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1年04月11日 星期日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0】人海慈航:怎樣知道有觀世音菩薩25附編 ①╱觀世音菩薩與佛光人的故事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0】人海慈航:怎樣知道有觀世音菩薩25附編 ①╱觀世音菩薩與佛光人的故事

【作者:符芝瑛、謝仁興】 2021-03-06
觀音施無畏

文/符芝瑛(作家、時任人間福報社長)

我與佛光山的因緣起於文字,前後十二年總共寫了三本關於佛光山,關於星雲大師的書籍,分別是《傳燈──星雲大師傳》,開始於一九九三年四月,出版於一九九五年元月;《薪火──佛光山承先啟後的故事》,開始於一九九六年元月,出版於一九九七年四月;《雲水日月──星雲大師傳》,開始於二○○四年十一月,出版於二○○六年三月。

而一次令我永生難忘的經驗就是發生在書寫《傳燈》的那個夏天。

一九九四年夏天,聽說我即將開始撰寫《傳燈》一書,身為讀書人及寫書人的星雲大師將心比心,在我還沒開口要求之前就主動表示,弟子為紀念他當年在宜蘭圓明寺伏地寫完《十大弟子傳》,在圓明寺的半山腰建了一間小小的關房,若我不嫌棄,願意提供給我作為閉關寫作之用。

真是「現成一段西來意」,我欣然接受,並且帶著大包資料與簡單行囊,來到台灣東北角美麗的山城。

剛在圓明寺落腳,滿運法師及覺年法師就告訴我今晚有颱風來襲,是否暫且住在寺中,但我想趕快開筆,表示還是住進關房。他們不好勉強,細心為我準備了蠟燭、清水,以備不時之需。

當晚,果真停電了,強烈颱風突破太平洋缺口,順著蘭陽溪,勢如破竹,夜色愈來愈濃,風雨也愈來愈猛。我是個城裡孩子,第一次獨自住在半山腰上的小房子,本有些忐忑,隨著陣陣狂風暴雨夾擊的啪啪刺耳聲響,從忐忑變成驚慌,變成恐懼,雖然疲累得眼睛睜不開,卻不敢躺在床上,真怕小房子會被整個連地拔起。

就在這個時候,燭光搖曳中,我發現書桌前掛著一幅觀世音菩薩的畫像,身影飄逸,雙足沒於海浪之中,卻非常沉穩寧靜。我開始不純熟的祈求觀世音菩薩保佑我度過這個無眠的颱風夜,不要讓我「壯志未酬身先死」。一心不亂的祈求,天色濛濛泛白,我極度疲累,蜷縮著睡去,口中還喃喃誦念「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

一個多小時之後,被一陣尖銳的聲音喚醒,原來山下雷音寺的師兄帶著電鋸鋸開阻隔山路樹幹,把我拯救下山。在我心目中,他們如同觀世音菩薩的化身,救苦救難來了!

後來讀〈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才真正了解「一心稱觀世音菩薩名號,是菩薩能以無畏施於眾生」的含義。那個颱風夜,觀世音菩薩讓我無畏安心。


念觀音,免水難

文/謝仁興(國際佛光會南區協會理事)

一九六五年,炎熱的六月底,下班後用過晚餐,太陽還高掛空中,公司裡十幾位年輕的同事相邀到旗津外海游泳。我原以旱鴨子為由推辭,同事們卻異口同聲地說:「不會游泳更要去練習,好向旱鴨子說拜拜。」於是大夥兒聲勢浩蕩,直奔外海。

起初我在淺灘處勤奮地練游,希望很快就能學會,隨著夕陽西下,天色逐漸昏暗,風一陣強過一陣地吹來,海浪也跟著一浪高過一浪,我開始覺得疲倦,感受一股寒意,這時一個大浪打來,心想:「乘著大浪,上岸休息。」於是兩眼一閉,隨浪漂流。

