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8】隨堂開示錄114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3-19
  • 圖說:星雲大師創辦佛光山叢林學院,培養無數佛教弘法人才。 圖/佛光山提供

對談專訪31

來台弘法五十周年歷程之一4-1

「來台弘法五十周年」鳳凰衛視專訪

時間:2003年8月7日.地點:佛光山台北道場

提問一:我們看星雲大師您五十年來的弘法,一路從大陸到台灣的過程,即使在近代的法師或大德當中,其實是很少見的。不知大師此刻您是怎樣回頭來看這五十年的弘法歷程?

大師:我今年七十七歲,十二歲出家,至今整整六十五年。我受了十年的叢林教育,二十二歲開始弘法,到現在應該是五十五年,但最初五年從事教育,包括在佛學院教書、擔任國民小學校長等,那些我不把它算為正式弘法。專職的弘法是一九五三年到宜蘭正月開始,到現在已經有五十年以上,所以說弘法五十年。

五十年可謂「千載一時」,光陰很快!因為每天忙著雲水,忙著行腳,忙著說法,也忘記了時間。現在佛光山徒眾為我出版一本回顧影集,叫做「雲水三千」,就是紀念弘法五十年,我就說:「時間是五十年,空間是全世界,人間是無計數。」但是這一切的時空人我,在一個人一生當中,也只是大海之一漚,實在算不得什麼!

提問二:大師您的文藝才華,我認為在近代佛教史上,這是非常獨特的一點,不知大師您是怎樣看待您攝受眾生的獨特才華與魅力?

大師:我從小在佛教裡受了十年的叢林教育,那是非常專制的,可以說不准看、不准說、不准動,一切都是「空無」的生活。但是我從內心裡生起的是對國家、對民族、對眾生的熱愛,甚至我經常在想,現代佛教應該如何發展?

最初我想:佛教應該要大眾化、要通俗化!那時候剛剛有電影,是黑白的默片,當時我就覺得佛教要電影化!因為看的人比較多。平時說法一場,只有少數人來聽,因此我感覺佛教要發展,一定要跨出去、要革新、要隨著時代進步。

五十年來,我在弘法的途中一直不斷在創新,不斷在改革。例如,從梵唄到歌詠、從出家到信徒、從佛殿到講堂、從叢林到社會、從弟子到老師……五十多年來,在台灣,幾乎每一所監獄我都曾經前去弘法,每個學校,舉凡大學、中學,乃至軍中,包括海軍、空軍、陸軍……我也一一應邀開示說法。

我覺得人是宗教的動物,除了物質生活以外,還需要精神生活,例如:文學、感情、娛樂等。不過這還不夠,還需要藝術的生活,藝術生活就是要有美感、要音樂、繪畫等。更重要的是,人要有宗教的生活,宗教是每一個人的心,我們的心要昇華、要擴大,生活才會更豐富。我只是盡一點心,結一個善緣,給予大家啟發心力的鎖匙,所以佛光山提倡「人間佛教」,承蒙社會大家對我的看重,這五十年來無論在海內外,弘法都很順利。

提問三:從媒體的角度來看,在宗教的領域裡,您的創新、研發,都是非常獨特的,而且非常有前瞻性的眼光。可是在五十年前那種環境與時代背景下,一定遭遇不少阻力,您當時是如何在各種阻力當中突破困難,始終堅持您的理想呢?

大師:過去的傳教方式,大家比較執著,所謂「傳統」,一定要正襟危坐,一定要眼觀鼻、鼻觀心,不可以有太大的動作,甚至一定要在寺院的佛殿裡,這就大大局限了佛教的發展。

基本上,佛教不是為出家人而設,是為了一切眾生的需要,所以佛陀講經說法,宗旨是「示教利喜」,也就是開示教法,給人利益、歡喜。因此,凡是能淨化人心,對善美人性有所增長,可以改善社會風氣的佛法,我們都可以發展。例如台灣早期從日本時代留下的拜拜習俗,對於「殺豬宰羊」的民間宗教信仰,我們基本上是站在「改良拜拜」的立場,對台灣社會風氣的端正,有很大的助益。

本此精神與信念,不但在台灣,我與本省人完全沒有隔閡,甚至現在大陸開放,宗教自由,我也多次前去做法會,乃至恭迎「佛指舍利」來台,當時也承蒙鳳凰衛視給我們很多幫助,所以我覺得大家對宗教的重視,愈來愈合乎眾生的要求,愈來愈合乎時代的需要。

提問四:佛光山在台灣佛教發展過程中,經驗相當完整,特別是在僧才教育這一環相當重視。對於未來大陸佛教發展的需求上,佛光山能提供什麼樣的幫助?

大師:佛光山的弘法目標,最主要的就是「以文化弘揚佛法,以教育培養人才,以慈善福利社會,以共修淨化人心」。我感到這四個目標我們都做得相當有成果。

今後的佛教,不論台灣、大陸,最需要的是弘法人才,不管是本土化教育宣揚的人才、心理建設的人才、慈善福利事業的人才等。除此以外,現在我們尤其要把佛法拓展到世界去,因為中國不能關起門來做老大,中國一定要走出去,現在有人說「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中國人也不一定要在經濟、文化方面領導世界,宗教也可以有主導的地位。

所以,佛光山現在很重視英文人才,我們設有英文佛學研究所。基本上英文不難,會講英文的人很多,但不會英文佛法,所以佛光山把英文人才集合起來培訓,未來如果中國大陸有需要,我們願意提供英文師資,到世界去做國民外交,傳達國家的理念,或宣揚宗教的教義,藉此廣結善緣。(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