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8】隨堂開示錄110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3-13
  • 圖說:2009年7月25日,人間佛教讀書會於佛光山舉辦「生耕致富論壇」,天下遠見文化創辦人高希均教授(左)與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右)討論時下最關心的經濟、生活話題。 人間社記者莊美昭攝

對談專訪30

讀一流書5-2

人間衛視《讀一流書》節目採訪

時間:2003年2月26日.地點:佛光山台北道場

高希均教授:我偶爾也寫文章,年輕朋友問我:「高教授,如果您看到三年、五年以前的文章,您對那文章有什麼感覺?」我覺得好像沒有進步,如果有進步的話,會覺得三年、五年前的文章應當是不太好!因為現在我的知識更多了,判斷更正確了,文章可以比以前更好一點。您怎麼看您過去三年、五年、十年的文章?

大師:我寫文章最早是在學生時代。年輕人寫文章需要有人給他鼓勵,不能給他打擊。但是,我開始寫的時候,都是遇到老師給我打擊。我平常作文很少,一個學期難得出一篇作文。到了學期結束了,問老師:「我的作文簿呢?」他說:「找不到了!」他都沒有改。

不過,在我的記憶裡,有一次,寫了一篇文章,也不曉得好不好,老師在上面替我批一個評語:「兩隻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我看了很有詩味,就很歡喜。同學們卻告訴我,這個是老師罵你的,兩個鳥兒黃鸝在柳樹上叫,一行的白鷺在天上飛,你知道什麼嗎?不知所云呀!

有時,文章也不會完全不好,我寫得好一點,他又替我批:「如人數他寶,自無半毫分。」表示你這個文章是抄襲來的,覺得很受委屈。不過,我自許這一生的個性是很有韌性,一點外來的境界,我是不會屈服的。轉學到焦山讀書的時候,有一位聖璞法師,他是我們的國文老師。另外,還有北京大學薛劍園教授,都很高明。他不出題目,他說:「你們自己寫。」好像開放了一樣。我寫了以後,這位聖璞老師把我寫的文章,自己抄下來,送到報館裡去發表,等到發表以後,再告訴我:「你看!你的文章。」他是這麼愛護我,怕我禁不起投了稿又不被錄取。

得到這位好老師的鼓勵,自覺好像突然會寫文章了。所以,這個鼓勵的力量是很大的。

高希均教授:佛光山我也去過好幾次了,您當初寫了很多的文章,累積了一些稿費。一、兩百萬的台幣,在民國四十年(五0年代)是很大的數字。這跟後來佛光山買土地擴建,做了很多慈善文化的事業都有相當的關聯,能不能說一段佛光山發展的歷史故事,我覺得很令人感動。

大師:那時候,我自己的衣履都不全,走不出去。我想,做一個出家人,總要衣冠整齊,所以最初得到稿費,就買了紙筆,買了稍微像樣一點的長衫,我這個人生就滿足了。

後來再有了稿費,我就拿來買卍字項鍊或者別針,見到了男青年,我就送他一個,見到女青年也送給他一個卍字項鍊。因為那時候沒有人敢承認自己是佛教徒,所以各個都掛了十字架。為什麼學佛的人不可以掛卍字呢?我就買來送給年輕人,可以說是不惜一切。送了以後,我自己也沒有了。不過,偶爾在火車上,在什麼地方,看到人家掛了一條卍字項鍊,心裡就好高興。

後來又累積了一些稿費,心裡覺得,我們應該來為人服務,就辦一個「佛教文化服務處」,鼓勵人家讀書、買書。結果,反而是讀者寄錢給我,要我出版佛教書籍等。所以,「佛教文化服務處」也等於是一間出版社,後來也印了好多書,這些書賣了,又有了錢。我從小沒有用過錢,有了錢之後,不知怎麼辦,後來就想:「辦佛教學院給人念書好了!」

於是就買土地、建房子,還得到更多的讀者響應。我並不是要大錢,但那小小的幾塊錢、幾塊錢的捐助,真的是每天不斷,陸陸續續都有幾十、幾百人捐助。有一天,想到這個房子砌得這麼小不行,因為還有錢會進來,就臨時再把房子加高。所以,如果你到佛光山叢林學院的某一個地方看,會發現窗子下面一層本來建矮了一點,後來又再加高一層,因為光是水泥牆壁加高一點並不好看,所以只好上面再加一層窗子,變成上下都有窗子。

因此,講到今日佛光山的發展,或是佛光山對世界佛教的發展,與讀書、寫作,甚至我很多弟子在文教方面的服務,都很有關係。

高希均教授:我自己對佛教知道得很淺,但是我一輩子教書,對您在各個層次、各個地方辦學的理念、慈悲心,真的覺得十分十分偉大。比如,我在洛杉磯,看過你創辦的西來大學,在國內,我看過南華大學,以及在宜蘭的佛光大學。您設的育幼院、小學、中學等,我都有機會去看過,所以我覺得實在了不起。我到每一個地方,現在知道辦大學是這麼多的費用,這麼的貴,要找到好老師是這麼的困難。所以,我每一次看到你們舉辦很多慈善義賣活動,特別是為佛光大學募款,東西的價錢還很便宜,就很感動。為什麼您自己已經做了這麼多事,還那麼辛苦地想盡各種辦法來辦大學、來做這些事情?

大師:雖然中國文化淵源久遠,但是,今日的社會最缺乏的就是「教育」。教育能改變一個人的氣質,所以,我現在也提倡「讀書會」,讓每一個人都能散發書香氣質,目前成立的讀書會有幾千個。如同梁啟超先生說,一個人一天不讀書,嘴裡面的味道都不同了。我也覺得,一天不讀書,就俗氣了。因為我覺得,書就是大學,書就是老師,書就是世界。所謂「書中自有黃金屋」,你到書裡面去,書中什麼都有。我也鼓勵許多不認識字的人學習認字,因為等到人老了,兒女都飛了,家裡空巢了,做事也做不動了,至少還可以看書,可以握有天下,從讀書之中,擁有法界。

高希均教授:在《星雲大師談讀書》裡,您談到享受閱讀之樂,同時還說到有十種情況的人不太有時間讀書,或者沒有讀書,真是可惜。第一是官高權大或春風得意的人沒有時間看書,貪吃的、愛玩的、講究穿著的人沒有時間讀書,聲音很大的人,甚至美麗的女人、英俊的男人,常常注意外表的人,也沒有時間讀書等,您列有十種,我看了之後,真是深有同感。事實上,這些人真是犧牲了,或者說是放棄了人生裡最重要的一環,那就是「閱讀之樂」。

大師:讀書對於每一個人,都是非常重要的,不單是為自己的成就。所謂「光宗耀祖」,為了家族,我要讀書。為了改變氣質、為了社會,如果我知識豐富,將來對社會也有一些貢獻。吃喝玩樂,一下子就過去了,讀書,一生永遠用不完。即使有錢,錢也會像流水去了,如果我讀書,書都會在我這裡。佛教講般若智慧,般若智慧就是讀書,你有了知識,你有了智慧,比金錢還重要。(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