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1年01月28日 星期四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296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296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11-30
集會共修50

當東方遇上西方──佛教與世界和平6-1

與瑞典漢學家羅多弼對談

時間:2005年11月9日.地點:佛光山台北道場如來殿

司儀:歡迎各位光臨今天「當東方遇上西方──星雲大師與漢學家的對談」。今天的對談,邀請到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以及瑞典皇家人文、考古學、歷史學院院士羅多弼教授主講,並邀請國策顧問,同時也是《人間福報》總主筆柴松林教授擔任主持人。今天的講題為「佛教與世界和平」。

現場還有許多貴賓蒞臨,首先為大家介紹瑞典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委員及漢學家馬悅然教授、圓神出版社董事長簡志忠先生、前入出境管理局局長汪元仁先生、開全傳播公司負責人趙大深先生、佛光大學趙寧校長、強恕高中董事長鈕廷莊先生、中央大學中文系李瑞騰主任、政大附中李建隆主任、聯合副刊陳義芝主任、新莊高中前校長曹金平先生、金城國中前校長楊清國先生、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祕書長慈容法師。讓我們再次以熱烈掌聲歡迎所有貴賓及今天蒞臨現場的每一位。

主持人(柴松林教授):星雲大師、羅教授、各位朋友,今天晚上我擔任了一件最幸運的工作,因為可以比各位更親近兩位主講人。今天我們討論的題目是「宗教與和平」,我們邀請的兩位主講人,一位是大家都非常熟悉、很尊敬的星雲大師,所以在這裡可以省去介紹的時間,我要介紹的是羅多弼教授。教授是瑞典人,就是我們常常提到那個社會福利制度非常健全、最講求性別平等、精緻工藝最發達,我們常常引為典範的國家。

羅教授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主要是學中文,他得到哲學和俄語學士的學位,後來又到香港中文大學進行學術訪問。一九七三年到一九七六年,他又得到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進入當時瑞典駐北京大使館擔任文化事務參贊的工作,後來再回到學界。一九八○年得到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哲學博士的學位,一九九○年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擔任中國語文學系、中國語文及文化系教授,現在是斯德哥爾摩大學中國語文及文化系主任兼亞太研究中心的主任,並擔任教學和研究的工作,同時也做過香港城市大學跨文化研究中心的客座研究員,是瑞典皇家人文歷史及考古學院的院士、北歐孔子學院的院長。

他的興趣非常廣泛,我現在簡單介紹幾項。羅教授等一下發言大家就會知道,他的國語比我、星雲大師都要好很多,因為他從小就喜歡語文。二十世紀六○年代初期還是一個中學生的時候,他在電視裡,第一次看到記者訪問我年輕時非常崇拜的一位大漢學家──高本漢。看到高本漢那種儒雅的風範,為之傾倒,所以開始想要接觸中文。

後來羅教授研究的領域、興趣的重心,主要是放在中國思想史這個部分,尤其是現代的、當代的思想史與儒家傳統,各位等一下聽他的發言,就可以了解到羅教授對於中國語言及文化造詣之深。他研究的方向主要是中國思想史和文學史,目前研究的內容是中國思想史的演變,尤其是從西方分析哲學的觀點,來介紹中國文化與未來發展的情況。他著作等身,不能一一詳細地介紹,如《儒家思想史》、《分析哲學與中國》,他也是很多講座的主講者,不僅如此,羅教授他最大的貢獻就是討論問題時客觀的態度,他會把「問題」和「人」加以區分。

所以,我們等一下就可以聆聽羅教授和星雲大師對於每一個人所關切的問題,關係到我們個人和我們子孫生死存亡的問題,也關係到全人類,甚至於整個物種能不能在這個狹窄的地球上繼續生存的問題。

我們請這兩位大師來給我們做一些解說,幫助我們思考。首先我想請教羅教授:從西方的觀點,尤其是西方白人的觀點看宗教對於戰爭與和平的態度。

羅多弼教授:星雲大師、柴松林教授、各位聽眾!柴松林教授講得很好聽,但是我首先必須告訴大家,我原來是一個非常普通的人,而且我也必須告訴大家一個祕密:我今天晚上坐在這裡跟星雲大師和柴松林教授談「佛教與世界和平」,我就感到很尷尬,因為我沒有什麼「高見」能提供給大家。

佛光山邀請我到台北與星雲大師進行一次對話,他們在瑞典就問我願意談什麼題目,「佛教與世界和平」這個題目就是我自己選的。有兩種原因:一方面,戰爭當然是人類目前面臨最嚴重的危機,戰爭是非常不文明的事,應該完全屬於過去,不需要說參加戰爭,不需要說戰爭的迫害,這應該是屬於最基本的人權;另一方面,我雖然對中國思想史很感興趣,但是關於佛學、佛教的了解非常有限,不過我一直對佛教的傳統採取很尊重的態度,而且我屬意純正佛教傳統,主要與和平有關係,我知道佛學、佛教一直強調要愛護、保護任何生存者,不要輕易殺死任何生存者,當然這種觀點應該對和平是很有利的。所以,我覺得這一次難得有機會到台灣來訪問,我就應該趁這機會向星雲大師請教:您覺得佛教在今天的世界可以採取什麼方式,來為世界和平做出貢獻?這是我所以選這個題目的大背景。

大師:昨天馬悅然教授很高明,除了自己發表很多高見以外,也提出不少問題來考我,今天羅教授也是一樣,柴教授問他的話,他現在反過來問我。(大眾笑、鼓掌)

不用說地,在世界上很多的宗教中,最講究和平的就是佛教。除了邪教不說,佛教在二千多年的歷史上,沒有引起過戰爭,一直都是護國護民,不與人爭,因為基本上佛教是以慈悲為本,慈悲所到之處沒有敵人。所謂「家家彌陀佛,戶戶觀世音」,觀世音菩薩之所以受到普羅大眾的歡迎,並且把他供奉在家中最好的位子,就是因為他大慈大悲。所以,和平、慈悲很重要,不會造成爭執,現在要消除世界的爭端,就是要積極提倡慈悲的精神。

說到慈悲,也就是要能愛人。大家常說海峽兩岸要和平,但是幾十年戰爭的仇恨,如何讓雙方一下子轉變為友好呢?世間講「愛」,在佛教來看,愛有清淨性的,也有人我性的,愛有自私的愛,也有無私的愛,把愛昇華成為慈悲,就是大公的愛。因此,海峽兩岸也好,或者阿富汗、伊拉克與美國也好,大家都能存著慈悲,待人好,哪裡還會想去殺人、打人,置人於死地呢?尤其現在是個文明的時代,社會進步,不像古代的野蠻,更是應該要提升人性的慈悲。(待續)
12345678910第1 / 33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