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6】隨堂開示錄194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7-09
  • 圖說:新春期間,佛光山全山懸掛花燈、施放煙火,喜氣洋洋歡迎大眾回山走春過新年。 人間社記者慧延攝

集會共修⑥

新年十願2-1

為壽山、旗山念佛會信眾開示

時間:1983年2月13日.地點:佛光山東禪樓

壽山、旗山兩個念佛會的各位蓮友們:

今天是大年初一,我們循例應該要說「恭喜發財」,不過,在這裡我要恭喜大家的是有佛法的歡喜,能得到法寶的財富。

剛才我稱呼各位「壽山、旗山兩個念佛會的『蓮友』」,為什麼要稱各位為蓮友呢?蓮,就是蓮花,象徵著清淨的意思。因為念佛的人都祈願將來能往生極樂國土,而往生極樂世界的人們,都是經過「蓮花化生」,所以蓮花就是我們的父母,生養我們,我們大家都是同門同道,因此互稱「蓮友」。

「各位蓮友」這句話還包含「光明」和「法水」的意思。淨土裡的蓮花有四種顏色,如《阿彌陀經》中所描述的「青色青光、黃色黃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潔」。若按照比例來說,極樂世界的一朵蓮花要比台灣還大,不但大,而且能放光,象徵著「佛光普照」的意思,我們本山定名為「佛光山」,也就是這個意義。

一般人讚歎佛的偉大,一向直覺地想到「佛光普照」。佛光確實是燦爛輝煌的,不過只有「光」還是不夠的,應該還要有「水」,要有法水的滋潤。大家承受慣了晴空萬里、光明普照,突然在南部下了雨,大家就覺得很不方便,原來準備要朝山拜佛的,總難免有些遺憾。其實,在我們修道的人而言,「光」重要,「水」一樣重要,尤其冬天的雨水,滋潤萬物,萬物方能生長。水對於一切萬物的生長,是如此的重要,對修道的人也是如此,時而佛光普照,時而法水潤澤,都應該要全部接受。

今天是大年初一,我們在佛光山巧遇法水遍灑的時刻,滌蕩凡心,更應該有一些新的計畫、新的願望。每到過年,我們大家來這裡拜佛,主要就是對過去做一番反省懺悔,祈求消災、還願、許願;另一方面也應該對新的一年做一番策勵、希望,如過去的大陸叢林,每到正月初一的早晨,大和尚都要說法與祈願。

我們知道,諸佛菩薩沒有不發願而能成就的,如阿彌陀佛有四十八願,觀音菩薩、藥師如來都有十二大願,地藏菩薩也有「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大願,普賢菩薩有一者禮敬諸佛,二者稱讚如來等的「普賢十大願」。而我在三十年前也曾經寫下十個願望,現在就把它拿出來給大家做一種參考。

你們不一定要許下跟我相同的願望,你們可以依各人自己的心意來發願。我的十願是什麼呢?

一願:十方世界,所有國土,一切眾生,悉離苦海。

一般人許願都是只顧自己,很少為別人著想,只為自己,這是「貪心」,如果還能為別人,就是「捨心」了。我們學佛法,先要去除自己的貪心,要把自己的心擴大,所謂「心包太虛」。因此,慈悲心才能擴大,關心自己的親人離苦得樂,也要關心一切人離苦得樂,這裡祈願十方世界所有國土眾生都能離開苦海,自己當然也就離苦了。

二願:娑婆世界,南瞻部洲,高僧久住,正法永昌。

佛法的宇宙觀,將這個大千世界分為四大部洲,所謂東勝神洲、南瞻部洲、西牛賀洲、北俱盧洲。我們住的這個娑婆世界是在南瞻部洲,所以我希望娑婆世界上能有高明的老師、大善知識常住在此。所謂「僧住則法住」,讓佛陀的正法得以弘揚,佛陀的慧命得以延續。

三願:中華民國,各省各縣,文武長官,擁護佛法。

偉大的佛陀,在初期的教團並沒有樹立政治的力量,他把護法的責任付託給王宮大臣,讓政治家來護持佛法,如頻婆娑羅王、波斯匿王等,都是佛教的護法。因此在佛陀的時代,佛法的傳布非常迅速而普遍。所以,我也祈願中華民國各省各縣的文武長官,都能擁護佛教、護持佛法。

四願:三寶門中,七眾弟子,同心協力,為法為人。

佛教的三寶弟子有七眾,即: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式叉摩那、優婆塞、優婆夷。比丘、比丘尼是出家受戒的男眾和女眾;沙彌、沙彌尼,一般是指未成年的出家眾。式叉摩那就是女子在出家學道之前,必須經過二年的觀察期,在佛門中帶髮修行,主要是不希望有男女婚姻關係的有妊女子再到佛門中出家,破壞佛門規矩。優婆塞、優婆夷,又名近事男、近事女,就是親近侍奉三寶學道的在家男子和女子。

七眾弟子最要緊的就是同心協力為佛法、為大眾,出家眾修道、辦道,宣揚教義;在家眾求福、服務,護持道場,互相配合,才能廣度眾生。

五願:生身父母,歷代怨親,仗佛光明,頓超極樂。

歷世的父母,累劫的冤業,不管他與我過去是親是怨,我們都應該要以平等心來祈願,祈願他們仗佛光明,得以早日往生極樂淨土。我說這是三十年前所發的願,當時我才二十多歲,所以下面的願就帶有一些青年人的口氣了。

六願:冬烘長老,頑固僧閥,認清時代,多做佛事。

佛教裡面有很多老和尚都稱為長老,不過他們不能認清時代,思想落伍,所以就稱他們很「冬烘」。我在二十歲以前,沒有看過報紙,我就讀的佛教學院,看報紙就要開除;我們也沒有用過鋼筆,用鋼筆寫字也要開除;我們沒有看過社會上的書籍,沒有人戴表,如果戴一隻手表被發現了,幾乎是罪大惡極的事。我一直到了二十六歲才使用電燈,你們一定很難想像。各位都知道,手錶是用來知道時間的,現在不但鋼筆、原子筆也很平常,書報、雜誌是非看不可的;就是我們的學生,還要鼓勵他們看;唯有如此,才能知道世間的動態。所以,對於過去那許多不能進步的人,實在是「冬烘長老」。

所謂「頑固僧閥」,有些人住了寺廟,就把寺廟當成是自己所有,不肯拿出來貢獻佛教,弘法利生。譬如很多的住持思想頑固,收了徒弟,不准念書,唯恐他們念了書,將來有學問就會看不起師父;要出家,十年之內不准受戒,唯恐受了戒,就會四處雲遊參學去。所以,一般青年在那許多頑固的師父壓力之下,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因此阻礙了佛教的進步。為此,我就這樣祈願,祈願那許多冬烘長老、頑固僧閥,要認清這個時代,做弘法利生的佛事。(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