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8】隨堂開示錄111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3-16
  • 圖說:2009年5月11日,第一屆「星雲真善美新聞貢獻獎」記者會,宣布活動開跑。前排左至右: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榮譽總會長吳伯雄、星雲大師、星雲真善美新聞貢獻獎主任委員高希均;後排左至右:委員覺培法師、執行長趙怡、張作錦、王力行。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第一屆「星雲真善美新聞貢獻獎」委員素齋談禪,2009年6月25日在佛光山台北道場舉辦,多位資深教育、文化界人士參與。 人間社記者蘇莉萍攝

對談專訪30

讀一流書5-3

人間衛視《讀一流書》節目採訪

時間:2003年2月26日.地點:佛光山台北道場

高希均教授:去年我們天下文化出了一本英文書,翻成中文叫「注意力經濟」(The Attention Economy)。國外的管理專家說,現在這個時代,資訊太氾濫,尤其網站上很多免費資訊,所以每一個人很難把注意力集中,注意力變成最珍貴的資產。你有錢,也有人比你更有錢,可是,每個人都有二十四小時,睜開眼睛,注意力的時間是很短的,所以,怎麼樣把這個注意力不要浪費掉。

談到注意力經濟,所以,要看書就要「看一流書」;人只活一次,要做人就要「做一流人」,我們要的社會是「一流社會」,一定要追求最好的品質。這也是您們的讀書會所提倡的,我們的意見都很接近。

您在這本書裡,還講到兩位國外的領袖喜歡讀書,一位是柯林頓,他當選了美國總統之後,跟他的夫人搬到白宮去住,對一切都很滿意,只有一點讓他們覺得失望:為什麼這個白宮裡面的書架這麼少?柯林頓說,我們家裡有四千五百本,或者更多的書,居然不能搬到白宮來,只能留在我阿肯色州的家鄉!可見,他是愛看書的人。他在一九八二年競選阿肯色州州長的時候,沒有當選上,他就讀書。那一年,報導說他念了三百本書。大家不要忘記,柯林頓是非常會念書的人,他是美國耶魯大學畢業,讀的是法律,因為他很優秀,獲得Rhodes Scholar(羅德學者獎得主),又到英國進修,他是一位學問非常好的人。

另外一位是我們大家更熟悉的尼克森總統。他因為水門事件下台,當然有他的爭論性,可是他卻是個愛讀書的人。他寫了很多好書,講了一句很有名的話,我也常常引用:「一個偉大的領袖,必然是一個愛讀書的人。」(A great leader must be a great reader.)

所以,今天在台灣各界的領袖,政界也好,企業界也好,學術界當然不必講了,如果他們沒有時間看書的話,那就太可惜了。所以,我覺得您提倡讀書會,真的對社會發展有絕大的功能。

大師:因為我自己發覺到我一生是讀書所賜,說得再更深一點,是佛法加被我的。佛法加被我,給我讀書的機緣。我希望現代社會的人,要為自己製造讀書的機會。比方,我也是很忙,但是,要讀一流書,讀天下的書就是讀一流書,你們確實是出了很多本好書。我好羨慕你們每三天出一本書,雖然我沒有接受過現代知識、科學、工商、管理的訓練,不過,我從你們的書裡,多少也能接受一些。

所以,一個人,只要肯讀書,每天都等於吃飯一樣,都會給自己營養,讓自己更健壯。

高希均教授:我自己也是《人間福報》長期的讀者。每次看到您寫的《佛光菜根譚》、《迷悟之間》,還有很多演講,都十分感動。我想再問一下,你這麼忙,怎麼樣有這麼多的時間構思、寫文章、口述等等。

大師:也有不少人問我,《迷悟之間》一天刊登一篇,你那麼忙,怎麼能每天寫一篇?

其實我不是很有時間來寫的,有時候是在飛機上寫的,像到洛杉磯,十個小時,我可能寫了好多篇。或者忙碌了一個下午後,沒有約會、沒有節目,我的手抖,寫字很慢,我就叫一個人來,我說我口述,你幫我打字好了。速度很快,像《迷悟之間》一篇大約八、九百字,最快的一次,好像四分鐘就完成。不過,平均一篇大概都要花十五到二十分鐘。我都要逼著自己一直很流暢地,像念書一樣地念下去。

幾十年來到處講演,養成了這個習慣。有時,一天忙下來,到了台上站定下來,要做一場講演,講什麼?不知道呀!我自己比喻,就好像擠牙膏一樣,我也要擠出一點東西給人家。我寫文章,也像是擠牙膏,絞盡腦汁,不過,由於過去已經養成這許多習慣,因此就不會覺得很辛苦。例如,講前因後果、左右十方、上下古今、人我你他,「大塊假我以文章」,我想到的都是很不精緻,也沒有時間太去琢磨。

高希均教授:我們現在來談您第二本書《星雲大師談處世》。今天台灣社會有很多令人憂慮的地方,不知您對年輕人有什麼建議?因為當今物質環境都比較好了,不像我們當年那麼憂愁衣食、戰爭、痛苦、貧乏。

大師:現在的年輕人最大的問題就是,生活在富裕的環境裡,不知道民間疾苦。因為從小受到父母愛護,社會的資源豐富,養成一個軟綿綿的性格,沒有養成所謂「頂天立地」的這種氣概與力量。

我自己很感謝童年家裡貧窮,到了七、八歲,父母也沒有給我機會去念書。我在家沒有事,怎麼辦?我就學習做事。還是個小孩,能做什麼事呢?當時也沒有人教,不過我自己就會打掃、洗碗。尤其我記得,大人出去了以後,我就把門關起來,因為家裡平常燒稻草,稍微不注意,鍋底的灰燼就會很多,就會燒不熱,我就慢慢把這個鍋底的灰挖到地下,再慢慢掃起,灰塵又飄到桌上,我也慢慢擦拭。為什麼?要讓父母回來有一個驚喜,覺得家裡煥然一新。所以,童年時期,我養成了勤勞的習慣。

也因此現在對於休息時刻,就會覺得無聊,總想找一些事情做才快樂。所以我自己對自己講:「忙是營養,忙是加油。」現在的年輕人,要想對社會國家,甚至自己的未來有什麼成就,就要學會勤勞,學會擔當,凡事要耐煩,這是非常重要的。

高希均教授:是的。您經常到世界各地演講,歐洲、非洲、東南亞等,您是不是發現這些年輕人有共同的一些問題,或者,您到哪個地方,或是當地外國人,或是華僑等,如果您要勸他們,讓他們有所領悟,您會強調哪一些?比如說,做一個頂天立地的人、要自強等。

大師:現代年輕人的問題就是不耐煩,沒有忍耐的力量,沒有與人為善,自私,常說:「只要我歡喜,有什麼不可以?」只要你歡喜,不可以的就很多了。你妨礙了別人,哪裡能由你歡喜?即使我不歡喜,人家有需要,我也要去為人家服務。

所以,我提倡歡喜人生,但是這歡喜是要從很多的努力、奮鬥、結緣才能成長的,不是自己想要,就得到歡喜的。(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