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談女性之美 系列2】女性之美(二)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3-27
  • 圖說:一個人美麗與否,以風儀、智慧、氣質、心靈美為首要。 人間社記者邱乾海攝

  • 圖說:古來有不少俊秀才女,均以內涵為世人所稱揚,他們文采豐富,自他教育,展現聰穎敏捷的智慧之美。 人間社記者張丞瑄攝

  • 圖說:真正永恆的美,往往是內心流露的氣質。 人間社記者高惠萍攝

  • 圖說:從心靈散發慈悲、體貼、善解、友愛,那才是真美。 圖/北京光中文教館提供

古來有不少俊秀才女,均以內涵為世人所稱揚,像有德的勝鬘夫人、善巧的末利夫人;漢朝續修史書的班昭,被喻為「曹大家」,以寫「胡笳十八拍」傳世的蔡琰,以文風清婉著稱,乃至代父從軍的花木蘭,披盔上陣的穆桂英,也都表現另一種生命的美。如何是「女性之美」?有四點:

第一、風儀美:白居易在〈長恨歌〉中說:「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形容女子舉手投足間風儀美的魅力。然而,風儀也不僅是外表而已,像大愛道比丘尼威德攝眾,妙賢比丘尼德貌兼備,她們都因高尚的修養而為人尊重和敬愛。因此,修養威儀、舉止莊嚴,展現了風儀美。

第二、智慧美:蘇格拉底說:「在世界上,除了陽光、空氣、水和笑容,我們還需要智慧。」美國著名女作家蘇珊‧桑塔格,被公認為一等評論家;宋朝女詞人李清照,是當時詩、詞、散文皆備的才女;乃至妙慧童女深妙智慧,發堅固願,為人敬重;淨檢比丘尼清雅有節,說法教化,如風靡草。他們文采豐富,自他教育,展現聰穎敏捷的智慧之美。

第三、氣質美:女性習慣以化粧妝扮外表,這種美麗卻只是短暫的。真正永恆的美,往往是內心流露的氣質。「氣質」如香水,散發芬芳,像漢代衛子夫琴棋書畫具佳,近人林徽音嫺熟建築文藝,她們柔和而又堅忍,感情深厚而誠摯,高雅自信的行止,令人讚賞。

第四、心靈美:日人芭蕉翁,一回出門賞花,途中為一位孝女感動,將身上所有金錢布施給她,花也不賞,便轉頭回家。友人問他為何,他說:「能看人中之最美,不看花又何妨!」所謂「美」,是要能深刻觸動人心深處。與其看貌美顏麗的人頤指氣使,不如見平凡女子,在公車上讓位老人。因此,從心靈散發慈悲、體貼、善解、友愛,那才是真美。

東施效顰,惹人訕笑;黃承彥之女貌醜,卻以才學賢慧,贏得諸葛亮的欣賞;誠如孟子所言:「充實之謂美,充實而有光輝謂之大。」一個人美麗與否,以風儀、智慧、氣質、心靈美為首要,這是女性之最美。

第一、風儀美。

第二、智慧美。

第三、氣質美。

第四、心靈美。(出自《星雲大師全集.星雲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