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3】隨堂開示錄98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2-26
  • 圖說:2010年10月,慶祝佛光大學10周年校慶,星雲大師接受校長楊朝祥呈交的佛光大學建校10周年紀念校史。 圖/邱麗玥提供

  • 圖說:佛光大學校園美景。 圖/資料照片提供

講座論壇10

佛光大學的建校精神3-3

佛光大學立校精神研討會

時間:2003年6月21日.地點:宜蘭佛光大學雲起樓國際會議廳

二十五年前,我辦普門高中時,也曾親自去教課。第一堂課上課鐘響,學生才喊完「起立、敬禮、坐下」,大家一坐下來,我就覺得不得辦法再講下去了。為什麼?有的人剪指甲、有的人削鉛筆、有的人繫鞋帶、傳紙條、看天花板……這教我怎麼講話呢?我到底是對誰講呢?所以,上了那麼一堂課之後,從此我就沒有再去上課了。

我們在佛光山辦有出家人教育的叢林學院,如果各位老師不嫌棄,在社會上的學校教得不高興了,也可以到我們的叢林學院教書,一定能給你們帶來歡喜。為什麼?因為這裡的學生真正是表現出叢林大學學生的樣子,老師站在台上講課,學生在台下都很專注聆聽,這才是受教啊!

為什麼有的學生考大學、高中考不取?因為他平時沒有養成專心聽課的習慣。做一個學生要先學會聽,把話聽進去,在佛教的說法,要將法水灌注到心田裡,也得要自己的心如容器般可以納受,不能讓它漏了。不過,許多人倒也不是「漏」,而是根本沒有聽,過去人家說「東邊的耳朵進,西邊的耳朵出」,現在不是了,聲音在耳朵外就被擋住了。

今後要讓學生會聽,不聽就讓他睡覺去。我在辦沙彌學園的時候,有一些沙彌調皮,犯了過失,按照過去叢林的作法,沙彌調皮就是罰跪或罰拜佛,可是我認為拜佛是很光榮的一件事,應該是自己主動去拜,怎麼會變成處罰的工具?這不對啊!因此,我就反其道而行,哪一個人犯錯了,就罰他不准拜佛。或許他會想:「不用拜佛,很好啊!」不准拜佛,那要做什麼呢?我就罰他睡覺。當然,最初他也很得意,「睡覺多舒服啊!」但是當他睡在床上,聽到大家做早課,念經、唱讚的音聲時,心裡就會感到不安了,開始反省:原來睡覺是處罰,拜佛才是光榮啊!

講這些話的意思是,我們在體用上,在做人處事、行事作為等方面要做調整。像最近佛光山編藏處要招收編藏人員,條件是文學系畢業、會寫文章、懂得分段標點,確實有許多人來報名,但他們最關心的問題都是周休幾日。我們也坦白地說:「我們一星期休假一天,禮拜天休假。」他一聽,也不問多少待遇,人就走了。可見得現代人已經把休假列為第一需要。

社會的觀念逐漸在改變。有一次我到美國,有個老闆的女兒,已經三十多歲,父母叫他嫁人,他不肯。後來媽媽沒有辦法,就告訴他:「那你出家吧。」他說:「我不要。」天下父母心,女兒三十多歲了,老是待在家裡做什麼?未來怎麼辦呢?這個媽媽就跑來找我,要我勸勸他的女兒出家。出家是要自己發心的,哪裡是人家叫的呢?不過,既然是人家父母的希望,我也就跟他談談話了解情況。我問他:「張小姐啊!你怎麼不嫁人呢?」「我才不要嫁給現在的查甫(男人)!」「為什麼?現在的男人有什麼不好嗎?」「現在的查甫(男人)沒有幽默感。」沒有幽默感,就是沒有趣味。

他的這番話,倒是讓我感覺到現代人的觀念改變了。過去的女孩子都希望交往的男士要有錢、長得帥、有學歷、有家世……現在不是了,他要對方有幽默感、能給人歡喜快樂。因此,我們的大學也要培養具有幽默感的學生,幽默是一種智慧,人可以有幽默,但不可以浪蕩、無理、冒犯。

第四、一所行解並重的大學

說到「行解並重」,比方你懂得多少知識?會不會算帳理財?了解怎麼用錢嗎?就算你會得許多技術,但是不會做人,也沒有用呀!就像過去佛教講信佛、拜佛、求佛,現在這些不是最重要了,佛要你信他做什麼?佛要你拜他做什麼?佛要你念他做什麼?即使你不信他,他也不會少什麼。重要的是,你要「行佛」。

行佛是什麼?例如:佛慈悲,你有慈悲嗎?佛明理,你有明理嗎?佛擁有大智慧、大慈悲、大勇敢,你都有嗎?人間佛教強調「菩提心」,你有發菩提心嗎?

什麼是「菩提心」?就像范仲淹所說:「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又如張載說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試想:我們有這種「民胞物與」的精神嗎?一個人不為歷史、不為家族榮耀、不為光宗耀祖、不為人類光輝的事業奮鬥,是自私的。人生不應該只想著自己要賺多少錢、要獲得多少薪水、要找什麼結婚對象……當然不是說這些不重要,只是光有這些還是不夠的,最重要的是,你所奮鬥的,要能有未來、要能普遍、要長久存在。人生的意義,在於個人的生命要和大家的生命同體共生、互榮互惠。

我們辦的佛光大學,不像理工科那樣教學生計算財富的擁有,這或許有不足的地方,但是我們在行解、體驗、人文、能量上,要能多給學生一點,這也是我想要辦學的理念。我在《普門學報》發表了一篇〈佛教興學的往事與未來〉,你們可以參考。當然,我辦大學並不是為了傳教的。雖然這樣,彼此也要互相尊重,何況傳教也不是什麼不好,有的人會說:「我們不信宗教。」何必避得遠遠的呢?即使信宗教,也沒有罪過啊!當然,一定要信宗教不可嗎?倒也不必那麼執著,但是一定說不要信宗教嗎?也沒有那麼嚴重。在我的個性,是有也好、無也好,不過我心中有數、心中有主,知道自己需要什麼。

讓學子找到自己心中的主人很重要。無論你信基督、信天主或信佛,信比不信好。即使迷信,那也還好,至少還有個「信」,如果不信,你就什麼都沒有了。就像過去許多愛國志士為國家、為主義犧牲,其實那也是迷信,因為他是無條件、沒有理由、心甘情願地奉獻。

佛光大學還小,才三歲,未來的開展,留待很多大學者來開闊思想。不過,倒也不一定要每個人都有很大的學問,就像李遠哲先生說的一句話:「學問很好,不見得做人很好啊!」這很有道理,我們要把人做好。祝福大家。謝謝!(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