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快遞】學習溝通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5-10-11
  • 圖說:學習溝通。 圖/網路圖片提供

溝通是一門很重要的學問。現今這個時代,雖然發明了很多東西,但是人文素養還是很重要,比方學習尊重,學習包容,學習和諧,學習溝通,國際之間,不要動不動就打起來,動不動就劍拔弩張。人和人之間如果能做好溝通交流,世界和平才有希望。光是發展武器科學,只會讓世界戰爭不已,不會有和平的一天。

例如海峽兩岸的問題,最重要的是溝通。但是溝通也要講要領:談判要雙贏,要互相尊重,要皆大歡喜,要能平等和諧。如果每個人都抱持著「你大我小」、「你富我窮」的心態,何愁談不攏。

有一戶人家,兒子要討老婆,但是媽媽不贊成,還說:「如果你要娶她,以後就不要回來了。」愛情的力量很大,兒子選擇了結婚,於是搬到外面住,十多年都沒有回家過。這個媽媽氣也不消,心想:「不回來就不回來,死了我也不管,反正我就是討厭那個女人!」

後來有人對老太太說:「老太太不要這樣啦!柏林圍牆都倒了,南北韓現在也互有來往,時間都過了十幾年,還不把心中這道牆拆除?就讓他們回來吧!」媽媽一聽,覺得很有道理,心想「是啊!都已經十多年了,還計較什麼呢?」由於朋友的化解,就讓兒媳回來團圓,所以總是要有一方先行讓步。

還有一個故事。婆媳之間為什麼互不相容?因為這個男人,一來是媽媽的兒子,二來又是太太的丈夫,兩個女人,一個要爭兒子,一個要爭丈夫,當然難以和諧了。兒子夾在中間也很為難,既要孝順母親,但也不能不要太太,所以就很痛苦。

有一天,兒子想出一個很高明的辦法,他跟媽媽說:「媽媽,這個媳婦真不好,不過已經結婚了,也沒有辦法,我求妳只要半年待她好一點,半年後我就叫她離開。」媽媽一聽,「半年很容易過嘛!好,沒有問題。」然後兒子又對太太講:「太太,我知道妳很委曲,不過我求妳對媽媽好一點,只要半年,我們就搬出去住。」太太也答應了。

從此以後,媽媽為了對兒子遵守諾言,就想方法討好媳婦、愛護媳婦;而媳婦也為了丈夫討好婆婆。婆媳之間因此相處融洽。沒想到,半年以後,婆婆反而要求兒子不要讓媳婦離開,太太也要求丈夫不要離開婆婆。

一句話可以給人歡喜,也能讓人生氣,所以佛教說不兩舌、不惡口。與親友相處要常常互相說好話。萬一有人對我不好怎麼辦?如果對方批評我,我也批評他;他毀謗我,我也毀謗他,如此下去,則無了時,所以要能在適當的時候講好話、讚美他,一傳十,十傳百,最後就傳到他的耳中,久而久之,對方就不再說你的壞話了,彼此之間的嫌隙、隔閡就會消除。

我的外婆是一個吃素念佛的修行人,但是很不幸,討了一個兇惡的媳婦。常常「一哭、二鬧、三上吊」。可是後來這個媳婦卻改過了,怎麼改的呢?有一個人跟我外婆說:「你這個媳婦是怎麼怎麼不好……」外婆一聽就說:「你不可以這樣說,我的媳婦對我很好。」外婆就開始舉例媳婦的種種好處,剛好媳婦從後門走來,聽到這番話,感到非常慚愧,「婆婆對我這麼好,對外人都講我的好話,唉,真慚愧!」所以,慈悲能降伏人的瞋恨心。

人與人之間溝通不良就是由於「我執」的關係。有一面盾牌,一邊是白色,一邊是黑色,有兩個武士射箭,都射穿了這面盾牌。甲武士就說:「盾牌是白色的。」乙武士卻說:「盾牌是黑色的。」兩個人爭執不下。後來兩個人互相調換了位子,一看,其實是一邊白、一邊黑。因此,執著就好比是一面盾牌,立場不同,認知就會不同,所以應該常常設身處地為人著想。

