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7】隨堂開示錄250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9-25
  • 圖說:大家拜懺,身禮拜、口讚歎、意觀想,不但三業清淨,同時也落實了佛光會推動的「三好運動」,種下如此美好的因,當然就會結出好的果。 人間社記者妙祐攝

  • 圖說:修行的功夫必須透過不斷薰習而逐漸累積。 人間社記者慧昭攝

集會共修32

拜懺禮佛 落實三好

梁皇法會

時間:2007年5月27日.地點:佛光山台北道場

過去中國有句話:「飯桌上最好解決問題。」其實,這種情況也不只是在中國,全世界都如此。為什麼飯桌上好解決問題?因為吃一餐飯,不只是著重飯菜的口味,還講究各種因緣,例如:彼此互相尊重讚美、環境氣氛和諧等。人習慣耳朵要聽好話、眼睛要看順遂的事,因此,別人待我殷勤,這一餐飯也就吃得歡喜,原本難解的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

在佛教,也可以說:「人生許多渺茫不知的事,在道場裡可以解決。」一堂佛事,做得莊嚴、有次序、合乎佛法,參與者精進不懈,自然能獲得功德利益。

人的一切動作,都與環境、人事、時空有關係。例如,聽人叫:「來哦!」他就來了;聽人叫:「去吧!」他就去了;聽人招呼:「你好!」他心裡覺得舒服。我的手一指,他就朝那邊去;我的手一招,他就往這邊來。我的眼睛向他行注目禮,他整天都很高興,還對別人說:「某人看了我一眼。」我不看他,他整日悶悶不樂,就說:「某人看都不看我一下。」

大家在佛堂裡,無論是跪拜、合掌、唱讚或誦念,都不是為了做給佛祖看、說給佛祖聽,那是與個人訴求有著密切關係。

說到「關係」,許多父母常因過分客氣,在讚揚別人家孩子時,傷害了自己的孩子,例如:「你們家小寶真聰明,我家的小兒子很懶惰,實在沒出息!」對說的人而言是客氣,可是孩子聽了,心裡卻想:「媽媽,你跟別人說我沒出息、懶惰,好!我就懶惰給你看、我就沒出息給你看。」為了一句不經意的話,造成孩子一生反抗的性格,甚至會毀了他一生的前途。

倘若父母有心於兒童教育,應該適時給孩子一點鼓勵:「我的小孩很上進、很用功、有禮貌、肯認錯。」孩子聽了,心裡自然就想:「爸爸、媽媽這麼肯定我,我必定要做一個有出息的孩子。」同樣是一句話,結果卻大有不同。

所謂「梁皇寶懺」,「懺」就是懺悔、認錯。認錯的對象,不光是在佛前對著佛陀說:「佛祖,我錯了!我不該貪汙、瞋恨、邪見。」還可以向師長懺悔,甚至對兒女懺悔:「孩子!爸爸、媽媽對不起你。」這在兒童教育上也有加分的效果。

過去普門中學有位老師,結婚時是我替他證婚的,現在已經有了幾個孩子。但是這些小孩一上飯桌,不是嫌這個不好吃,就是嫌那個不好吃,把家裡的氣氛弄得很糟。我說:「我有一個辦法可以改善。下次吃飯時間到,請你對孩子說:『孩子們,爸爸沒有用,賺的錢太少,買不起好吃的菜給你們吃,讓你們受苦了。』」沒想到對兒女懺悔的話一說,小孩們竟個個都說:「爸爸,菜很好吃,你太了不起、太偉大了。」

除此之外,假如因為無法報答祖先、父母、朋友的恩惠,或曾開罪於他們,藉由拜懺,用佛法與他們結善緣,也能起很大的作用。

人生要消除障礙,彌補缺陷,需要依靠佛法。剛才我來佛堂的路上,徒眾見前方有兩個檻,擔心我沒走好會跌跤,因此該留心的地方,總會提醒:「上坡、下坡。」其實我走過這裡,早知要小心,不過我還是很感謝他們。由於他們的關心,加上我走路特別留意腳下,所以許多可能發生的障礙也就減少了。

