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8】隨堂開示錄128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4-08
  • 圖說:2018年6月8日,李昌鈺博士應邀出席佛光山惠中寺「未來與希望」系列講座,以人生經驗分享因果關係,現場座無虛席。 人間社記者李姿瑩攝

  • 圖說:2018年6月8日,李昌鈺博士應邀出席佛光山惠中寺「未來與希望」系列講座,以人生經驗分享因果關係,現場座無虛席。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對談專訪34

從科學辦案談到善惡因果
——與刑事鑑識學專家李昌鈺博士對談5-5

時間:2003年12月30日.地點:佛光山如來殿大會堂

李昌鈺博士:我同意大師的說法,但是有一個地方保留,假如失手殺人,也許應該原諒他一次。麻省州長最近請我去他們的顧問委員會,討論死刑問題,他請了哈佛大學法學院院長等六位人士,去了解麻省應不應該有死刑,假如有死刑的話,如何在保護人權的情形之下執行?因為,死刑犯若是真正的殺人犯,應該處死;假如是被冤枉變成殺人犯的話,我們怎麼樣來保護他?所以我們最近才將這份報告寫完,就是在判決死刑的時候,一定要經過一個委員會再審查一次,同時限定死刑的種類,例如警察執行勤務,這個人殺了警察,或者是犯罪的時候殺人等。麻省現在沒有死刑,州長他準備立法,殺人假如是符合這些條件,應該有死刑。

大師:我覺得這叫做因果,公平公道。剛才講如何制止犯罪,在佛教裡講五戒,即戒殺、盜、淫、妄、酒。你殺生,侵犯人的生命;你偷盜,侵犯他人的財產;你邪淫,侵犯他人的身體;妄語,侵犯他人的名譽;酗酒、吸毒,是侵犯自己的智慧、健康,使自己糊里糊塗地犯了更多的罪惡。所以,犯罪就是侵犯到別人,假如我們每一個人都不侵犯別人的生命財產權,我想這個社會就能獲得安寧。

李昌鈺博士:一點都不錯。

主持人:現在利用電腦、網路的智慧型犯罪日趨嚴重,我們社會應該如何調整教育的實質功能,才能讓這一類的犯罪率降低呢?

李昌鈺博士:教育是很重要的,剛才我們說治本、治根,教育是治根的;我們警察的工作是治本的。我們的警察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都是很認真為社會人民服務,他們日夜工作,像消防人員也是日夜工作,都是為了保護社會。但教育是幾百年大計,是為了整個社會的將來,所以教育一定要從人性教育開始。怎麼樣改變我們的心靈?這是很重要的問題。但是我的學術太淺,也不知道從哪裡做起。星雲大師的教育辦得非常成功,我的教育只是教世界各國怎麼破案,星雲大師是教導怎麼樣改革人的心靈,所以請星雲大師指導。

大師:我的方法都是空的,你的方法都很切實際,打擊犯罪!(李昌鈺博士:沒有,我的方法都是雕蟲小技,你的是空,假如我們能看空了,心靈就好了!)

你剛才說提倡教育非常重要,不過有的人,你說得再多,他還是利用聰明去犯罪,所以教育有什麼用呢?一般人存有僥倖的心理,以為自己這麼做,沒有人知道,認為我能僥倖逃過。所以,我們剛才講相信因果,「欲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每一個人還是要自省自覺,只要你做了,就會有人知道。就像有人送錢賄賂,告訴對方說:「沒有人知道。」他說:「現在你知道、我知道、天也知道、地也知道、因果更知道,怎麼說沒有人知道呢?」我們自己要想到無論做什麼事,瞞得了父母,瞞不了大眾;瞞得了大眾,瞞不了因果!

所以,李博士除了實際去破案、維護這個社會的安全外,我們希望將來以你和佛教的因緣,把佛法的道理廣為宣傳。

主持人:剛才李博士特別提到犯罪有十六種原因,其中特別提到錢財是犯罪的主因之一,請教李博士,您對如何建立錢財的正確態度有什麼看法?

李昌鈺博士:錢財是很重要的,假如我沒有買米的錢,我就不能吃飯。但是錢財並不是最重要的,假如我能得飽、我有衣服穿了,我不必天天要吃大魚大肉、十六道菜。你十六道菜吃下去,一個月之後就胖得連位子都坐不下了。

錢財要能夠用在正當的途徑,像我的媽媽就常常跟我講,應該如何幫助人家。所以我跟我太太就設立了獎學金,用以紀念我媽媽,紀念在九一一去世的警員、消防員。我們協助了很多年輕的人,這些年輕人將來也會做很多利益社會的事情。人生本來就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錢財是身外之物。

有一位老太太,他省得要命,對待鄰居也很刻薄,他去世之後,我們在他的床墊裡邊,找到幾十萬的鈔票。他一天到晚睡在這張床墊上,那些錢有什麼用呢?最後都被政府充公了!假如他拿那些錢協助社會大眾,那麼生活會過得更有意義。請大師指導!

大師:你講得很好!擁有錢財的人不代表聰明,會用錢財的人才是聰明。說到富有,其實世間上沒有窮人。財產有現有的、有未來的;有現象上的,如有數值、沒數值;有有形的、也有無相的;有公有的財產,也有私人的財產。

比方說:我有幾棟房子,我有多少土地,但是我也有太陽給我溫暖,我也有大海給我觀賞,花草樹木雖不是我擁有,但是我可以到公園散心,馬路我也可以走動。公有的財產,只要你有公德心就能享有,既然太陽可以給我們溫暖,月亮可以給我們清涼,山河大地給我們遊走,哪裡有窮人呢?

知足的人就是富貴的人。如同一開始李博士提到的「知足」,並不是說我們就不要求進步了,不是的。不要執著在書本上,道理不要解釋死了。物質是有限的,當然我們要知足,而智慧、歷練是無限的,要發展。我是覺得,現在我們的教育還要加進所謂全德的教育、全我的教育,自我健全了,還要幫助別人健全,讓社會的將來可以更好一點。

我今天是班門弄斧。你講到這些,讓我很感動。你是有名義的警察,我是沒有名義的警察。我假如沒有弘法,沒有熱心,沒有把人勸善減惡,我做得不好,就要你辛苦一點了!

李昌鈺博士:我把我的警察首長警徽送給您!

大師:我將來放到我們的宗史館,做為我們佛光山的光榮!

李博士憑他四十多年在警察界辦刑事案的經驗,今天跟我們現身說法,好像「靈山勝會,親聆法音」一樣,所以「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我們不希望社會的刑事案件增加,希望能減少。李博士過去十幾年的破案,減少許多刑案,這必定要我們全民在後面來擁護他。我在美國好像聽過一句話「人人做警察」,大家一起維護公理正義,我認為這個就是慈悲,這就是勇氣,謝謝大家。(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