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通訊社

2020年11月25日 星期三
星雲大師全集
首頁 >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增補】我與大師272

大師專區

【星雲大師全集增補】我與大師272

【作者:楊威(英國社會科學院院士)】 2020-10-27
人間佛教、家與國

外公、大師與我的七十年因緣 2-1

我最初了解星雲大師是從鳳凰衛視。二○○六年,因為母親要來英國參加我的博士畢業典禮,我從有線電視網絡特意訂了中文台給她。那時常常看到大師的節目,更看到他因為對於社會的卓越貢獻而屢屢獲獎,我由衷地讚歎和欽佩他,能夠把曾經藏於深山古剎的佛教,做到如此的主流,並有如此的宣傳力度。

我對佛教沒有什麼機會接觸,更沒有機會聽聞佛法,但小時候很喜歡看佛教偈子和高僧們禪機對話的故事,總假想我就是故事中的人物,我該如何作答。在我心中,佛教是智慧、純潔和崇高的代名詞,是心靈中的一片淨土。

二○一二或二○一三年的某一天,那時剛開始在大陸做城市規畫項目,我在機場的書店買了一本大師的《捨得》,準備在飛機上讀,令我意外的是,居然在書中看到了外公的名字──丁俊生。

我對外公知之甚少,只知道他的名字和他曾是台灣的監察委員。原來,一九四九年,也是剛到台灣不久的外公,同孫立人將軍的夫人孫張清揚女士、曾任台灣省主席吳國禎先生的父親吳經明老先生,以及立法委員董正之先生共同營救了剛從大陸到台灣的,包括慈航法師、律航法師、星雲大師等被無故解押的眾多僧侶。那時的大師還是一位年輕法師,只有二十二歲的年紀。

外公同外婆去台灣的時候,我母親才十二歲,同兩個哥哥紹曾、紹淵和弟弟紹光,因為學業的緣故,一起留在了北京,誰又能想到竟是從此天人永隔。外公在七○年代末,曾經輾轉給北京的家人寫過很多信,但看著一封封原樣退回的信件,他終於再也承受不住,於一九七九年初,在七十六歲的時候突發心肌梗塞,撒手人寰了。

雖然不了解,但外公在我的心裡一直有個溫馨的位置。記得九○年代初,有次從美國回國探親的小姨,不知為何突然有感而發,同我說:「外公一定會很喜歡你的。」這一句話,讓我這個自幼沒有得到過外公外婆爺爺奶奶寵愛的人,有了無限遐想。

二○一六年秋天,我突然萌發了想見大師的想法。我想請他指教:「如果我想做更多有益於社會大眾的事情,領導城市規畫行業的發展,我怎麼知道自己有沒有這個能力?那些有成就的領袖,又是怎麼知道自己可以的?」我想,如果能力不足,即使想做也不一定能做好,豈不是庸人自擾?如果外公在,我一定會問他。回想起所知寥寥的大師和外公之間的因緣,我想,長輩裡能給我指導的,應該就是大師了吧,會有機會見到他嗎?

一起心動念,就難以遏制,而我卻完全不知如何聯繫大師,沒有付諸行動,也沒有跟別人提起過。二○一六年的耶誕節假期,一位剛認識不久的北京朋友攜夫人來我家做客。不知怎的,面對素昧平生的她,我第一次說出了我想見大師的想法。而她居然去過佛光山在北京的光中文教館,表示可以幫我介紹認識那裡的負責人。她也告訴我,大師生病了,做了一個很大的手術,正在康復中。

託這位朋友的福,我很快與佛光山倫敦道場的住持妙祥法師聯繫上。居然佛光山的倫敦道場,就在我倫敦辦公室的同一條街上,直線距離三百公尺。於是二○一七年一月,我第一次拜訪了倫敦道場,祈願大師盡快康復。妙祥法師很熱情,請我和朋友共進午餐,臨別送我大師的三本書《人間佛教回歸佛陀本懷》、《貧僧有話要說》、《獻給旅行者365日──中華文化佛教寶典》,我看到書架上一本大師寫的《釋迦牟尼佛傳》,也請求送我一本。

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幾本書一起看,突然發覺,我是如此渴望了解釋迦牟尼佛和人間佛教。更出乎我的意料,剛打開《貧僧有話要說》,就看到一張大師同蔣經國先生會見的照片,而外公就站在大師旁邊。《人間佛教回歸佛陀本懷》中也提到外公曾和其他居士發心組織過「修訂中華大藏經會」,外公居然與人間佛教有如此深厚的淵源。

我用一周時間看完了幾本書,心中無限感慨,這正是我理解佛教應該的樣子。佛陀是人,不是神。「人間佛教」不是神鬼的、不是迷信的、不是靈異的佛教,她是正信正見的佛教、公平正義的佛教,是想讓人民安身立命的佛教。星雲大師所領導的佛光山道場,秉持著「以文化弘揚佛法,以教育培養人才,以慈善福利社會,以共修淨化人心」的精神,成就卓著。

我認為人間佛教最根本的目標是「淨化人心」,在現今社會實在是太需要了。在英國學習、工作、生活、創業二十年,從一開始我就明顯地感到,英國社會中,人與人之間有一種無條件的信賴和相互扶植。而在華人社會中,信任卻需要很久才能建立,如何證明一個人是「好人」,似乎是件並不容易的事。

感謝妙祥法師和妙廣法師的聯繫和安排,承蒙佛光山常住接待,二○一七年三月底,我懷著尋根問源的心情,拜訪了位於高雄市大樹區的佛光山本山,受到熱情的接待,參訪了本山、佛陀紀念館、藏經樓,並有幸見到慈容法師和山上多位長老職事,也了解到,原來我的舅舅丁紹光也曾在九○年代,捐助自己的畫作,幫助佛光大學義賣籌款。大師正在養病,尚不見客,但我有向出來呼吸新鮮空氣的他,遠遠地合十致意,已經心中慰藉。

此次回山之行收穫頗豐。我雖然沒有機會向大師請教,但「大佛法語」給了我答案。「千年石上古人蹤,萬丈巖前一點空。明月照時常皎潔,不勞尋討問西東。」剛看到時不太明白,為什麼是萬丈懸崖,那不是很可怕?

在網絡上,居然找到《星雲說偈》,讓我豁然開朗。大師說:「凡事只問耕耘不問收穫,踏著聖賢的腳步勇往直前,還怕走不到生命的究竟淨土嗎?」

在山上另尋到一寶,那就是《世界佛教美術圖說大辭典》。此套書是星雲大師總監修、如常法師主編,集海峽兩岸專業學者,歷時十二年完成,是迄今為止最全面的世界性佛教美術遺存展示。內容涉及古今中外世界五大洲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是世界佛教美術的第一次大結集,這是佛教美術的百科全書,深具歷史意義和藝術價值。(待續)
12345678910第1 / 32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