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系列評論68】台灣人的身心住在哪裡?
【作者:趙無任】 2015-09-26
  • 圖說:車輛來往的忙碌街頭。 人間社記者徐芷齊攝

生而為人,身心要住在哪裡呢?從大處說,每個人的身體都是住在天地之間,心則住在各自的理念裡。從小處說,人的身體是寄託在家庭生活裡、社會往來裡、衣食住行裡,心則大部分是住在煩惱妄想裡、是非憂慮裡、得失榮辱裡,懵懵懂懂、苦苦惱惱地就這樣過了一生一世。

台灣人和世界上所有的人一樣,也都是人,身心都需要有一個住處。所以,在此我們就進一步向大家講說:台灣人的身心究竟要住在哪裡?

我們經常聽到台灣人說他想要住到台北去。當然,台北是中華民國的首要之區,大家必然會以住在台北為榮。不過,早期台灣的經濟條件不足,一下子想要住到市區,也不是容易的事,因此有的人就先搬到附近的永和、新莊、三重、板橋等市郊,等候機會,以那裡作為跳板,待事業有成,有力量了,再遷到台北,成為台北人。

其實,在台北繁榮之前,台南也是台灣人的重要住地,乃至台中霧峰、彰化鹿港,住的也都是大戶人家,例如林獻堂、辜振甫等,都是士紳富豪。

記得五、六十年前的台灣,在現今高雄市最繁榮的中正區,兩旁都是水稻田,雖然矗立有一家台灣銀行和一座漂亮的高雄火車站,但是人煙稀少,看上去顯得孤零零的。直到近年,人口增加,加之人民勤奮努力,儘管大家怨嘆政府「重北輕南」,但在足夠的經濟發展條件下,高樓大廈也是一棟一棟地修築起來了。

只是說,關於「住」的問題實在不一而足,相繼地,社會上又有所謂「無殼蝸牛」的出現,他們沒有能力購買房屋,只能一家數口人勉強擠在一棟公寓裡,或一幢小屋裡。不過教人感到諷刺的是,於此同時,台灣竟還有不少的「豪宅」閒置,待價而沽。說實在,歷任的民選市長、民意代表在選舉前,總是高呼口號說:當選後,要在什麼地方建幾百間、幾千間便宜的民舍!但事後能實踐競選諾言的人卻很少。

就如李登輝做總統的時候,說要為台灣建設六萬元一坪的民宅,但二十年來,台灣並沒有一處是用六萬塊錢一坪的價碼就可以買到的房屋,房價每坪幾乎都高達幾十萬,甚至於幾百萬元。尤其在台北的精華地段,像是從報紙上,我們得知台北最貴的豪宅「帝寶」,一坪至少都在四、五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不等。以台灣的經濟情況來說,那可真是「天價」。

在我們想,這是因為整個台灣的地理環境因素所致。台灣高山為多,平地為少,政府為了做好水土保持,並不歡喜人民開闢山林,相對的,所能運用的土地也就有限了。唐朝詩人有一句話說「三山六水一分田」,三分是山,六分是水,只有一分是平地,這用來形容台灣的土地倒也有一點相似。

總之一句,說到台灣人的住處,雖然很少人露宿街頭,但是住在寬敞舒適房屋裡的人家也不是很多。不過,關於居住的問題,也並不是那許多政治人物、經濟學家、社會學家所能完全解決的,縱觀「無殼蝸牛族」雖然多次遊行抗議,吵吵鬧鬧,至今不也是沒有多大改善嗎?

說到人住在哪裡?在佛經裡說,是住在「色聲香味觸法」的六塵裡。像現在,台灣人的住處狹小,能運用的物質有限,許多人轉而就用聲音來麻醉自己,不但家家有電視機、收音機,甚至在山林海邊,我們也經常看到一些遊覽的旅客,戴著耳機,聽著音樂,一面還大聲歌唱。這不禁教人感到可惜:為什麼身在青山綠水裡,不好好享受大自然的寧靜,還要用聲音來麻痺自己呢?

甚至台灣人不只「住」的情況讓人不能了解,就是「吃」,也有許多給人想像不到的內容。從相關記載中我們可以知道,百年前台灣人吃地瓜、玉米、香蕉、甘蔗,飲食以天然的植物為主,到了現在,社會進步、科技發達,「吃」則已經到了讓人不敢想像的地步。大家不也都看到,在各大都市乃至鄉村小鎮裡,海鮮店門口懸掛著「活魚十三吃」、「活魚三十吃」招牌,生意興隆的景象嗎?

