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23】隨堂開示錄97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0-02-25
  • 圖說:2008年9月5日,星雲大師在佛光大學開學典禮上,勉勵新鮮人擁有道德、正派、智慧與慈悲。 圖/資料照片提供

  • 圖說:1990年,星雲大師到宜蘭礁溪林美山勘查佛光大學建校用地,昔日的原始山林,今已成為風光優美的森林大學。圖為佛光大學懷恩館。 圖/資料照片提供

講座論壇10

佛光大學的建校精神3-2

佛光大學立校精神研討會

時間:2003年6月21日.地點:宜蘭佛光大學雲起樓國際會議廳

我相信三十年風水輪流轉,科技、理工發展到最後,它必定要回頭。因為沒有人文素養,可以說就不像人,就不美、不高,沒有意境,就流於庸俗。我們倒不是說要把學生教育為宗教徒,至少將他教成一個「人」,以人為本,這個人要講究讀書,有書香,有氣質,有藝文的素養。所以,我覺得文學、歷史、文化、哲學,實在是人間至寶,是值得傳承的。科學理工都在變化,唯有美、道,永遠可以流傳。你看唐詩、漢賦、宋詞、元曲,縱使是幾千年以前的了,但是到現在我們念來,仍然津津有味,不會被世間淘汰。反觀電腦、大哥大,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不斷地被淘汰,禁不起時間的考驗。所以,我們不可以輕易地讓人文素養消逝。

孔子的弟子顏回「一簞食,一瓢飲,居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為什麼生活那麼樣艱困,他還是那麼快樂?因為他的心裡有人文素養。現代經濟蕭條,到哪裡去找能源?上天,是太陽能;下地,是石油,但真正的能源是我們的心。假如我們的心能跟藝文素養結合,發展出來的財富,發展出來的觀念、樂趣是無窮無盡的。

第二、一所有能量的大學

我們佛光大學要發展成一所有能量的大學。政治上的能力、經濟上的能力……擁有各種特長,能幹的人很多,但是有量的人就不是很多。有能的人更要有量。「量」是什麼?量是度量、容量,度量大了,就如虛空無限、無量、無邊。過去我們形容人「大人有大量」、「宰相肚裡能撐船」,這就是量。

人不同於畜生,除了「能」以外,就是要有「量」,精神世界要提升、要擴大。貓狗為了吃一碗飯,看到對方比自己吃的多,瞪大眼睛就要和對方鬥爭。但是人可以不計較,對待朋友,可以多一點給你,自己少一點沒有關係。

所以,我們培養一些青年走到社會上去,要讓他有「能」、有「量」。一個人就是有才華、有能力,做到了經理,不過他沒有量,不能包容人;或者讓他做了官,做了鎮長或縣長,不能包容其他的不同意見,也就難以成就大事。現在的社會所以有那麼多紛爭,鬥來鬥去,就是因為大家沒有量。尤其每到選舉的時候,候選人互罵。我都想,如果有一個人出來選舉而不罵人,可以讚美敵人,說對手有什麼本領、高明在什麼地方,假如有這種人,就可以選他。中國人的劣根性就是「自讚毀他」,喜歡讚揚自己,毀謗他人,現在整個社會的風氣,就是不惜一切地稱讚自己,毀謗他人。

有人形容日本人比中國人好一點。為什麼?因為他們的性格像鴨子。你看日本的旅行團,帶隊者只要拿一面小旗子,旗子揮到哪裡,後面的人就跟著走,統統不會講話。中國人則是公雞的性格,什麼叫公雞的性格?只要有一隻公雞喔喔叫,頭抬起來,其他的公雞就會把牠啄下去。為什麼?見不得別人好,不肯與人為善。

所以,佛教徒的修行,不一定只是念佛、拜佛而已,還要會讚歎。像佛門唱讚偈、唱梵唄,也就是歌頌、讚歎的意思。假如現在我們要培養能力,當然得要靠老師教導,至於培養氣質、氣度、度量,則還得要靠自己。這也是我們佛光大學要培養的人才。

再說從事世間的事業,有「能」也很要緊。所以,我也希望佛光大學的學生,在各個老師的教授之下,都成為萬能,不只上帝是萬能的,每一個人都可以像上帝一樣的萬能,可以能大能小、能前能後、能有能無、能進能退、能勇能弱,禁得起挫折。讓我們佛光大學的青年,都能承受得起一些壓力,培養另外一方面的承擔力。

有時候我們總會聽人說:「某個人一點用都沒有。」但他能包容你、接受你,至少是有那麼一點量了。世間上很多的洋房都建得很美麗,但它的容量很小,不像大倉庫,可以容納那麼多的東西。所以,凡事要講究能量,就好比我們讚美釋迦牟尼佛,他的量像虛空,可以包容所有一切,什麼都在虛空裡。我覺得一個人一直讓人家包容,很慚愧,自己也要包容別人,要有心量,這才有價值,才是很好的品德。這也就是我要辦的,要讓學生有能量的大學。

第三、一所體用兼備的大學

在佛教講,所謂「體」,就是內在的本體,「用」就是活用。進一步說,「體」是我們的良心、道德,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要從自己的本心出發,要有道德心,講究人格、講究信用、講究道義。即使是儒家,也講求禮義廉恥、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四維八德」,因為這是人本有的精神。如果我們能把本有的「體」運用到生活裡,做人處事就會有優雅的風姿、風度,講話就會口出善美的語言,裡外就能一如。在社會上,有的人長得英俊、漂亮,但是卻不得人家喜歡,為什麼?因為他體用不全,人緣不具;相反地,有的人雖然面貌不漂亮,但是人人歡喜與他相處,為什麼?因為他散發出的氣質,自然地讓人想要親近他、聽他講話,覺得與他共事有一種樂趣。

以教育的立場來說,「體」就是重視思想的教育,「用」就是重視生活的教育。如果教育不能淨化人的思想,不能變化人的氣質,不能改變人偏激、古怪、自私的想法,對於他的為人行事、衣食住行、行住坐臥,都沒有一定的規範,那表示我們的教育不成功。所以,很希望老師們對學生能有適度的規範,雖然說大學是學風自由,但是自由並不是妨害別人,不正經、不正派、流氣、講話不實在,這些都不是自由,也沒有美感。期望未來佛光大學的學生,能有內在的美德、氣質,以及外在的優雅風度。

我跟校長說,我們的學校最好能夠讓老師、學生生活在一起,身教重於言教。現今這個社會,老師和學生之間缺少師生倫理,我聽徒眾說起他在日本留學時,學生跟老教授爭電梯、爭座位、搶先吃飯,完全沒有一點尊師重道精神的情況,感到很訝異,似乎日本社會也慢慢在改變,從好的變不好。過去我在大學授課也有好幾年,但是後來實在不高興教了。為什麼?我在台上聲嘶力竭地講課,學生卻把腿蹺到桌子上,甚至還抽香菸,這要我怎麼講得下去呢?對這樣的學生講課,也覺得自己沒有人格、沒有出息,何況我並不是為了生活、為了職業才來教書的,最後索性就不教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