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1年04月15日 星期四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0】人海慈航:怎樣知道有觀世音菩薩22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10】人海慈航:怎樣知道有觀世音菩薩22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21-02-21
第五章(4)

心念觀世音 能滅諸有苦

⑷若復有人,臨當被害,稱觀世音菩薩名者,彼所執刀杖,尋段段壞,而得解脫。

一九三七年的七月七日,「蘆溝橋事變」揭開了中日戰爭的序幕。

記得同年的農曆十二月十三日,那是一個大雪飄飄的日子,日軍攻進南京城,當時十歲的我,身上扛了一條被單,跟著一般民眾開始了逃亡的日子。

我們一路向北方走,半途看到一百公里外的南京,火光沖天,真是燒紅了半邊天,後來才知道,原來那就是南京的日軍正式展開大屠殺的時刻。

不多久,整個江蘇就全部淪陷了。逃難中,年老的外婆九死一生,不但從日軍刺刀下逃過一劫,也曾經泡在江水中,所幸,靠著一件冬日的棉衣而不致淹死,而能再度逃到興化會合。

這一年年底,日軍全面占領江蘇,外婆掛念家產,想回故居一看。於是,祖孫二人花了兩天時間,步行到江都。這時,江都的小鎮已完全被戰火摧毀,幾成一片瓦礫廢墟。外婆的家比較有規模,倒塌的瓦礫中,餘煙猶嬝嬝上升,而我家的四間草屋,則成為一堆灰燼。

正當我和外婆在居家左右憑弔時,不幸被日軍看見,馬上將外婆帶走。我一路哭喊著在後面跟隨,不知走了多遠,日軍用刺刀攔住我,不准我前進,因此我和外婆就此分開,之後也不知外婆被帶往何方。

年過六十的外婆,幸運地未被日軍處決,而是被帶往營房當伙夫,因為當時人民不是逃光,就是殺光,日軍每日三餐需要很多人手工作,外婆因此得以倖免於難。不過,這也是因為平時外婆信仰觀世音菩薩,而能在日軍的刀槍下逃過一劫。

後來,外婆從日軍的伙夫房偷偷逃了出來,竟然又找到了藏身在死屍堆中的我,我們祖孫得以再見,一路又躲躲藏藏逃到興化,和家中的其他人相聚。

觀音念在心,心念不空過,真的能滅諸有苦!

早在劉宋時代,京城瓦官寺的住持僧洪法師,率領所有沙彌募化銀錢,建造了一座高達一丈六尺長的金身佛像,就在熔鑄即將完成,還來不及開模前,僧洪法師卻被抓起來了!因為當時正值晉朝末年,嚴禁人民使用銅鑄,否則將被懲以死刑。

僧洪因此被關在相府的監獄裡,眼下唯有默誦〈普門品〉,並一心歸命所塑之佛像。一晚,他夢見所鑄的佛像現身獄中,還用手摸摸他的頭,叫他不要煩惱。僧洪看見這尊佛像的胸口,有一尺多長的焦沸銅色。

就在他被處刑的那天,相府的參軍用牛車載他往郊外準備執刑,牛車走到半路時,突然牛奔逃而走,連車子也損壞了!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更改行刑的日子。不久,參軍即接到君王不准殺僧洪的命令,理由是僧洪情有可原。

於是,大難不死的僧洪平安返回寺裡,打開佛像的模一看,佛像的胸前果然有一道焦沸銅色,這下他恍然大悟,更深信菩薩的慈悲力量。

⑸若三千大千國土,滿中夜叉、羅剎欲來惱人,聞其稱觀世音菩薩名者,是諸惡鬼尚不能以惡眼視之,況復加害?

隋朝開皇初年,揚州有一位和尚,法號已經失傳,平時因能誦《涅槃經》,於是頗為驕傲;而在陝西岐州東山下的小村落,有一位沙彌平時常殷勤持誦〈普門品〉。

後來,和尚與沙彌暴斃而亡,同時來到冥府。沒想到冥王竟給沙彌最上等的金座,敬禮備至,給涅槃僧以銀座,在禮數上,就稍微差了一點。和尚因此忿忿不平,便質問沙彌何以能被冥王禮敬。

沙彌答說:「每次誦念〈普門品〉時,我必著淨衣,焚燃名香,咒願完畢後,才開始誦念,長久以來,不敢有所怠慢。」

和尚一聽心中慚愧萬分,趕緊起身拜謝:「我真是罪過,誦念《涅槃經》時,威儀不整,身心也不清淨,如今都驗證了。」

北天竺烏長國那連提黎耶舍三藏法師,十七歲出家,發心尋找名師聽聞正法。後與同伴偕行,前往雪山的北邊修行。當他們抵達雪山的峰頂時,發現峰頂上有兩條道路,一條是荒涼難行的人道,另一條是便利通暢而充滿危險的鬼道。

許多旅行者來到此處,多半會貪圖方便而選擇鬼道前行卻遭殺害。為此,從前有一位聖者便在路口造立一尊毗沙門天王石像,用手指指著人道的方向。

當那連提黎耶舍三藏法師來到這裡時,走在他前面的同伴已誤入鬼道,他在後頭發現了,趕緊持誦觀音神咒。沒想到才相差百步遠,同伴竟被鬼給殺害,而他自己因為持咒的力量得以逃脫鬼難。