佛光山常有一些困難的事情,有的徒眾不敢承擔,於是來找我:「師父,你來幫忙好嗎?」

「什麼事?」

「有一個員工,做事不規矩,常常亂講話,應該把他撤職,師父你來跟他談談好嗎?」

我說:「好,我來。」

事後徒眾問我:「師父,這麼棘手的問題,為什麼到了你那裡就輕而易舉了?」

我不是三頭六臂,可是我會讚美對方:「你來這裡幾年了?大家都稱讚你勤勞、很有貢獻,不過現在因為種種原因,工作需要做調整,這樣好了,加你兩個月的薪水,你再到別處找一個工作,找到工作之後再回來告訴我。」大部分的人都會歡喜地說:「感謝大師,謝謝!」

所以溝通其實不困難,只要能留給人家一條路,給人家一個機會、一個歡喜。又好比婆媳之間,兄弟之間,朋友之間若能「跳探戈」,彼此有進有退,兩全其美,也就相安無事。

有關海峽兩岸三通的問題,如果彼此有誠意,就能兩面都雙贏,在經濟上、生意往來上,大家都有好處,大家都發財,不是很好嗎?當然,溝通要有溝通的條件,比方學養要豐富,懂得舉例,熟諳歷史,或者舉證明確,或者語言簡單扼要,或者具有幽默感,或者態度誠懇,這都是溝通的基本條件。如果我執太重,老是說「我的意見」、「我認為」,一點都不讓步,溝通就會發生障礙。要知道「我」以外還有別人。

有一年我在洛杉磯講《金剛經》,我九十多歲的母親在後臺聽我講經。結束以後她就批評我:「你不會講經耶!」我一聽,就問:「我哪裡講得不好啊?」我母親就說了:「『無我相』可以,怎麼能『無人相』呢?」意思就是說,心中要有眾生,心中要有大眾,目中無人當然就不對了。當然,《金剛經》所謂「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有另外一層的意思,不過母親是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也是值得思考。

一朵白色的花,對一個患有眼疾的人,或者放在顯微鏡下看,就不是白色的了。如果對世間認識不清,就會產生執著,佛經裡的「四攝法」,其實是個溝通的好辦法。「四攝法」是布施、愛語、利行、同事。四攝法能攝受人,甚至可以讓對方成為自己的朋友、合夥人。例如布施:給人一句好話,讓人歡喜;給人一個笑容,讓人歡喜;給人一點方便,讓人歡喜。

說到「同事」,以一個譬喻來說,母親餵嬰兒吃稀飯、吃麥片的時候,會先張開自己的嘴巴,讓嬰兒感受到母親這份愛心,感受到彼此是一樣的、是有關係的。

利行,就是給人方便、給人空間,隨時隨地利益他人。

而「愛語」,一天如果能寫個三句、五句的愛語,一百天就有三、五百句了。愛語也不能光是說「我愛你」,夫妻之間可以這樣講,但是如果對別人講,也許人家聽了不高興,所以說話要適當得體。

有一些年輕的法師,不會稱讚信徒,只會說:「你好發心布施。」難道布施以外就沒有別的了嗎?其實可以說:「你很有正見、很勤勞、很正派、談吐很優雅、家庭很和諧、熱心公益。」

過去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吳伯雄總會長提倡「三好運動」,也就是身口意清淨─身做好事、口說好話、心存好念,這對整個社會風氣幫助很大。常常把好話、讚美人的話掛在口邊,說愛語,既不花錢,也不費力氣。

不過,也不能隨便亂稱讚,人家聽了會不高興,以為在諷刺他。例如有人的脾氣很大,若讚美他溫和,他會覺得是在罵他,所以可以改說真可愛、性情很耿直,他也就能夠接受。所以說話、做事都要讓人能夠接受,如此,溝通就不困難了。(摘自《人間佛教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