所謂「超度」,首先要提升自己的信仰。各位從兩點拜到現在,覺得時間長或短?或許每個人的感受不一樣。一般人玩的心比較強烈,修道的意念不夠。例如:喜歡打麻將的人,縱使花上三、四個小時打完八圈,他還想再來個八圈。換作拜懺,一支香、二支香之後,要他再繼續拜,興趣就不一定那麼高了。可見修行功夫必須透過不斷薰習而逐漸累積。台北道場一次又一次舉行梁皇寶懺,大家參加的次數多了,日後也會習慣來拜佛。

拜一堂懺,生亡兩利,生者消災免難,亡者也會得到利益。幾十年前,台灣還是蔣總統時代,一般人要求職、出國很困難,必須是國民黨黨員,擁護政府,才能得到方便。那時學校老師、學生、民間團體高喊:「三民主義萬歲!」「蔣總統萬歲!」也能獲得許多行事的方便。一句口號便能得到那麼大的效果,更何況經文裡都是佛法真理,它的力量更是無限。

佛教說念「阿彌陀佛」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可以消除煩惱,淨化身心。但是不了解的人,會覺得那是神話:「『阿彌陀佛』不過是四個字,真有那麼大的用處嗎?」

有個老和尚跟大眾宣揚念佛功德,在場一位年輕人聽了,不屑地說:「笑話!『阿彌陀佛』才四個字,說得那麼神奇!」老和尚見他如此傲慢,不願多說,對著青年就罵:「混蛋!」年輕人一聽很生氣,喝道:「出家人也罵人啊!」這時老和尚慢條斯理地說:「你看,『混蛋』兩個字就有這麼大的功用,何況『阿彌陀佛』是四個字呢?」

大家在這裡拜懺,身禮拜、口讚歎、意觀想,不但三業清淨,同時也落實了佛光會推動的「三好運動」──身做好事、口說好話、心存好念,種下如此美好的因,當然就會結出好的果。

學佛不能妄求佛祖給我富貴、給我幸福、為我超度、斷煩惱,這些總有解決方法。其實,各位在這裡拜佛,就是方法的執行。因此,做佛事、法會,不能只是花錢消災、設立牌位超薦,更重要的是個人身口意的修持。

要成就世間的好事並不容易,必須歷經種種辛苦,才能成功。即使是洗衣、掃地、擦地、拭窗等日常瑣事,也得花時間才能完成。人的心也是如此,所謂「千年古鏡要磨光」,心鏡被塵勞遮蔽久了,非一朝一夕能清淨,必須耐心地磨,慢慢地擦,才能再見明亮。如何重見光明?人的身口意要透過懺悔,才能獲得清淨。心清淨了,如同一輪明月,明亮柔和;如同一湖清水,清澈見底;如同清新空氣,令人全身舒暢。

佛法是為人而設立的,因此我推動「人間佛教」,講究的是人生的幸福快樂。

現在中國大陸倡導「和諧社會」,台灣的社會卻講究口水戰。其實,「和諧」好比各位念經,雖然有高音、低音、男聲、女聲,但是快慢一致,也就悅耳動聽;好比敲打法器,敲得上板,節奏一致就好聽;又好比人的五官對稱、均勻就漂亮,衣服合身就美。家庭裡,夫妻、兒女相處,理念、調門一致,就融洽。

各位在這裡參加法會,誦經聲聽起來很和諧,但是麥克風不能開太大聲,要適時調節,讓外頭的人聽了也覺得舒服。所謂「有理不在大聲」,念經也是如此,不一定要念得很大聲,重要的是念出柔和、慈悲、歡喜、安詳、和諧。我們要共同合作,做好一場和諧的法會,成就一間和諧的道場。還有,大家參加各種法會,也不只是參加一次,要能經常護持,共同提升法會的莊嚴、和諧。我希望不只台北道場能提升佛教的素質,更希望全台灣的道場都能一起努力提升佛教素質。

現在大陸佛教處處向我們學習,有些僧眾也穿起與本山同樣顏色的長衫,甚至學習本山的唱誦,漸漸地他們也在實行台灣寺廟的規矩。六十多年前,我把大陸佛教梵唄、規矩帶到台灣,現在又傳回大陸,這都要歸功於各位的參與。因為有你們的參與,有團隊的力量,才能使法會莊嚴、盛大。這就好比一根手指頭沒有什麼力量,但是五根手指握拳就有力量;彈奏一種樂器,音聲單調,但是眾多樂器合奏,旋律就更加優美。

今天在三寶面前為大家祈願,希望各位所求如意,平安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