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談修持 系列8】什麼是懺悔?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5-12-02
  • 圖說:懺悔是必要的修行。 圖/人間社提供

  • 圖說:「懺悔」就是悔謝罪過以請求諒解的意思。 圖/人間社提供

古人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沒有過失固然可喜,但是有了過失能夠勇改前非,更是難能可貴,所謂不美無過,美其過而能改,就是這個意思。例如破戒,在佛教裡並不是不可原諒,只要能夠心存慚愧,至誠懺悔,仍有重生的希望。因為破戒是個人行為上的過失,行為上的過失還是可以醫治的;怕的是,犯了戒不但不以為錯,還自鳴得意,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這就叫做破見。破見,就如病入膏肓的人,無藥可救;因為破見是根本思想的變動,根本思想一旦發生偏差,真理佛法就再也不能進入心中,如此勢必永遠與佛道無緣,所以佛經上說:「不怕念頭起,只怕覺照遲。」佛教不怕人犯錯,只怕有錯不改,如果犯了錯而能生起慚愧懺悔的心,就能重新納受佛法,就有得救的動力。因此,慚愧懺悔是實踐佛法的重要一課。

所謂「慚愧」就是一種羞恥之心。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一個有慚愧心的人,不但能時時自我反省檢討,而且處處替他人著想,他的道德人格必然是高尚磊落的,就像一個人披上瓔珞,人身也為之莊嚴起來,因此《佛遺教經》說:慚恥之服,無上莊嚴。

在《雜阿含經》卷四十七中,佛陀告訴弟子:「有二淨法能護世間,所謂慚、愧。假使世間無此二淨法者,世間亦不知有父母、兄弟、姊妹、妻子、宗親、師長尊卑之序,顛倒渾亂,如畜生趣。以有二種淨法,所謂慚愧,是故世間知有父母乃至師長尊卑之序,則不渾亂如畜生趣。」

由佛陀的開示可知,人之所以異於畜生者,是因為人有慚愧心,有了慚愧心,所以能正人倫、明義理、尚道德、守秩序,國家社會才不致於脫序紊亂。慚愧心之於社會人生的重要,於焉可見!

「懺悔」就是悔謝罪過以請求諒解的意思。《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卷十五說:懺與悔具有不同的意義,懺是請求原諒;悔是自申罪狀。懺悔二者合起來,其實就是向別人認罪的意思,含有改往修來的意思。

根據經典所說,我們凡夫一日所作,功少過多,甚至舉心動念之間,無非是罪、無非是業。這些罪業就像烏雲遮日一般,障蔽了我們的佛性,使我們在生死海中流轉,輪迴不已。

不過,佛經也告訴我們,一個人不怕犯罪,只怕不懺悔;懺悔可以消除罪業。正如衣服髒了,只要用清水一洗,自然潔淨如新;一田的秧苗,只要禾苗茁壯,旁邊縱有一些雜草,也起不了作用。又如投一把鹽巴在一杯水中,水的味道奇鹹無比,如果再多添加一些清水,鹹味自然轉淡;一塊石頭,把它放在船上,藉著船的浮力,它就不會下沈。懺悔一如法水,可以洗淨我們的罪業;懺悔就像船筏,可以運載我們到解脫的涅槃彼岸;懺悔譬如藥草,可以醫治我們的煩惱百病;懺悔好比明燈,可以照破我們的無明黑暗;懺悔一似城牆,可以攝護我們的身心六根;懺悔有如橋樑,可以引導我們通往成佛之道;懺悔猶如瓔珞,可以莊嚴我們的菩提道果。《菜根譚》裡說:「蓋世的功勞,當不得一個矜字;彌天的罪過,當不得一個改字。」犯了錯而知道懺悔,再重的罪業也能消除,因此,有所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可見懺悔有無比殊勝的功德!

在佛教的萬千法門中,無論我們修學那一個法門,都必須以清淨無垢的心田去納受,因此懺悔是必要的修行。原始佛教的教團中,佛陀為了讓犯罪的弟子得以懺悔罪行,每半個月定期舉行布薩一次,並且制定夏安居的最後一天為「自恣日」,由此可知懺悔在佛教僧團中的重要性。(摘錄自《佛教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