我們換一個政府,換一個國家。

因此,羅教授說到底人是為國家服務,成為國家的工具,還是國家成為人的工具?在宇宙之間,任何事物,人是最尊貴的,所有一切的制度,一切的機構,一切的立法,都是為了人來服務,來滿足人的需要。所以,我主張:人是主人,國家是我們的工具。如果國家不能滿足我們的需要,我們有權力消滅它。

羅多弼教授:前年伊拉克戰爭爆發了,在許多方面來說,那是一個很大的悲劇,其中的悲劇,就是美國沒有取得聯合國的同意,就發動那次戰爭,這是一個很不好的先例。國際法這個概念可能有點不清楚,不過我很希望將來的國際法不會允許任何一個國家,沒有取得聯合國的同意就發動戰爭,我覺得這個是避免戰爭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待續)
12345678910第1 / 33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