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8】隨堂開示錄113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3-18
  • 圖說:2009年9月1日記者節,由《人間福報》與人間衛視共同發起「媒體環保日、身心零汙染」的活動,於台北大安森林公園起跑。大師(右三)帶領媒體負責人宣誓,提升傳播閱聽品質,並呼籲媒體奉行「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的三好運動,及「不色情、不暴力、不扭曲」的三不運動,希望喚起媒體自律,還給閱聽人一個乾淨的社會。右一為聯合報發行人王效蘭,左一為台北市長馬英九。 圖/資料照片提供

對談專訪30

讀一流書5-5

人間衛視《讀一流書》節目採訪

時間:2003年2月26日.地點:佛光山台北道場

高希均教授:您談到「義工」,使我感覺這是台灣的生命力。我常常說,台灣的社會也許可以分成三個部分,一個是「公家」的,像政府部門;一個是「企業」的,像大企業、中小企業、傳統企業等;另一個叫「民間」,特別是「義工」這一塊。政府部門、企業部門目前都有一些困難,都在努力。可是,大家最覺得安慰的,或者我們覺得台灣最大的希望就是這一塊,我們叫它是「台灣民間的生命力」,義工是非常非常值得驕傲的一環。

去年(二○○二)十二月,我們請了英國的管理大師韓第到台灣來訪問,事實上,他也到了佛光山,並且停留了一個晚上。當時您在國外,所以他沒有機會見到您,可是,他見到其他的人。他回到了台北之後告訴我,沒有想到台灣的義工對宗教的熱忱,以及宗教對社會做了好多好多回饋的事,連他一個在歐洲長大的人,都感覺到非常驚訝,或者說是非常驚喜。所以您講的很對,義工在今天台灣發生了很大很大的力量,尤其,您講到佛光大學的「百萬人興學」,這真的是很不容易。

大師:佛光大學在沒有建任何建築之前,單單要把山坡地的環保問題做好,就投入了台幣十億以上,投入了十億以上做環保,這是不得了的事!佛光大學花了功德主、十方人士許多錢。不過,將來有一天,他們去看就會知道了,那是世界上最美的學校。

高希均教授:是的。我曾經去看過,真的是非常好。關於文化事業推展,傳播佛教也好,進步觀念也好,歡喜也好,對於台灣社會或者整個海外有很大的影響力,特別要講的是兩個部分,一個是「人間衛視」,一個是《人間福報》。今天,我們就談《人間福報》。你能不能談談,當初您一定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因為台灣的報紙那麼多,生存也很困難,競爭這麼厲害,當時的構想怎麼樣?目前已經快滿三周年了,您自己的感覺怎麼樣?

大師:我最早想要辦報紙是五十年前的想法,我感覺到佛教要有一份報紙,要有一所大學,不過都很不容易。台灣的報紙從最早的兩張、兩張半、三張,我們看得都滿快樂的,後來忽然增加很多,反而不快樂了。不但不能看幾家報紙,連一家的報紙都看不了,同時,看了以後,心裡還會掛念這個社會、人間怎麼了?看了不舒服。

因此我就想到,我來辦一份「另類的報紙」,我要給人歡喜,一個人在吃飯的時候,看了它很歡喜;在睡覺的時候,看了容易入眠;家庭裡的父母兄弟姊妹一起看,臉不會紅。縱使會有困難,我也不管了,想到過去諸佛菩薩「割肉餵鷹、捨身飼虎」的精神,辦個報紙頂多犧牲一點金錢吧!

