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1年01月22日 星期五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289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29】隨堂開示錄289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11-19
集會共修48

人生領悟與文學人生──與知名作家余秋雨先生對談4-4

時間:2005年2月9日.地點:佛光山傳燈樓集會堂

這個過程有一個很重要的,就是不要用灌輸式的方式讓小孩知道善是什麼,要給小孩有一個真正健全、活潑的童年。我一直很感謝我的媽媽,他現在還健在,我小學的家庭作業都是母親做的,因為我四歲要上學的時候,上海的十二個親戚都反對,怕我腦子讀壞了,所以我的母親就寫了信給我父親,告訴他如果你們怕小孩子的腦子用壞,就讓我來幫他寫作業好了。這讓我有機會能夠在小時候去接觸大自然、大山,一下課就在玩,所以很感謝我的媽媽,讓我有一個完整的童年。

由於有了完整的童年,就可以去面對如大師所說的「虎豹山林」,就會去關愛整個自然。我相信我後來的文學情懷,和這個是有關的。被關愛的童年裡,雖然生活很苦,有時還吃不飽,但是因為有好的座標,所以不感覺到苦,什麼都不怕,哪裡都可以去的,這樣的人格就比較健全。

高希均教授:我也有過這個經驗,小時候在蘇州,家鄉裡來了一個老媽子,他不會寫信,我母親就叫我看信、寫信,所以我的一點點功夫和根基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但是當時的信不很多,如果信很多的話,我可能今天就有余先生的水準了。(眾笑)

請教大師一個問題。每當我有時間到山上來,看到大師在海內外的弘法事蹟,真覺得大師是創意大師,有很強的執行力,有很強的想像力,有很多的應變力,每一個問題都是一本書,我們天下之所以能夠活下來就是靠這些書。(眾笑)有一天想要幫大師寫「星雲大師的管理世界」,我想這會很受歡迎。現在先不談書,請問您怎麼有這麼多的創意?您的執行力怎麼這樣強?

大師:高教授把我說得太好了,不敢當。假如說我對人間有一點貢獻,大概是對自我的執著或框框比較少,舉心動念就是為人。有一次我講《金剛經》,講到「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我九十多歲的母親也在後面聽。聽了之後,卻說我不會講經,他說:「無我相可以,但不能無人相,人很重要。」我心裡也在想:「你的教誨也是對的。佛教講無我相、無人相是形而上的道理,你指導得對,我應該眼中有人,若人的眼裡能見到芸芸眾生,那世界就不一樣。」

一個禪者住在禪堂多年,後來出了禪堂,就站到大馬路上,看著人來人往,有人好奇就問:「為什麼要站在這裡?」

他就說了:「我在參禪。」

「在大路邊如何參禪?」

「一個禪者頭無頂青天,腳沒有踩到大地,眼裡無芸芸眾生,怎麼可稱為禪者?」

所以要我們的家庭好,你要看到你的家;希望社會好,要看到社會;要朋友好,不只關心他,還要幫助他。假如跟各位說我有什麼本領?冒犯說,就是我看到你們大家。

王力行女士:謝謝大師的開示。

余先生,我看過您很多文章都會談到一個問題,也是書裡面講的問題,就是您小時候在美術課堂上做模特兒,每個人畫您,有人畫您是胖子,有的人畫您是瘦子,隱喻是說公眾人物無法去干預別人怎麼看自己,別人怎麼畫自己是別人的權利。在您走過的人生路上,也碰到不論是扭曲或是攻擊,而您是怎樣走過的?也就是說,一個公眾人物被誤解、汙衊時,應如何面對這樣的現實?

余秋雨先生:由於我非常崇拜佛教,不但學習佛教的經典,也明白不要在個人的名利上花太多工夫,但是有時候事情成為文化顛倒的典範的時候,對不斷製造顛倒的人,我們要不要做適當的揭露?揭露的方式是什麼?它的限度是如何?這對我來說是個困惑。

黑手要被揭露,但是往往大眾不喜歡看真相,只是喜歡看熱鬧。揭露後也很麻煩,大家還是繼續看熱鬧,而成了沒有任何被揭露的可能性。有些朋友就問為什麼你以後就不寫文章了,就和這個問題有點關係。

大師:這世界是一半一半的世界,好的一半、壞的一半,男人一半、女人一半,白天一半、晚上一半,一半一半就不用太計較另外一半。沒有黑暗,哪裡有光明?沒有罪惡,哪裡有善美?沒有提婆達多,哪裡有佛陀?或許你把那許多事情視為魔,甚至還能降魔,那也很好,佛祖也是降魔以後才成佛的啊!但是有時候魔很難被降伏,因為魔有很大的力量,佛陀就「默擯之」,不予理會,是非止於智者。

日本的楠木正成將軍在冤屈後受死,他的背後留有五個字:「非理法權天」。「非」不能勝過「理」,「理」不能勝過「法」,「法」不能勝過「權」,「權」不能勝過「天」,「天」就是因果、真理,最後會有因果來審判的。

我過去在佛門裡也受過許多委屈,好比人家說我是政治和尚。奇怪!我沒有參與政治,甚至建寺院也沒有向公家申請一塊錢,如何來的政治?大官來,我招待他,這就是政治嗎?心裡憤憤不平,太委屈我了,其實我是要做一個慈悲的和尚、教育的和尚,怎麼是做了政治和尚?心裡很難過。後來人家對我說,他說你是政治和尚,是在稱讚你的,表示你有力量啊!我心想:「真是這樣嗎?」

後來又說我是一個會做生意的和尚。這太冤枉我了,我一個出家的和尚,從中國大陸來到台灣,幾乎是很怕錢的,我如果要錢的話,就不能建佛光山。不要錢,錢來了怎麼辦?人家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但是想想,這個社會哪有人會不喜歡有錢?人家說我有錢也是稱讚我,這不要太介意。

有人到總統府密告說佛光山藏了多少的槍、多少的炸彈,那時候佛光山窮,連個棍子都沒有,還藏槍?不過這也沒關係,不怕嘛!

除了紅帽子,還有黃帽子,「這個星雲大師像個皇帝,你看多少的女性、多少漂亮的信徒都跟著他啊!」有時候很無奈,不過後來想,這些人都在為我消災。世上沒有完美的,若一味追求完美,就很痛苦,所以後來我也提倡缺陷美,有一點缺陷給人批評,消災免難啊!我現在的主張就是不要把煩惱帶到床上,不要把憂鬱帶到明天,不要把不如意的事情傳染給別人,保持歡喜的人生,把歡喜布滿人間,這就是我的願望。

高希均教授:大師後面這句話,真可做為我們大家新年的禮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最後請大師為我們補充幾句。

大師:共生和解!
12345678910第1 / 32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