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8】隨堂開示錄101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3-02
  • 圖說:「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改善社會風氣,主要是從人的觀念上改變起,改變觀念就是一種心靈建設。 人間社記者周云攝

對談專訪26

散播歡樂的種子4-2

台視《熱線追蹤》節目錄影.時間:1986年1月6日

主持人:周聯華牧師和星雲大師,平常兩位也做了很多淨化人心的事,在提升道德上也做了很多貢獻。您兩位有什麼樣的意見?

大師:我覺得改善社會風氣,主要是從人的觀念上改變起,改變觀念就是一種心靈建設。假如觀念裡認為我是富有的,但還有不足,這也算是窮人;相反地,貧窮的人,他覺得心裡很充實,也是富人了。

在今日的社會上,物質上的窮人應該是沒有的,反倒是存在著很多富貴的窮人,他在精神上貧窮、缺乏、空虛,心靈上很貧窮。所以,心靈建設對於改善社會風氣很要緊。

一個人擁有了物質的生活,衣食都具足了以後,他就會想到要精神的生活,要讀書、要愛情;有了精神的生活,還不感到滿足,他就會想要求藝術的生活,要有音樂、美術,要美化家庭、美化環境,講究氣氛。有了藝術的生活,他心裡還是覺得不夠,進一步就要一個信仰的生活。

所以,談到改善社會風氣,如果讓每一個人都能有一個信仰,不管他信仰的是哪一個宗教,有了信仰,心裡有了主,就會感到踏實,就算是物質上貧乏一點,心裡也是富有的。「天地宇宙都是我的,樹木花草都是我的,山河大地也都是我的,沒有錢算什麼呢?」能作如是想,他就不窮,就富有了。如此一來,他必然會做一個守法安分的人,不會去犯罪。

在佛教裡有兩句話:「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改善我們的觀念,就是改善社會風氣,這要從基本開始做起。

周聯華牧師:我想我們第一個階段,還是想到為什麼今天會有這些治安的問題,也就是社會風氣的問題。我剛才聽了賈教授跟羅校長兩位所分析的,我很有同感,可是我很願意跟著他們兩位,再稍微說一點我小小的觀察。

這是一個社會進步很快的時代,那麼社會是進步了,同時把我們舊的一些道德觀念、倫理觀念也廢棄了,可惜新的又沒有建立。所以在這種新舊交替的時候,我們沒有一個新的規範,讓一般人去跟隨。比方說,從前我們說是爸爸講的,這就是權威,可是現在逐漸感覺到爸爸講的沒有權威了。所以在這種我們本來有的老一套的道德倫理制度很快地廢棄,而新的沒有建立的時候,讓許多人無所適從,無論是成年人,還是年輕人都是如此。

第二、我感覺到現在允許的範圍太廣,從前不允許做的事情,現在都可以做了。而且我們常常以國外是怎麼樣,為什麼他們能,我們不能,經常以這個來說。其實國外,也有自己另外的一套,他們那一套我們又沒有,所以在這種允許的範圍愈來愈廣底下,我們就愈做愈超出了範圍。我更感覺到這個社會很功利主義,把「誰有錢、誰有辦法」看得很重,那麼就引起了不擇手段來完成他的名利,或者是其他方面的成就,而沒有把基本的良善看得很重,甚至以暴力的方法來追求,也在所不惜,這樣就造成了我們今天的社會問題。

最後我還有一點就是,我們把前途看得太近,覺得將來無所謂,關監牢又有什麼關係,只要我達到目的就可以了。甚至有人在比賽做更壞的事情,名字就可以上報,以壞事做得更大一點,引以為榮,沒想到他整個人生的前途就斷送了。希望我們有機會在將來看到,針對剛才所講的,我們怎樣能夠補救這些傾向,把歡樂的種子帶到社會。

主持人:謝謝!馬委員,您對這方面有沒有什麼樣的看法?

馬經武先生:先謝謝台視公司、謝謝主持人,今天給我這個機會來表示我一點意見。我一直在海外,我是從沙烏地來的,在那邊住了好幾十年,每次回到國內來開會的時間比較短,所以對國內一般的情況知道得很有限,說不好聽一點,知道最多的,就是打開報紙都是社會上治安的問題,不是偷錢,就是槍殺。

談到這,我心裡面很難過,剛才大師、校長跟教授、牧師,幾位前輩講的都是很有道理、有原則的話。不過我個人淺見是,現在我們社會為什麼會這樣,治安上亮起了紅燈?為什麼以前台灣的治安相當好?我個人認為,我們中國有我們中國人古有的傳統,我們有我們的道德精神,我們有我們的觀念,我們把西洋人的民主自由搬過來是對的,我們學是對的,可是我認為好像學得太快了一點,我們的社會教育跟學校教育,我個人覺得有些偏差的地方。比方說,我們的教育很發達,可是大學太多了,我們根本不需要那麼多的高等學院、學府,而是應該多設立職業性的專業學校,這樣可以培養更多的人去就業。

今天我們社會之所以犯罪的案子慢慢地增加,這就是就業的機會少。同時我們的社會教育也很不應該導引他們去犯罪。打開報紙一看,各位當然也會看得到,都是刀光劍影,偷、殺、搶那種影片,我每趟來,在國內待五、六個月,想去看一場電影,就是沒有辦法選擇一個好片子看。我們的年輕人看的就是那些打、殺、搶、偷的,他自然會想到那方面去。

古訓上說:「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就是說做壞事的人,就以相等的方法來對付他。例如:我住在沙烏地阿拉伯,治安相當地好,因為在沙烏地阿拉伯的回教教育裡面,就是對犯罪的人,懲罰得比較嚴格。比方說你偷東西,他一定把你的手砍掉;你殺了人,一定要來抵命,跟我們古時候殺人抵命都是一樣的。所以在那邊,犯罪的在十年、二十年前可以說根本沒有。

現在是外國人去了很多,多少是有一點影響。比方說一個人今天跑到一個家裡去偷了人家的東西,被主人發現了,他就把主人殺死。在這個家裡有一個小孩子只有一個月大或是一歲,這個犯人抓到以後,政府也不審判他、不處罰他,等到這個小孩子滿十八歲成人了以後,再和他說這個人怎麼殺死了你父親,你可以不可以饒他一命?你要不饒命,政府也沒辦法,還是一定要他來抵命。要叫他等十八年,這是我所知道的一個例子。這就是說我們在執行法律上、維護治安上,就像現在說的「打擊犯罪」,應該確實地去做。(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