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談書香 系列5】三更有夢書當枕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11-03
  • 圖說:養成讀書的習慣後,一日不讀書,心裡就有罣礙。 人間社記者陳昱憲攝

看報紙有癮。一天不看報,就覺得少做了一件事。每天起床拜佛後,第一件事就想看報紙。後來,曾有一段時期,很歡喜住在台北,因為清晨五、六點鐘就有報紙可看。看了報,就可開始一天的作息。有時住在郊區,報紙來得晚,不看報,就會覺得這一天還沒有開始。

除了看報以外,讀書也會有癮。與其說是有癮,不如說是習慣。十五、六歲時,在棲霞山律學院當圖書管理員,養成讀書的習慣。從古典書籍看到現代文學,從中國文學看到西洋文學。尤其古今中外小說,無有不看。養成讀書的習慣後,一日不讀書,心裡就有罣礙。

出門在外,搭火車、汽車,或乘飛機時,總要帶幾本書,覺得書比麵包重要,寧可餓一頓,也不願一天不讀書。因此,每搬一次家,就想在床頭放書。現在,讀書不全為消遣,而是書有催眠作用。

有人希望知道我的床頭放些什麼書。大部分是古典的、艱深的,甚至英、日文的書籍。我看不懂,所以可以很快的睡著。過去讀書為求知識,現在為求睡眠。因此,唱誦可以令人入夢鄉,靜坐可以安定心神,看書可讓人容易睡著。看書很重要,睡眠也一樣重要。床,可以增加智慧,也可增加休息。

不禁回頭一看,有《現代佛學叢刊》、《大唐西域記校注》、《洛陽伽藍記》、《天下叢書》、《倪匡科幻小說》、《佛教キノシソ小百科》、《中英對照佛學叢書》。

佛光山圖書館的書大多是我以前的床頭書。西來大學也收藏不少我的床頭書。

我一生很好買書,記得二、三十年前,常到日本訪問,寧可一餐不吃飯,省下錢就買書。

有人批評我,經常看「床頭書」並非好習慣。但,我從小不聰明,只得以勤補拙。雖然佛學院老師不准睡在床上看書,但是我時常點燃著香在被窩裡看書。看一句,念一句。這一生中,從被窩裡的書、衣袋裡的書、手提箱中的書,一直到手邊的書、床頭的書,我這一生已和書結下不解之緣。

看「床頭書」是好習慣,還是壞習慣?各人看法不同,我覺得忙碌的人生需要「床頭書」。想要每天有宗教靈修的時刻,也需要「床頭書」。「床頭書」可以給人安定、啟發的作用,也可放鬆心情,有休息或消除疲勞的作用。(出自《星雲大師全集.星雲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