後來,他再往前行進時,又遇到山中的搶匪,由於專心地誦念神咒,所有土匪竟對他視若無睹。就這樣循路東走,終於脫離險境。

⑹設復有人,若有罪、若無罪,杻械枷鎖檢繫其身,稱念觀世音菩薩名者,皆悉斷壞即得解脫。

一九四八年,我時年二十一歲,應聘在出家祖庭宜興白塔山大覺寺邊上的一間國民小學擔任校長。為了振興佛教,在我的生涯規劃中,早就希望為佛教開辦一間農場和一所國民義務學校。這是我期望已久的工作,如今有了這個機會,我自然全力以赴。

可惜,當時國共戰爭又起,我的祖庭大覺寺,白天國民黨的軍隊不斷進出,到了夜晚,共產黨的人員也展開活動。經常在學校上課,聽到「砰」一聲槍響,知道附近又槍殺人了。不管白天或深夜,經常聽到狗吠,都讓人膽顫心驚。

一九四八年的二月,我在半夜裡被人叫醒,睜開雙眼一看,幾十個武裝軍士,個個用長槍短槍對著我,喝令道:「不要動!」

大約一個小時後,我被帶到一所空屋,裡面早已綑綁了數十人。我一到達,其中一個看起來像是長官的樣子,大吼一聲:「把他吊起來!」所謂吊起來,就是用繩子扣著兩手的大拇指,懸掛在空中。

我當時一聽,心想這下可能要受苦了。但隨即看到他身旁的一位同伴,在他耳邊耳語兩句,他馬上說不要吊我,只把我綑綁在一旁。

於是,我就待在這間空屋子裡,今天看到槍斃兩個人,明天看到原本健康的人,好端端地被帶出去,不多久就皮開肉綻地被用門板抬了回來。

就這樣到了第十一天,忽然叫到我的名字,我被用繩索綑綁著帶出空屋,也不知道將會被帶往何處?只見一路上,五步一哨,十步一崗,大家如臨大敵一般,我心想,這必定是要把我綁赴刑場,應該是要被槍決了。

當時天色灰濛濛一片,我並不畏懼,只是感到壯志未酬,萬分遺憾。想著想著,已被帶到另一間屋子,只見裡面放著各種刑具,我以為免不了要受刑罰,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完全出乎意料之外,那位長官竟然當場釋放了我。

一九四九年夏天我來到台灣,因沒有入台證,幸經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先生的尊翁,時任警民協會會長吳鴻麟老先生出面作保,我才得以獲准留台。

但是,當時台灣省政府聽信廣播,說大陸派遣五百位僧侶到台灣從事間諜工作,因此我和一群來自大陸的僧青年,不分青紅皂白就被分別關在台北、桃園等地。其中,慈航法師被關在台北,我和律航法師等一行十餘人被關進桃園的一所倉庫。

有一天,忽然傳來命令,將我們綁起來拉去遊街。大約走了一個多小時的路程,來到一所警察局,裡面一人見狀,大罵一聲:「誰叫你們把這些和尚帶來的,趕快帶回去!」

於是,我們又被帶回倉庫,在裡面住了二十三天。最後幸經孫立人將軍的夫人孫張清揚女士、曾任台灣省主席吳國禎先生的父親吳經明老先生,以及立法委員董正之先生、監察委員丁俊生先生等人營救,才把我們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

而這兩次牢獄之災奇蹟似的解除,我想是平時信仰觀世音菩薩,持念觀世音菩薩名號而得到他冥冥中的救護。

⑺若三千大千國土,滿中怨賊,有一商主,將諸商人,齎持重寶,經過險路,其中一人,作是唱言:「諸善男子,勿得恐怖,汝等應當一心稱觀世音菩薩名號,是菩薩能以無畏施於眾生;汝等若稱名者,於此怨賊,當得解脫。」眾商人聞,俱發聲言:「南無觀世音菩薩!」稱其名故即得解脫。

其實不論是大火或大水,乃至惡鬼、刀槍、杻械,更深一層的涵義,都是心中之賊所作。

有一則著名的禪宗公案如下:

利蹤禪師有一回在深夜裡,站在僧堂前大聲喊叫:「有賊!有賊!」

叫聲驚動了堂內所有僧眾,這時,一名學僧剛好跑出來,利蹤禪師一把就抓住他:「糾察師父!我抓到賊了。」

學僧趕緊推拒:「禪師!你弄錯了,我不是賊!」

但利蹤卻不放手,仍然嚷著:「是就是,為什麼不肯承擔?」

學僧驚嚇得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利蹤禪師口誦一偈:「三十年來住子湖,二時齋粥氣力粗;無事上山行一轉,借問時人會也無?」

明朝王陽明先生曾說:「擒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一個人在日常生活中,常用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向外執取色、聲、香、味、觸、法等六塵欲樂,引生種種煩惱痛苦。而三十年來的修行,每日的二時粥飯,不都是為了降伏心中的盜賊,若能如此領會,上山一轉,心賊一捉,佛法就此當下了!

利蹤禪師對禪者的一番考驗,實在是禪師的大機大用。
12345678910第1 / 33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