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6】隨堂開示錄217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8-11
  • 圖說:所謂真理的定義要有「普遍性」、「必然性」、「平等性」,不是可以隨便變化的,到這裡是這樣講,到那裡是那樣講,就不是真理了。如蓮花無論生長在哪裡,都會讓佛教徒有清淨、精進修行的啟發。  人間社記者如儀攝

集會共修⑱

發揮自我的力量2-1

為日本福岡地區佛光會員開示

時間:2001年11月11日.地點:日本福岡佛光緣

現在世界上災難很多,不是人禍就是天災,從二年前台灣「九二一大地震」到美國「九一一恐怖事件」,真是天災人禍不斷。

台灣的九二一,如同過去日本的神戶大地震。當時地震發生後,我就從歐洲回到台灣,真的是不但人傷心,山也在哭泣流淚,我在現場看到寶塔倒塌,像在哀嚎,要不傷心也不容易。

有一位法師跟我報告,災區有一座寺廟,裡頭有一尊佛像,地震的時候,從上面倒下來,翻了一翻,又站立起來。這位法師是一位很有學問的博士,我說:「法師,你信仰的是這樣的佛教嗎?你以為佛像因地震倒了,翻了幾滾又站起來,這就是了不起嗎?你太不了解佛教的真義是什麼!」

這世間無常,無常是真理。房屋倒了,山也崩塌了,人也死亡了,這是很正常的。佛經上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佛像,它也是有為法,不是木造的,就是玉石雕刻的。玉是有為法,它倒下來壞了,這很正常嘛!你為什麼一定要附會它倒下又站起來,認為這才是佛像?無常是佛教的真理,你以為佛像倒了又站起來,這就是靈感?這就是佛法嗎?

我們信仰佛教是要信仰真理,不要信仰神權,不要把諸佛菩薩的神權擴大,我們不是信仰這個,而是信仰它究竟的真理。

九一一事件發生後,美國總統及政要等,舉行一個追悼會議。在會議上,有人問主持追悼典禮的歌林翰牧師:「恐怖分子的飛機撞上世貿商業大樓的時候,上帝在哪裡?」他是一個名佈道家,他很老實的回答:「你問的上帝在哪裡?我不知道,我會去研究。」

就我的了解,無論上帝、無論佛陀,災情在哪裡發生,他們都在左右,但他們不能說世間沒有災難,顯個神通、變個法術,把災難化除了,這是神權啊!真理──「苦空無常」是一定的啊!即使是佛陀、上帝,也不能違背這個真理。所謂真理的定義要有「普遍性」、「必然性」、「平等性」,不是可以隨便變化的,到這裡是這樣講,到那裡是那樣講,不平等、不是必然,就不是真理了。

我們這一次到美國弘法,《洛杉磯時報》的記者問我:「美國跟阿富汗已經開打了,你贊成戰爭,還是不贊成?」同樣的,我問大家:「你們是贊成戰爭,還是不贊成呢?」

我跟記者說:「凡事不要把它分成不是這邊,就是那邊;不是黑的,就是白的。贊成、不贊成之外,難道就沒有別的意見嗎?」我們宗教人士都不贊成戰爭,宗教本身還會贊成戰爭嗎?以戰爭壓制戰爭,這是永遠壓制不了的。但是假如不贊成戰爭,發生這種事情,沒有用一些力量降伏這些恐怖分子,這個世界會成什麼樣子呢?

戰爭,也有很多不同的內容:老師打學生、父母打兒女,你說他們彼此有仇恨嗎?他是很慈悲的,希望學生、兒子更好。

因為你的動念不一樣,也可以打一場慈悲的戰爭,例如,一個仇人想打死我,不過,我看到他就點頭、微笑,說:「你好」,他就打不下手了。本來他要打我的,不過,由於我說好話、幫他做好事,他就不打我了。我幫助他了,他為什麼要跟我打架呢?所以,美國的炮彈力量不及美國對阿富汗平民的救濟,「救窮救苦」這種感動的力量,比炮彈的威力還要強大。

有人問,飛機撞大樓的時候,原本在大樓上,應該是會死的人,但他慢慢地下樓,就逃過死亡的一劫;不必死的,像那幾百個消防隊員、警察,這事本來與他無關,他跑去救災,正好遇上大樓倒塌,就這樣殉難了。為什麼該死的沒有死,不該死的會死了呢?