那時候大概籌備了兩億元,我跟幾個辦報紙的徒眾說:「你要是能辦到三年,關閉不要緊,我不會怪你。」因為我知道報紙難辦。今年四月一號就是《人間福報》三周年了,不但不會停止,在美國還有美洲版《人間福報》,在香港也即將有《人間福報》,甚至馬來西亞版《人間福報》。我希望我們是一個高品質的社會,希望藉由大眾重視我這一份報紙,能改良社會風氣,我也聽說現在一些知識分子也在關懷這一份報紙。

高希均教授:我們也是文化事業,也訂很多報紙,我在五樓辦公室上班,只訂兩份報紙,一份是經濟方面的專業報紙,另一份就是《人間福報》。我希望《人間福報》,能可以對社會提出我們一個所謂「文化人」的貢獻,能讓這個社會的氣質有所改變。

大師:文化方面,其實我不但辦《人間福報》,還有學報,甚至把經典譯成白話文,把舊有的藏經標點、分段,重新出版。從事文教的事業,好像與佛門所謂的修行有點不一樣,其實,我認為文化教育就是我的修行。

高希均教授:我在想,如果您不在佛教界,就像我們一樣當個大學教授,然後來推動文化事業的話,一定也是令我們佩服,這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您辦《人間福報》的時候,幾年前,我也跟新聞界的一些朋友說,你們應當辦一個「更正報」,也就是每一天報紙裡,有好多的新聞是不正確的,有些是惡意的,有些是無意的,甚至沒有很認真的查證,如果有一個人說,我今天辦更正報,凡是各報新聞有錯誤,便予以更正,然候登出來,我想可能也會有很多人看。

大師:這是個很好的構想,像《人間福報》,不碰政治這一塊,但是對於很多不完整的,或對第三者造成傷害的消息,也許《人間福報》可以給你一個版面,讓你來更正,給你發揮一點社會的正義,因為你要叫刊登的那個報紙更正,它沒有篇幅,或者它拒絕更正,受害人也就投訴無門,這個也是可以考慮的。

高希均教授:現在的各種報紙、媒體也在改進,不過我想改進的程度不夠。我也大膽地說一句,希望同行他們能夠大步地改進,建設光明、信心、美好的台灣。不久以前,您也率先出來提倡媒體環保,就是希望報紙、媒體能夠淨化,多講光明面。我相信您今天也發揮了滿多的效用了,我看得出有一點效果。
我再請問一下,您剛才說美洲版、香港版,甚至馬來西亞版,這當中,主要是給華人看的對不對?

大師:其中也有英文版面。

高希均教授:您的目的也是希望全世界看懂英文的,看能不能對他們有一點助益。最後一個問題,現在大家都說台灣人要學外語,包括英語等,可是我也知道,很多外國人不僅美國人,包括歐洲人、非洲人,專門到台灣來學中文,也因此他有機會變成佛教徒、變成您的弟子,甚至來傳播佛教,請說說這一方面的發展。

大師:我們現在提倡國際化,就是要本土化。像我們在海外建立很多的寺廟,我們華人不能永久地在那裡當主管,要交給當地的人。所以現在盡量給當地人一些佛法的訓練,讓他們承擔以後弘揚佛法的責任。

高希均教授:這方面目前有多少人?

大師:我們在南非有黑人來就讀的非洲佛學院,有印度佛學院、香港佛教學院,在澳洲有南天佛學院,在美國就是西來大學了。在世界各地一共有十六個佛教學院,我想,要給它時間成長,這不是一天能成的,但種子播下去,就會開花結果。

高希均教授:我也經常碰到您一些弟子,您介紹的時候都說,這個人曾經在日本拿到學位,這個人在法國拿到學位,這個人在美國拿到學位,一些都是博士學位,歷史的、哲學的專業。所以您自己本身對教育的扎根,對念書、對進修,是十分的重視,因為您知道教育的重要。

再說佛光山創立事業,不大稀奇,可是,人才很重要。有人才,才有未來的事業,如果沒有人才,這個事業就會中斷。這麼多年來,發現了一個重要的道理,台灣最大的資產就是人才,人才最重要的是品質。所以,我相信,透過您各方面的努力,不管是教育也好,不管是報紙也好,不管是電視也好,您以身作則也好,義工也好,就是希望能夠把台灣這一塊土地的人民的品質提升,這個是您很大的願望之一。

大師:希望高教授給我多多鼓勵。

高希均教授:您太客氣了!希望社會大眾給我們多多愛護,謝謝星雲大師在百忙之中,接受我們的採訪,非常謝謝您。(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