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談文學 系列2】思惟的妙處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5-12-11
  • 圖說:座落於三峽金光明寺的思惟菩薩。 圖/人間社提供

「我思,故我在」,思想是促進人類文明的動力。人因為有思想,故能開發智慧,所以佛教講:「以聞思修而入三摩地」;儒家也主張:「學而時習之」、「學而不思則罔」。

思想到了極致,就是開悟。當初佛陀的悟道,也是經過苦思冥想,才能悟出宇宙人生的道理,而得了然於胸;因此有人說,佛陀是宗教家、教育家、慈善家,其實佛陀更是一位大思想家。

今之禪門的參禪悟道,也是要窮追猛問,一點也不放鬆,一直問,一直想,一直參下去;因此禪門的打坐,並非枯坐,而是要參。參,就是用心思想。

一篇文學作品,需要多少構思組織,篇章才能完成;一幅山水畫作,也是需要經過幾番思惟布局,才能躍然紙上。

一塊石頭雕刻成藝術品,並非刀刻的力量,而是心裡的思惟;幾十層大樓的建設,並非千百員工的力量,而是一個人思惟的成就。

思想是現實之因,現實是思想之果。有因才有果,故今日之科學家、哲學家,都可視為大思想家。遺憾的是,現代的學校教育,普遍不重視思想的啟發,只重視程式的教授。程式是固定的模式,思想是靈活的運用;能夠思惟會意,做事才能靈巧,做人才能通達。

胡適之先生曾說:「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假設就是思想,求證就是實踐。多年來,台灣在農、工、商、科技方面,均有傲人的成就,這都是思想的結果。然而現在我們財富有了、物質文明了、科技發達了,我們希望今後國家能再多出一些有思想、有見解的人,再多用心在如何創造社會的和諧、促進兩岸的和平統一,乃至對五千年來醜陋惡鬥的歷史文化,及如何除弊革新等問題上。

所以,我們要訓練我們的下一代,從兒童時代就要開始思考:我長大後要做什麼?長大後要思考:我怎樣才能對國家社會有所貢獻?

我們每個個人也要思考:如何結合多人的力量,求得共成共有?多人的團體裡,更要思考:如何把集團的利益分享全民?

乃至家庭主婦也要思考:衣服如何裁剪得更合身?環境如何布置得更美化?廚師也要思考:如何使飯菜做得更美味可口等。

自然宇宙,不其然就是我們現在所認識的樣子,它必定有更深廣的境界,有待我們去思惟探索。佛教裡的佛國淨土,就是由「思考」所建設的,所以我們現在也要思考:如何建設當今的人間淨土?具體的說,如何建設安和樂利的社會?這是吾人所應該不斷思惟的課題。(節錄自《迷悟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