在那一棟大樓裡有一個姓魏的先生,是我們國際佛光會紐澤西協會的會長。飛機一撞到八十幾層的時候,他在第七十四樓,確實很靠近,大樓震動得很厲害。他說:「啊!有問題。」過去也有一架小飛機撞過大樓,他想:「要趕快逃生。」他從樓上往下走,逃了十幾層,開始暈眩、不能走了。在這個生死交關的時候,他說:「我看到美國人都從樓梯往下走,不爭先恐後,非常有次序。」他只有勉強跟那許多人往下走。走了將近一個小時,千辛萬苦從地下道通到海邊,看到一個小船,坐上小船離開現場。上午九點鐘發生的事,一直到晚上九點多,才走回到紐澤西的住家。

很多人應該死的,最後他沒有死,他的業力跟一些人不一樣,不在共業裡面;也有很多的人,本來不應該死,但他跑進來,遇難了,他跟他們有共業。

我們常常看到,有人要去搭飛機,到了飛機場,原本是要搭下一班的,還有一個位子,心想「趕快上飛機吧!」一搭上去,結果失事,他提早去,卻死了;有的人原本搭這班飛機,路上遇到塞車,沒有趕上,心生怨怪,卻因為他沒有搭上這班飛機而逃過一劫。這當中的業,有共業、不共業,這是很重要的。

我意思是,世間上雖然很動亂,到處都有災難,不過,我們自己心裡可以息災,只要我們把心中的災難、瞋恨,用「忍」去除,讓我們自己的身口意可以達到不動,煩惱的業障一遠離,會減少我們無常的遭遇。

我們年幼的時候靠父母,但是父母不是永遠可以給我們靠的;國家、社會、朋友,我們都可以依靠,但不是全部靠國家、社會、朋友的。最可靠的,是我們自己。我們手上拿念珠念:「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有人問:「觀世音菩薩為什麼也拿念珠,他們念什麼呢?」阿彌陀佛拿念珠,當然是念「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拿念珠,當然是念「觀世音菩薩」,為什麼自己念自己呢?因為「求人不如求己」啊!

在這世間上,物有物力,自然界中,風有風力、電有電力、火有火力、水有水力,我們人類有心力,心力發揮到最高點,勝過一切的力量。因此,真正的佛法,就是要發現我們的自性、自心的力量,才能自救。

你有信仰的力,你有慈悲的力,你有智慧的力,你有勇敢的力,你有慚愧的力,你有禪定的力……發揮自己所有的力量,自我才能得救。

提問一:對於阿富汗神學士打倒古佛的看法?

大師:那許多阿富汗的神學士在打倒古佛像的時候,必定不會想到有人會打他。你用炮彈打佛像,現在美國用炮彈來打你;美國過去對日本投下原子彈,現在,飛機撞美國的大樓,不是跟用原子彈一樣嗎?所以,用戰爭去對付哪一個人,冤冤相報,就會有問題。戰爭之外,還有其他的力量,說好話比戰爭有力量;笑容比戰爭有力量;存好心、結緣、布施比戰爭更有力量。力量並不是只有飛機、大炮而已,以佛教教義看,最大的力量是忍耐。

假如有人冤枉你、打你、罵你,你忍受得了嗎?我現在貢獻你們學習一個字:學習「忍」。學習這個「忍」,並不是你罵我,我不還口,你打我,我也不還手。我說的「忍」不是這麼簡單。忍有三層意義:第一叫生忍,第二叫法忍,第三叫無生法忍。(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