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8】隨堂開示錄126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4-06
  • 圖說:2016年11月,國際刑事鑑識學專家李昌鈺博士應邀於佛光山紐約道場講座,表示個人非常欣賞星雲大師行三好的觀念,鼓勵大家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 圖/佛光山紐約道場提供

對談專訪34

從科學辦案談到善惡因果

——與刑事鑑識學專家李昌鈺博士對談5-3

時間:2003年12月30日.地點:佛光山如來殿大會堂

大師:生活的樂趣對我們每一個人很重要,所謂「樂趣」,並不是指吃得很好,現在很多毛病都是吃出來的;也不是指遊山玩水,雖然旅行很好,「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可是旅行也有旅行的風險,如現在的 SARS、惡徒、暴力等,造成我們的傷害很多。生活的樂趣不是靠佛祖、神明給我們,或者靠國家、社會、朋友給我們。我們自己這顆心就是工廠,工廠生產汽車、飛機、日用品,我們心的工廠也可以製造樂趣,生產歡喜,生產快樂,還是要靠自己開發內心的寶藏。

剛才李博士也說過,從今天做起。不但從今天做起,我們還要從自己做起,要求自己的心。至於在這個世間上留下什麼,不要等到最後,空空而來,空空而去。我們中國的孔老夫子告訴我們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你能留一句好話嗎?你能留一點功業嗎?你能留一些道德模範給人嗎?如果我們每一個人都朝好處想,像佛光會推動的「三好運動」: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社會上大家都做好事、存好心了,我想李博士你就不必辦公了。

李昌鈺博士:對,講得一點也不錯,非常好。

主持人:李博士您的母親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同時您的一生又受母親的影響非常大,我們想請問李昌鈺博士:您一生在做人處事,甚至辦案當中,是不是也有受到母親跟佛法方面的影響呢?

李昌鈺博士:有,很大的影響。我母親是一位非常嚴格的母親,你想想,他一個女人,連中學都沒有念完,帶著十多個小孩子,從大陸逃到台灣。我爸爸那時候是做生意的,所以經濟情況非常好,家裡幾百個佣人,但是到了台灣以後,一個佣人都沒有了。

我母親對我們非常慈愛,但是他教導我們的方式非常的兇,我常常開玩笑,說:假如我母親教導我們的情形是在美國發生,會被認為是虐待兒童。但是我常常跟人家講,假如我母親那時候沒有打我、沒有教我,我不可能有今天。現在我有兩個小孩,一個兒子,一個女兒,他們都長大了,我女兒是花旗銀行的副總裁,兒子是一位牙醫,他們也常常跟我講:「爸爸,假如你那時候不打我們、不教我們,我們也不會有今天。」

我母親常常告訴我們:「天網恢恢,善惡有報,不是不報,只是時間還沒有到。」你做善事遲早會得到善報,做壞事就會得到惡報。母親也常講:「要隨緣,凡事不要強求,緣由心生,隨遇而安,心無掛礙,一切隨緣。」假如一切都能看淡一點,我們的世界也就沒有這些爭執、壞事發生,每個人都能互讓一步,彼此就能和平相處。

我母親也常說:「要做善事。」他一生做很多善事,今年三月去世了,一百零六歲;他一生就是吃長素、念佛拜佛。他說:「地上種了菜,就不容易長草;心中有了善,就不容易生惡。」就如剛才星雲大師講的,我們要從心裡做起。謝謝星雲大師,請您指導。

大師:李博士應該替你的母親寫傳記,讓他的行誼、美德繼續流傳在人間,影響其他家庭的父母、兒子、女兒。另外,你也把自己一生辦的刑案寫個傳記,讓我們拜讀拜讀,可以增加一點見識。尤其你的辦案,不但靠科學精密的證據,還講到因果,什麼都可以不怕,不怕警察、投機取巧,但是逃不了因果。(李昌鈺博士:對,講得一點不錯!)。我覺得你和你母親雖然生在這一個時代,可是對於我們傳統的道德,家庭的倫理,以及社會的公益,卻可以做得這麼周全,給人很感動,我們給他掌聲。

李昌鈺博士:謝謝星雲大師!大師剛才的指點,我一定會盡力做。但是我寫了三十多本書,比您的成就小多了,我知道您已經有六十多本著作。今天我帶了三本我的著作,要獻給大師,請大師有空的時候看我破案的經過,同時書中也有提到我母親對我一生的影響。

大師:謝謝李博士給我這樣的榮譽,在佛教裡面講:「諸供養中,法供養第一。」智慧第一,我一定好好地看。

主持人:剛才大師特別提到了因果跟犯罪的問題,我記得今年八月左右,李博士曾以「犯罪與因果」為題在西來寺演講。相信您在辦案過程當中,對於犯罪和因果之間的關係一定非常了解,是不是可以請李博士就這個觀點跟我們剖析一下,謝謝!

李昌鈺博士:因果關係,我想了一生還是沒有想通。不過,我想舉幾個案例說明因果的道理。

美國有一位十六歲的孩子,他的雙親很早就離婚了,父親酗酒吸毒,所以小孩也變成那樣。他的朋友勸他吸口煙,慢慢上癮了,毒癮就愈來愈深。年輕人都自以為身體強壯,自以為聰明,別人會出事,自己不會出事。後來他用針打嗎啡,針頭很髒,不幸染上了愛滋病,一生就沒有了。想想看,才十六歲,原本可以為社會做很多的貢獻,因為意志不堅強,吸毒而讓十六歲短短的生命就沒有了。

我一生處理了上千件的車禍。有一件車禍,是四個年輕人共乘的車子失去控制,掉到河裡邊去了,四個年輕人統統死亡。他們家裡都很富有,所以常常晚上去party。這一天晚上,車子失去控制,我們派警員把車輛打撈起來以後,發現車後邊有三十二個啤酒罐。想想看,三十二個啤酒罐,四條寶貴的生命。他們的父母非常難過地說:「早知道,我們好好照顧小孩,不要讓他們去party、去喝酒。」但是已經太遲了!

另外一個案件是,一個女孩子夜歸,被人家綁架到汽車上強姦殺死了。警察找到汽車,依照車牌,很快就找到車主。車主說:「我的車被偷了。」警察說:「你為什麼不去報案?你大概是犯案以後,就故意講被偷了!」車主無緣無故就被抓起來。

當時我們檢查這台車子,在車上發現有死者的指紋。有死者的指紋並不是證明車主就是嫌犯,只是這個車輛是嫌犯的,所以你假如用錯了物證,可能會造成更大的悲劇。同時我們在車上找到死者的毛髮,上面有血跡,從血跡做了 DNA,一切看起來都跟車主有關。我們在現場繼續搜查物證,發現車上有其他的纖維跟毛髮,這些纖維毛髮不是車主的,也不是死者的,經過檢驗發現,是另外一個人偷了車犯案,最後真兇終於找到。

所以有的時候,我們要為無辜的人洗冤,犯罪的人要繩之以法。這些因果關係,常常因為一根毛髮,讓我們能夠找到真正的行兇者。

我舉這幾個小的案例給大家聽,表示一切都有因果,做善事有善報,做惡事會有惡報。(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