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6】隨堂開示錄212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8-04
  • 圖說:對於世間的苦難,我們都應伸出援手救助。然而,人生最該拯救的是我們的心,能用佛法智慧來「救心」最為重要。  人間社記者王惠美攝

集會共修⑭

談佛光山與佛光會員的關係5-5

國際佛光會美洲幹部講習會

時間:2000年7月9日.地點:美國洛杉磯佛光山西來寺

提問五:(一)助念小組和臨終關懷是分會很重要的工作,是否各道場能教導師兄、師姐們簡單的法器,這樣會比較莊嚴?(二)是否讓幾位師兄、師姐分組在佛堂內司打法器,讓大家有機會練習法器的敲打,也是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大師:佛光會員成立助念團非常有必要,有些人到臨終時,找不到出家人念經,實在很痛苦。

台灣發生九二一地震時,各地救濟米、麵、水等;但災民家人送醫,面臨死亡,心中惶惶不安,內心的恐怖難去。有人捐獻棺木,但死去的兩千多人如何入殮?哪一個人敢抬進去呢?因此佛光山就發起雲水念佛車,到處為人助念、入殮,給災區的家屬安心。所以宗教在這樣生死交關的時候,是不可或缺的,尤其是大家對家裡的老人突然過世,又面對三姑六婆的種種指導,真是手足無措。

有個正當的助念團,讓會員們學習,這也是布施結緣,比其他的功德還重要。平常可以自修做晚課,學習助念,但司打法器只限於引磬、木魚、鈴鼓,不要敲鐺鉿。只動這幾種法器就很足夠,但也可有別於出家法師的佛事唱誦。

所有的助念佛事都可以做,就是不能收錢。若想要布施,就捐到寺院;即使捐做會費,也不接受。只要不受金錢,就是合法,我們是非營利單位。

我年輕時立了誓願不做經懺,就是不以念經做為職業。記得剛到台灣時,掛單在善導寺,我坐在長板凳上,當時少了一個人誦經,我見當家師在我前面走來走去,我相信他絕對不敢對我說:「星雲法師!拜託,幫個忙吧。」他知道我不做佛事的。但我真的不做佛事嗎?念佛會的會員,我為之買棺木,念佛通宵,走路送葬,但都不是職業的,這裡面沒有錢,完全是心甘情願。

我們要有所為、有所不為。舉一個較為不當的例子:在五十年前,台灣水泥公司常務理事林燈先生的母親過世,熱鬧得不得了,飛機都在空中散播傳單通告。

我當時是宜蘭縣佛教會的理事長,我們是受宜蘭縣社會科科長所管束。當時我剛要建念佛會的講堂,他對我說:「林家的事情你去拈香,你所用的水泥他們會全數捐獻。」叫我去念經,或許我還可能會去;但聽到他要捐獻水泥,讓我很痛苦,心想:「用水泥就能買動我嗎?講堂建不起來沒關係,但不能給水泥買走啊!」當時我就回答說:「張科長!就是用黃金來建念佛會講堂,我都不要。要找,找別人去!」這不是對哪一個人生氣,但怎可讓佛法當買賣來做?

關於助念,將來可由總會安排,讓分會學習。以後講習會要有主題,如禪修、讀書、記者通訊講習會等。佛光分會也要把會務讓會員知道。

【延伸閱讀】

拯救

各位讀者,大家吉祥!

世間上有很多的人、很多的事,有時候需要靠人拯救一把。例如,上京趕考的士子,沒有路費,助他一臂之力,給他一些方便;剛從監獄出來的更生人,一時找不到職業,給他一次機會,拉他一把。有人發生山難,情況危急,亟待救援;有人罹病在床,急需就醫,苦無貴人。宗親族人,斷炊斷糧,濟助他一下,像韓信的「一飯千金」,就是為了感恩漂母拯救之恩。

說到「拯救」,我們對於世間的苦難,應該如何伸出援手救助呢?

一、用金錢救窮:窮人為什麼窮,原因很多,但是不必問原因,窮總應該救助。只是用金錢救窮,不是究竟的辦法,所以現在西方人流行一句話:「不要給他魚,要給他釣竿」,意即讓他工作,讓他自己以勞力換取所得,不要只靠伸手。不過,救窮雖然不是究竟之道,當我們看到有人斷炊斷糧,看到一些兒童面黃肌瘦,三餐不繼,你能不發一點慈悲心給予救助嗎?所以,用金錢救窮雖不是究竟的辦法,但一時的救助也不能免。

二、用時間救急:有的人出了車禍,急需開刀,你說我明天再去救他;有的人被房屋壓到,你說我現在沒有時間,等一下再去救他。這就如同房子失火了,你要等到事情忙完以後再去救火,實在說不過去。救急如救火,等不得一刻,分秒都要爭取;一個孩子在水中漂浮,救溺間不容髮,所以凡是救急,都刻不容緩。

三、用發心救災:世間上常有風災、水災、震災等大自然的災害,動輒百千萬人受苦,家園摧毀,財產受損。甚至還有戰爭、瘟疫等天災人禍,都不是少部分人力所能抗拒,必須要廣大群眾發心救援。幾年前,東南亞的地震引發海嘯,波及數國,當時就有許多國家的善男信女發心救災,很快就幫助他們恢復安定的生活。觀世音菩薩是有名的救苦救難者,因為他的慈悲發心,所以讓人讚歎、信仰。

四、用誠意救命:人間最寶貴的,就是生命。一個落水的人,必定先喊救命,等到上岸了,才會找「我的錢包呢?」世間如苦海,我們可以說都是在苦海裡苟延殘喘的眾生,遇到重大的災難,連活命的機會都沒有,如白色恐怖、政治冤獄、水火無情、重病不起、情絲束縛、債務壓迫等。遇到有人發生災難,都應該誠心誠意的救助,個人或者力有未逮,可以合力救助,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其功自不待言。

五、用佛法救苦:人生是苦,這是一個事實。當然,有的人也不完全感到人生是苦,也有快樂,但快樂能多久呢?在佛法裡有苦苦、壞苦、行苦,快樂一旦過去,也會壞苦。講到苦,人生除了身體上有老病死的苦,心中有貪欲、邪見、瞋恨、嫉妒等許多苦,還有自然界的苦、人我是非的苦……,可以說世間到處無有不苦,有時樂也會「樂極生悲」。世間的苦惱之多,唯有用佛法來救苦,例如慈悲能對治瞋恚,智慧能對治邪見,謙虛能對治驕慢,信心能對治懷疑……。佛法的八萬四千法門,能對治八萬四千苦,所以多學佛法,自然「有佛法就有辦法」。

當然,人生最該拯救的是我們的心,能用佛法智慧來「救心」,最為重要。──摘錄自星雲大師著《人間萬事‧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