過了好一會兒,似乎已經超過預計上岸的時間,卻還沒到達岸邊,心中有些疑惑,睜眼一看,不覺大驚失色,我竟然離岸邊更遠。本來海水只到腰際,現在卻深及頸部,呼吸倍感困難,無情的瘋狗浪一波波打過來,頓時陷入險境。於是趕快向附近的同事們做出求救訊號。五、六位同事見狀,快速馳援,在慌亂中,一位同事被我踢中腹部,疼痛難耐,先行上岸休息,其餘的同事則繼續奮力搶救。不過風浪實在太大,水流又急,一群人就這樣被浪帶出外海,離岸邊更遠了。情況不妙,我心裡想:「不能連累這些人。」於是堅持地說:「請你們快回岸上求援,或找長的繩子來幫我。」其實我心裡知道,這只是藉口,只要他們一離開,要再相見,恐怕只能寄望來生。

剩下一個人在海上載浮載沉,心裡反而平靜許多,灌飽了海水,全身無力,內心突然生起愧疚:「親愛的爸爸、媽媽,孩子還沒有來得及向你們禮拜告別,感謝養育之恩,就要在人間消失了,實在很對不起;結婚未滿周年的太太秀蘭,我也很抱歉,無法向你說聲再見,只有等待來生再續前緣。我這一生就這樣結束了。」

想著想著,不經意間,竟開口稱念「南無觀世音菩薩」的聖號,在稱念第二句時,腳尖感覺踩到沙:「啊!真是不可思議,我一定要活下去。」我的意識猛然清醒,隨著海浪的節奏調適,浪高時潛入海底,兩腳往沙裡鑽;浪低時將頭伸出海面呼吸。這樣的動作一方面可保持不再被海浪沖走,一方面可補足氧氣等待救援。

過了一段時間,突然聽到有人說:「班長!您還清醒嗎?如果還清醒,請點點頭。」我拚命地點頭,同事小黃高興地歡呼起來,並說:「我帶來排球,只要你看準,緊緊抱住排球,我在後面推你上岸,我們就可以得救,千萬不可以抱到我。」我猛點頭。

當我抱住排球時,整個身體往上提,又一個強浪從後面打來。這一來,我剛好在浪的頂端,口中的海水頓時成水柱狀往外噴,猶如海龍噴水,非常壯觀,永生難忘。海水從體內吐出後,我逐漸有力氣划水,終於被救上岸。

隔天中午,我的體力尚未恢復,不想回宿舍用午餐,只在附近吃些麵食。突然,有一股預感,秀蘭會來找我,轉頭一看,果然出現她的背影。一見面,她盯著我直看,問我:「你怎麼了?」

我故作鎮定地回說:「沒有啊!我不是好端端地坐在這裡,沒怎麼樣。」

她疑惑地說:「昨天下午,我的心頭悶得發慌,非常難受,回房躺了一下,知道自己沒睡著,恍惚之間,看到你被水淹,臉色很難看。後來好像要溺水一般,一直在水裡掙扎,非常恐怖。我被這一幕嚇醒,全身冒冷汗,於是立刻起身到佛堂誦經禮佛,祈求菩薩保佑你平安。今天一早把家裡打點好,就趕來看你,真的沒事嗎?」

我怕她和年邁的父母擔心,哪敢據實以告,前一天還拜託同事們封口,其實我內心很震驚。

幾年後,太太才知道此事,並陪我皈依佛門。十幾年來浸淫佛法,深入經藏,在〈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裡得證:「若有持是觀世音菩薩名者,若為大水所漂,稱其名號,即得淺處。」深刻體悟佛菩薩的威神力真的不可思議!在我海難危急時,從未念過佛菩薩聖號,也全然不懂聖號的我,竟然能因稱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而得救。

當時的感應,讓我與同修立誓:願生生世世以最大的熱忱護持佛教,子子孫孫都是虔誠的佛弟子,更要護持佛教。如今女兒妙瑜在佛光山披剃出家,為大眾服務;我和同修都是佛光會會員,以實際行動護持佛教,總算不違本誓。
12345678910第1 / 33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