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1年09月27日 星期一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0】人海慈航:怎樣知道有觀世音菩薩27/附編③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0】人海慈航:怎樣知道有觀世音菩薩27/附編③

【作者:永寧法師、李麗珠、潘云珍】 2021-03-13
慈悲示現 苦難眾生增信心

大悲觀音

文/永寧法師(菲律賓佛光山萬年寺監寺)

自從母親(林張簡綢居士)嫁給父親後,就經常夢見金黃色坐姿的西方三聖,她常想:「如果真的有如此莊嚴的佛像,一定要請回家供奉。」

可是父親是公務人員,薪水只夠養家餬口,母親只能勉強請一張立姿的西方三聖圖像供奉。

二十幾年後,我從佛光山請了佛像送給母親,母親驚喜訝異地直問:「你怎麼知道我要找這三尊佛像?」並且激動地說:「這就是我二十幾年前夢見的佛菩薩。」

母親長年為痛風所苦,經常痛得無法走路。有一天中午,她在睡夢中見到一位身穿白衣,佩戴瓔珞,相貌莊嚴的婦女問他:「妳哪裡不舒服?我幫你指壓,很快就好了。」

母親半信半疑地問道:「真的嗎?」

「真的。」

母親指著腳說:「我的腳多年來為痛風所苦,疼痛不已。」

那位婦女為母親按摩了一下,說:「現在可以走了。」

母親從夢中醒來,下床行走,腳果真不痛了。

後來,母親來山參加「大悲懺法會」,當母親見到大悲殿的觀世音菩薩,驚喜地對父親說:「那天夢裡為我按摩腳的婦女,原來就是大悲殿的觀世音菩薩!」

父母住家的對面是服飾店,門外的書架上擺放許多贈閱的善書,如《佛光小叢書》、《金剛經》、〈普門品〉、《覺世旬刊》等。一天夜裡,母親醒來,從二樓望見對面樓下服飾店放善書的書架上放出柔和的七彩光芒,四周燈火通明,甚至停在附近的轎車在燈光照耀下,也都可以清楚地見到車內的方向盤等。就這樣連續三天,母親忍不住提醒老闆娘:「晚上記得要關燈哦!」

老闆娘回說:「那裡的燈一向都是關著的,從來沒有開過呀!」

母親說:「你們放善書的廊下已經好幾天晚上都燈火通明,要不妳晚上再看看。」結果,老闆娘整晚什麼都沒看到。母親這才明白,那不是沒關燈,而是經書放光。

二○○五年,母親和鳳山禪淨中心的師姐們前往江蘇揚州,參加鑑真圖書館奠基典禮,飛機在飛往香港的途中遇上亂流,搖晃得很厲害,母親與同行的信眾們緊張得直念阿彌陀佛聖號。無意間,母親望向機外,「啊!是蓮花,好漂亮,大家快看。」

原來機翼上竟浮現一朵一朵的蓮花,坐在她身旁的洪美玲師姐看得目瞪口呆,「你看!大如車輪的蓮花,有黃色、粉紅色、橙色,七彩繽紛,還放出光明,非常莊嚴清淨。」在念佛聲中,讚歎聲裡,飛機終於穩定下來。

佛菩薩總是以種種方便慈悲示現,給予苦難的眾生信心。

放下自在

文/李麗珠(國際佛光會台南成功分會顧問)

一九九四年,我和同修史鴻堯親近佛光山台南講堂學佛,翌年成立國際佛光會台南成功分會,鴻堯任會長,我擔任祕書。四年期滿,鴻堯又任大台南區督導委員會主委、中華總會第七屆理事,一路走來,得到很多的成長。

二○○五年初,我因疑似罹患肺腺癌而開刀。開刀前一天,醫生帶我到加護病房,指著病床說:「史太太,明天開完刀之後,依慣例,我們會將您送到這裡,為了您的安全,我們會把您的手腳暫時綁住。」我聽了頭皮發麻,全身起雞皮疙瘩,心裡不斷地吶喊:「我不要進加護病房。」

回到病房,雖然是六十幾歲的人了,經歷數不清的大風大浪,嘗盡人間酸甜苦辣,但是恐懼卻仍像大浪般無情地撲來。回想一九九六年,我移植一枚腎臟給弟弟,仰仗佛力加持,一切順利,後來弟弟卻因一時大意,遭細菌感染而住進加護病房,四十九天後往生。從此「加護病房」成了我心中噩夢。

那晚,我徹夜難眠,只有不斷地念佛。次日清晨,我諷誦〈普門品〉,向觀世音菩薩求助:「菩薩,我不要進加護病房。」眼淚直流,後來更感受到和菩薩接心而號啕大哭。

手術期間,鴻堯和法師們為我持誦〈藥師咒〉祝禱。當我被推出手術房外,似睡似醒間,聽到護士喊著:「李麗珠的家屬,送普通病房。」忐忑不安的心終於放下,不禁雙手合十,感謝觀世音菩薩的保佑,使我破例直接住進普通病房。

報告出爐,證實是已經轉移的第四期肺腺癌。二○○六年四月,開始接受化療,療程進行一半,體力虛弱,我決定參加佛光山四十周年三步一拜朝山活動。朝山時,沿路在隊伍旁照顧關心大眾的醫療組法師,見我光著頭,問我:「妳在作化療?」

「是的。」我點點頭。

「妳身體虛弱,朝山人多,恐怕對妳有危險,等身體好一點再參加吧。」法師建議。

法師的好意並未稍減我對朝山的熱忱,每逢星期六、日清晨,杜姿慧師姐從台南開車帶我到佛光山持續朝山,原本虛弱的身體,竟然一次比一次好,而化療後掉光的頭髮,也重新長得濃密。誠如佛經所說,禮佛能令色力增長。因此,許多朋友見到我都說:「你不像作過化療的重症患者。」每次朝山,我都用感恩、懺悔、發願、回向的心,恭敬虔誠地禮拜佛陀。