尤其每年到了烏魚群聚的季節,或是候鳥避冬的時期,台灣人更是極力展現高明的捕捉功夫,在空中、水裡布下天羅地網,輕易地就將烏魚、候鳥捕獲;不消多想,最終牠們也成了人們餐桌上的一道鮮食。
今日的台灣,北部有士林夜市、饒河夜市,台中有逢甲夜市、還有台南小吃、高雄有六合夜市等等,可以說,每天都有萬千的生命被用來滿足遊客的口腹之欲。平心而論,台灣颱風、地震不斷,經常造成人命的損傷,難道這當中沒有因果關係嗎?

除此之外,台灣人講究「品味」。例如一杯咖啡三、五百塊錢,願意消費的大有人在;某些大飯店裡數十萬元的「滿漢全席」,也有人用來招待請客,以顯示自己的交遊廣闊、社會地位;甚至好買名牌者,也不在少數,從電腦、手機到服裝、配飾等等,都是台灣人對外炫耀的生活用品。

另外,台灣人也相當重視「觸覺」的感受,比方居家設備不但有三溫暖,還有進口的「席夢思」床墊、蠶絲被、各種花樣的枕頭、寢具等等。

當然,還有更多的台灣人是勤儉持家、安貧樂道的。例如客家人總給人嘲笑說比較節儉。其實話不能這麼說,客家人生活儉樸,那不就是人世間的美德嗎?

所以,台灣人最大的問題倒不是身住在何處,重要的是人心沒有安全感。不客氣說,台灣人的心裡住著貪、瞋、愚痴、嫉妒、仇恨等煩惱,才是造成社會治安問題層出不窮的所在。尤其到了選舉的時候,不但七情六欲任意發展,人我之間的是非善惡,更是到了恐怖顛倒、虛妄不實的境地。諸如此類,我們從媒體的報導上,還會感覺到台灣有哪一天是清淨平安的好日子嗎?

人的心,就好像村莊裡的總指揮,會指使人往善路或惡道行走。心好,眼耳鼻舌身就往善路去行;心不好,只有放縱五根往惡道去走,眼貪美色、耳貪靡靡之音、鼻貪各種香氣、舌貪各類美味、身貪舒適柔軟。所以,台灣人住在哪裡?就住在善惡道的邊緣。

在台灣,供奉媽祖、關公、王爺的廟宇林立,香火鼎盛。為什麼?不外是因為大家身心不安,而希望獲得神明的保護。只是如此一來,不僅間接導致神棍利用人性貪心的弱點騙財、騙色,尤其每到選舉,候選人為了爭取宗教徒的選票,更是逢廟必拜,逢神燒香。事實上,沒有種善因,哪能得好果呢?選舉人若是貪汙舞弊、感情用事,我想神明也不會隨便給予保護的。

所幸光復以後,有大陸傳來的佛教在台灣發展,像早期的大崗山、月眉山、法源寺、大仙寺、開元寺等,他們點亮了佛教的光明。繼之,又有一些大陸的大德法師來到台灣避亂。例如:太虛大師的弟子大醒法師、鎮江金山寺住持太滄長老、常州天寧寺住持證蓮長老、焦山定慧寺智光和東初長老、泰州光孝寺住持南亭長老,以及福建的慈航、北方的道源、浙江的印順等法師。由於他們的佛學底子深厚,不斷地在台灣講經弘法,倡導正信,故而對台灣人身心安住在信仰裡、安住在正念裡,有不小的功勞。

尤其近五十年來,慈濟功德會對台灣苦難人士的濟助,乃至佛光山推動的「人間佛教」,提倡父慈子孝、生活簡樸、聚會講學、交友聯誼,也都讓許多沉湎於五欲六塵的民眾,進而懂得住在精神世界、信仰世界、慈悲世界、智慧世界裡。因此,今日的台灣之所以美,佛教在台灣的推動教化,不能說沒有功勞。

話再說回來,長久以來,台灣的選舉始終存在著一種矛盾的現象,政治人物一面要宗教幫忙,一面又說宗教不可以參與政治。在此我們要說一句公道話,台灣選舉的虛假風氣,與宗教傳播真實、清淨、慈悲的理念,是有很大落差的。

我們真切地希望:所有對政治有興趣的候選人們!如果你們對宗教信仰是真心的,無論你是信仰媽祖、王爺,天主、基督,觀音、地藏,或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都好,不要只是想利用宗教,甚至於踐踏宗教。佛教普利群生,希望一切眾生離苦得樂,政治清明,攸關人民的幸福安樂。佛教徒沒有被褫奪公權,難道不能有關心政治的權利嗎?讓宗教關心社會的福利,你們都不能容嗎?你能兼做法官,任意地剝奪佛教徒的權益嗎?這不就是妨礙別人的自由嗎?你不覺得這樣做很幼稚嗎?讓台灣能夠成為一個宗教世界,讓台灣能夠成為一處淨土、天堂,讓台灣能夠成為名副其實的寶島,處處傳遞慈悲、和平、和諧,不就是美麗中國夢的實現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