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8】隨堂開示錄102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3-03
  • 圖說:2007年10月2日,紐西蘭北島佛光山舉辦三皈五戒甘露灌頂典禮,大師親臨主持,共五百餘名中西方人士皈依受戒。 圖/資料照片提供

對談專訪26

散播歡樂的種子4-3

台視《熱線追蹤》節目錄影.時間:1986年1月6日

主持人:我想不外幾個,第一就是我們社會上道德教育的問題,第二就是我們社會上的一些觀念,像功利主義,像良善觀念的模糊,還有就是剛剛馬委員提到的法治觀念的加強。那麼是不是請各位從我們今天所談論到的很多大的方向,探討眼前我們台灣社會目前的形態,究竟怎麼樣做,能讓每一個人從自己的本能出發,去接受他目前自己的角色?

大師:我提供兩點意見。第一個,今天大眾傳播要多宣傳「因果觀念」,因為現在的人犯罪,他有一種僥倖的心理,好像你不知道,我就逃避得了。假如有了因果觀念,明白「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的道理,種什麼因就會結什麼果,他也就不敢隨便亂來了。

另外,我要再提供的是佛教裡說的「五戒」。五戒就是不殺、盜、淫、妄、酒。所謂「殺生」,就是殺人、傷害人;「偷盜」,就是貪汙、竊盜、搶劫;「邪淫」,就是強姦、重婚、妨害家庭、妨害風化;「妄語」,就像現在的違反票據法,隨便造謠、生事、說謊;「飲酒」,酒在佛教裡泛指刺激性的東西,舉凡強力膠、速賜康、嗎啡等,都會使人亂性。

今天牢獄裡所關的都是犯了五戒的人,如果每一個人都能守持五戒,不亂殺,對別人的生命不侵犯;不偷盜,對別人的財富不侵犯;不邪淫,對別人的身體、名節不侵犯;不妄語,對人家的名譽、信用不侵犯;不飲酒,不亂性,對自己的健康、智慧不侵犯,也不去侵犯別人,這就是自由。所以,我們現在所要倡導的自由,就是要能尊重別人。

今日要提倡改善社會風氣,防止犯罪,我覺得大眾傳播要多倡導因果的觀念,讓人人都感覺到因果時時跟隨著我們,別人不知道,法律不知道,但因果會知道,又怎麼會去犯罪呢?乃至人人都能守持五戒,能夠規範自己,那麼大至家庭、團體、社會、國家,大家都守法,也就能夠獲得自由了。

羅光總主教:我這裡也提供兩點意見。第一點是把家庭再能夠整頓一下,三代同堂這個政策,政府應當能夠貫徹。在公寓修建國民住宅的時候,最少要預備一個房子給上一代來住,因為現在父母都要離家去外地工作,如果說有一位老人在家裡,小孩可以交付給他照料,家庭教育還可以持續下去。現在社會多效法美國那樣的小家庭,只要兩夫婦就好,把老人都弄到外面去了,所以一方面增加社會的困難,老人的問題增加,一方面也產生小孩子教育的問題,生了一個小孩子,丈夫有他的事業,太太也有他的工作,小孩子不知道找誰來看。每個人都不在家裡面,這樣的家庭就是買了一個房子,也沒有辦法去住的。這種「三代同堂」的政策,我想政府該當實際去做,在法律上能夠有一點幫助。

第二點是宗教教育,剛才星雲大師覺得善惡是一個內心的問題。孟子說的「君子有三樂」,第一樂,「上不愧於天,下不怍於人」,使良心上太平,這是每個人最大的快樂;並不是有錢有勢就可以去享受,那不能得到心裡面的快樂。這種良心的培養,就要靠宗教教育。可惜中國人從來沒有把宗教當作一個重要的,我們生活裡的要素。

事實上,中國所說的儒家倫理,雖然明理不是說天,而實際上目的都是在天,都是以上天為根基。沒有上天,倫理便沒有一個基礎;倫理沒有基礎,想法就沒有標準,那誰都可以隨便去做。所以,要能夠使良心有善惡的感觸的話,我想宗教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在學校,無論是在小學或大學裡面,不須強迫每一個人都要同一個宗教的信仰,信佛可以有佛教的教育,信基督可以有基督的教育,信道教有道教的教育。因為宗教教育就是倫理教育,假使沒有宗教教育,倫理教育就沒有根基,你就是使用什麼大的方法去教育,明天看到錢,看到享受的時候,他還是會追那個錢,追那個享受,他不會去看自己的良心。這一點,我想能夠把三代同堂的政策貫徹,把宗教教育的政策貫徹的話,對社會有所改良,下一代一定比現在還要好。

賈志宏博士:羅主教也說不一定是某一個宗教,說中國人有中國儒家的精神,各位也都談到中國的傳統精神教育方面,我願意在這個地方提出我自己的一點看法。周牧師說,我們現在是新舊交替的一個時段,傳統的民族精神文化可能已經不適用,而又沒有一個新的,或者說新的還沒有完全建立起來。也許我是一個比較保守派的人物,我覺得中國的傳統精神,「忠孝仁愛義禮」等道德,都是非常好的精神。不過像我們小時候聽孝道的故事說,胳臂砍一塊肉燉了湯給母親喝,這種方法在今天當然已經不適合,到街上買點盤尼西林,我想是有效多了。

我是學心理學的,各位在宗教方面有研究的,或者是我們的教育學家,是不是能夠本著中國傳統的民族精神、道德教育,教我們的孩子為人、為社會,把他們互動起來?我們中國的傳統道德還是可以繼續下去的,並不一定非要拋棄我們的,去學別人的。我們可以採納別人的好處,融會到我們自己的裡頭,我認為這個是當今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剛提到說從什麼地方開始做起來,我認為如果大家能夠集中精神,像星雲大師也說的心理建設,把我們努力的目標放在怎麼樣能夠維持道德的標準、是非的觀念,像各位所說的,我們不能夠還跟從前一樣,完全按著那個方式做,我們要保持精神,可運用現代的方式,至於怎麼用現代的方式,並不是容易解決的,要大家、政府花一點心思在這方面努力,才能夠得到很好的效果。(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