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談信仰 系列3】我與神明(上)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5-12-23
  • 圖說:佛經記載許多護持佛法的善神,包括韋馱天將、護法伽藍、帝釋天等。 人間社記者蘇少暘攝

在佛教裡,過去經常遭受批評的就是「神佛不分」,誠然,把神明當作一個信仰的終極目標並不究竟,佛陀才是眾生的導師;但是把神明當作朋友尊敬,則應該不為過,就好像佛教所謂「人人是佛」,人佛不分並不是什麼不好的事情;那麼,人有佛性,神當然也有佛性了。

其實,佛教是一個包容性很大的宗教,本意並不排斥神明,只要有歷史可考,對民間有益,發心護持正法的護法神,都會給予接納。像佛經裡便記載有許多護持佛法的善神,例如:韋馱天將、護法伽藍、帝釋天等;其中,帝釋天就是民間所稱的玉皇大帝、天公。另外還有四大金剛、天龍八部等,都是一般人較為熟悉的護法正神。甚至在民間,也有許多神明依附在佛教裡,而與佛教有了因緣。

但現在不知怎麼的,有些佛教徒只承認佛教裡的神明,儘管自己拜韋馱也拜伽藍,卻不承認民間的神明,心眼也就未免太小。因此,我覺得有必要為神明與佛教的關係,做一個客觀的說明。

事實上,娑婆世界本來就是一個五趣雜居地,天、人、地獄、畜生、餓鬼等眾生和平共處。當中,「天」就是一般人所說的「天堂」,有三界二十八天之分,也就是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無色界四天;而各天界都有很多的天神、天將鎮守其中。

佛經裡也提到,過去佛陀於各處的講經盛會,例如:演說《華嚴經》、《法華經》時,都有很多諸天神將護衛;乃至彌勒佛講經,諸天神明、四大金剛也都參與其中。

甚至還有許多修行人因為饒富慈悲或持戒嚴謹,功行深厚,所到之處,都有天神護持。例如佛陀十大弟子中,解空第一的須菩提,在巖洞中禪坐修行,感得護法諸天散花供養;多聞第一的阿難,於林中習定,夜見鬼神為他說法;唐朝的道宣律師,夜行崎嶇山路,天神及時給予攙扶,而免於跌跤之苦等等。

尤其佛弟子每諷誦《金剛般若波羅蜜經》,都要奉請四菩薩、八金剛;誦持《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經》時,也會奉請十二藥叉大將。所謂八金剛、十二藥叉大將即是神明。

所以,佛教裡所謂「七眾弟子」,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式叉摩那、優婆塞、優婆夷之外,假如把神明再算進來,就能有八眾弟子。甚至在動物當中,豬、馬、牛、羊、飛禽走獸等,也有一些具有善根者,如:貓狗素食、鳥禽念佛、狗子拜佛等等,都很有佛性;尤其在《往生傳》裡,還記載許多動物往生的事蹟。如此一算,佛門九眾弟子、十眾弟子,乃至無量無數的弟子,也不算多了。

說到神明產生的原因,有多種意義。最初,在民智未開的時代,人類對於大自然的變化感到迷惑,以為一切現象皆有神明主宰。例如,颳風下雨,就有風神、雨神;打雷閃電,就有雷神、電神,甚至於樹長得高壯一些、年代久遠一點的,就成了樹神;石頭大一點的,就成了石頭神,故而有所謂「敬畏自然」的信仰。

民智漸開以後,許多歷史上的英雄人物,因為功勳巍巍,受人尊崇,進而被奉為神明。例如:媽祖林默娘渡海解救漁民,被奉為海上的守護神;民間信奉的清水祖師,名普足,原本是佛教的僧人,因為乾旱中求雨應驗,而被老百姓視為神通廣大、法力無邊的神明;乃至皈依智者大師、赤膽忠義的虎將關雲長,皈依黃龍禪師、八仙之一的呂洞賓,精忠愛國的岳武穆,以及儒家的孔子、道家的老子等等,也都成為百姓心目中偉大的神明。

那麼,當社會結構從農業社會轉型為工商業社會後,各行各業也將他們行業裡最有成就、最崇高偉大的人物神格化,作為自己的榜樣。例如:醫界崇奉華佗、造紙業敬奉蔡倫、書畫界尊崇吳道子、飯館奉祀灶王爺、商人供奉關公、茶行敬祀陸羽等。

另外,有一種是由於人的無依無助,而在心中規畫出能滿足自己欲求的神明。例如:把土地公當作派出所的警員;把城隍爺當作公正嚴明的法官、檢察官;把月下老人當作婚姻介紹所主任;把註生娘娘當作助產士;把財神爺當作財政部長等等。

在中國,所謂「有德者為神,無德者為鬼」,神鬼雖然無形,但中國人一向是寧可信其有,也不願意否定祂的存在。而不同於神明的,佛教的教主佛陀是人,不是神。人有凡人、聖人、佛之分,佛陀已經是一位超越輪迴、超越凡聖,三覺圓、萬德具,至高無上的聖者,而神明道力固有增上,但尚未解脫煩惱,還在六道輪迴當中。所以,假如宗教界百家齊鳴的神明們要推選一位領導人,我想應該首推佛陀,不作其他人想了。

我這一生與佛陀結緣得早,成為佛子之後,經過了七十多年研修的歲月,自覺對佛陀有深刻的認識,因此我誓願盡形壽要為佛陀、為信仰奉獻。但是佛教徒雖不皈依諸天,也不應排斥神明,對於諸天護持佛法、護佑眾生的義舉,反而應該心存回饋,給予尊重禮敬,何況拜拜和皈依不同,拜神明是對朋友的尊重,皈依佛陀則是終身的信仰,何必容不下諸天神明呢?

事實上,佛陀的一生,與民間宗教、諸天神明都有很深厚的因緣。打從佛陀誕生之初,百歲高齡的阿私陀仙人便為太子占相,預言他將來若不是統理世間的轉輪聖王,就是救世覺人的佛陀。老仙人還因為自己年事已高,不得值遇盛事而痛哭流涕,傷心不已。

及至佛陀在菩提樹下證悟成道以後,起初覺得佛法道理甚深,不是一般眾生所能了解,而動念要進入涅槃,所幸有梵王帝釋等諸天神明、天龍八部的勸請,佛陀才答應住世宣說佛法。

而佛陀的弟子當中,也有很多過去是民間宗教的領袖,例如:大迦葉信奉婆羅門教;舍利弗、目犍連是懷疑論者,帶領二百五十位弟子皈投佛陀座下;優樓頻螺迦葉、那提迦葉、伽耶迦葉三兄弟信奉拜火教,日後也率領一千個弟子皈依佛陀。

可以說,當初如果佛陀沒有這許多拜神的弟子協助弘法,佛教在印度的發展也不會那麼快速。在我估計,釋迦牟尼佛的弟子當中,至少有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從婆羅門教或者其他宗教轉而皈依佛陀的。甚至在佛陀即將入滅時,趕來皈投的一百二十歲長者須跋陀羅,也是民間宗教的信仰者。尤其在眾多的佛弟子當中,還有許多是以往傷害過佛陀的,最後都給佛陀的道行感化,從冤家變成親家了。(摘錄自《百年佛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