九月二十四日,是我第十七次參加朝山。當天朝山禮佛的人特別多,不二門前站滿來自各國的虔誠信眾。同樣地,我也以一顆恭敬虔誠的心來禮拜諸佛菩薩,懺悔往昔所造諸惡業。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朝拜,大眾抵達大雄寶殿前成佛大道回向,當唱誦「自皈依佛,當願眾生……」,過去我習慣閉著眼睛,專心唱誦,此時我卻自然地抬頭仰望天空,「咦!」天上的雲彩現出半身接引佛,佛陀展開奇大無比的雙手接引眾生,唱完「體解大道,發無上心」之後,隨著引磬聲拜下、起身,再度抬頭仰望,佛陀還在,我趕緊告訴站在身旁的吳滿子師姐。

接著又唱:「自皈依法,當願眾生……」我往天上望去,佛首變成一朵巨大無比、層次分明的立體蓮花,籠罩現場的二千多人,我與吳滿子師姐異口同聲喊道:「蓮花。」「……深入經藏,智慧如海。」再拜下去,我掉下感動的眼淚。

當回向偈「慈悲喜捨遍法界……」聲起,蓮花緩緩消失。此時左邊雲端迅速升起一道白雲,化成一尊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但剎那隨即消逝。這時回向偈也唱完了,我以滿懷的慚愧,感恩佛陀讓我在病苦中見到瑞相,增強我在佛道上的信心,並深刻體悟「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希望更多人能進入佛門,共成佛道,並回向國家社會能安定吉祥。

從四十九歲開始學佛,至今六十二歲,一路走來,感謝星雲大師、佛光山許多法師、全體大眾的接引教導,給予我們這麼好的朝山修持法門,我當下再次發願:「趁我現在體力還好,我會再繼續參加朝山。」

十幾年來,我和同修將佛法應用在事業經營及家庭生活上,彼此扶持勉勵。目前雖然尚在抗癌中,與病為友,但我們並未退失道心,不管未來還有多少歲月,我將永遠護持三寶、護持常住。

二○○六年底,我們將從平日共修的台南禪淨中心遷至南台別院活動,祈求佛陀加被,讓我能有更多的時間參與護持南台別院,弘揚人間佛教。而《佛光山靈感錄》的每一篇感應,都令我感動受用,我發願要繼續助印,讓更多人得到佛陀的加持。

觀音前導

文/潘云珍(佛光山沙巴禪淨中心)

二○○五年七月十七日,強烈颱風「海棠」來襲,馬來西亞亞庇從下午二點起,持續下了八小時的傾盆大雨,破壞學校、民宅、橋梁、道路,奪走數條人命,災情慘重為五十年來首見。在沙巴州的首府亞庇市,許多低窪地區也開始浸水了。

鄭美楓和先生司徒偉新同在亞庇市區上班。到了下班時刻,雨勢突然轉小,夫婦倆迅速地收拾行囊,準備回家。

想不到,才剛上路,馬路上車子卻已大排長龍。平時回家只要一小時的車程,今天卻足足開了兩個小時,依然如烏龜一樣,在路上慢慢爬行。漸漸地,天色整個暗下來,雨勢再度轉強,雨刷不停地擺動,人又餓又累。

「偉新!你看,快到家了,轉個小路,馬上就到家了。」美楓正慶幸著,哪裡知道才一眨眼功夫,水位急速升高,一時之間,分不清東西南北,只有依靠街燈及前面的車輛引導,才能前進。

不久,美楓驚覺到:路上只剩下他們的車,照明的路燈也完全熄滅了,四周黑漆漆的一片,除了水,什麼也看不見。更可怕的是,路不見了,車子卻好像開在「河」上一樣。水位愈漲愈高,水流也愈來愈湍急,車子彷彿在水上漂浮,美楓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先生惶恐地問:「路在哪裡?溝渠在何方?萬一車子掉進溝渠或熄火了,怎麼辦呢?」

美楓和偉新於一九九八年親近佛光山沙巴禪淨中心,皈依受戒,是虔誠熱心的佛教義工。偉新於二○○○年至二○○四年擔任國際佛光會沙巴協會亞庇分會的會長,熱心會務,現任亞庇分會的督導。因此,在這極度恐慌與無助的時候,平日精進行佛的夫婦,恍然想到該提起正念,定下心來,稱念「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的聖號。

這一念,好比一個飽受驚嚇的小孩投入慈母的懷抱,有了安全的依靠,身體慢慢放鬆,不再顫抖。兩人繼續齊聲虔誠稱念觀音聖號。突然,車後出現燈光,一輛小型客貨車竟然快速地超越他們,車上的乘客還笑著向他們揮手,不即不離地在前面帶路。

美楓喜極而泣,感謝菩薩的庇佑,同時祈求菩薩保佑前面的客貨車平安抵達目的地。就這樣,觀世音菩薩的聖號就好比一盞明燈,指引著他們勇敢地前進,脫離險境,返抵家園。

心有餘悸的美楓,次日看到新聞報導,在他們前一晚經過的路上,不少車子拋錨,乃至被洪水沖進溝渠,更有人在這一場豪雨中斷送寶貴的生命,財務損失更是無法計算。回想觀世音菩薩在強風暴雨中的指引、護航,正如佛經上所說:每一個眾生都是佛陀的獨子。吾人何其有幸,蒙佛菩薩無微不至的關照。
12345678910第1 / 35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