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系列評論65】台灣人會知道自己的祖先嗎?
【作者:趙無任】 2015-09-23
  • 圖說:台灣人會知道自己的祖先嗎? 人間社記者蘇清文攝

人是從哪裡來的?有人說是從猿猴進化而來,也有人說是從爬蟲類進化而來……不管從哪裡來,生而為人,總會有一個祖先系統。你的祖父母、曾祖父母、高祖父母,乃至三百年前、一千年前、五千年前的祖先是哪裡人?我們能找到自己的根源嗎?

假如我們沒有根、沒有本,難不成是從天上掉下來、從地下蹦出來的?假如我們找不到根本,那麼我們不就成為世界無國籍的遊民了?又或者我是美國人?我是日本人?我是歐洲人?當然都不是。我確確實實是由中華文化孕育出來的炎黃子孫!

中華文化最忌諱的就是忘本。過去我們在世界上,人家喊我們「唐人」,喊我們「漢人」,喊我們「秦人」、喊我們「華人」,我們都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就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這在過去的中華文化裡,大家無有爭論的。時至今日,國家正值發展,需要人人團結,不可以分此地人、彼地人,大家要抬頭挺胸,堂堂正正的做個中國人。

假如你要分此地、彼地,你是黑龍江人,你能稱自己是「黑龍江國」的人嗎?他是新疆烏魯木齊人,他能稱自己是「烏魯木齊國」人嗎?過去有所謂「五胡亂華」,甚至有更多的民族,如今大家不都融和了嗎?難道還要從融和裡再去分裂?

一個人能沒有國家嗎?當然不能。但台灣並不是一個國家,中華民國才是我們要傳承的國家。雖然現今在大陸是稱「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台灣是稱「中華民國」,其實不論三個字、四個字、七個字,都是中國;在台灣,國民黨也好,民進黨也好,不管你是什麼黨、什麼派,都是傳承五千年中華文化的炎黃子孫,所以都應該理直氣壯的說我是中國人。

假如仍有少數人想要台灣獨立,那麼也得等到台灣獨立以後,你再來做澎湖國人、琉球國人、高雄國人、基隆國人,現在能這樣稱呼嗎?請不要因為選舉操作而在那裡造謠生事,放著平平安安的中華民國的人不做,而要做一個會招致危險的台獨人,那是會有嚴重後果的。

再說,馬英九總統施政主軸喊出「不統、不獨、不武」,才勉強地為對岸接受,重新啟動交流;而大陸領導人習近平總書記,甚至於喊出「兩岸一家親」,難道還不夠友誼,還不能彼此認同嗎?

今天,我們台灣若是想「以小吃大」,兩岸往來的這條路必定艱困難行,或者大陸想「以大壓小」,那也將失去中華文化寬容的美德。所以,雙方能夠認同「一個中國」的主張,大小互融,互相尊敬、融和、團結,那才是最理想的情況。何況大陸給予台灣種種優惠、友愛、友好、忍耐、往來,我們也不能完全不顧念這許多友誼。

當然,我們的思想、路線是可以改變的,但是,大家也不能只記住二二八事件,你說,歷史上各民族之間,乃至日本統治台灣期間,類似二二八事件不只百千件以上,我們要如何去追究?又要向誰去追究?這就是我們要革除的民族劣根性,消除仇恨,講究友誼,講究同胞之愛,講究族群和諧。

我們中華民族是地球上優秀的民族,是千年以上具有歷史、有文化、教育、有道德的民族,不是鬥爭、殘殺的亡士,不是被人欺負、看輕的東亞病夫。自古以來,縱然有一些紛爭、仇視,也是彼此彼此。不客氣說,對於過去那許多不平等、不公義、殘暴的行為,都應該各打五十大板,但畢竟時代過去了,大家都是經過文化洗禮的現代人了,所謂「一劍泯恩仇」還是最為切實,往前看才有前途,不要再計較往昔的仇恨了。

我們應該要樹立一個總目標,那就是「大中華聯邦」,不管居住在地球的東、南、西、北任何一方都好,一定要讓我們大中華的民族在世界上發熱發光,讓世界上的人重視中華文化、重視中國人。

尤其現在重視和平、和諧、和好的時代,不但各國積極拓展外交,締結邦交國,就是在民間,也有不少促進和平的組織機構,我們怎麼能再走回頭路呢?

在佛教裡,釋迦牟尼佛所建立的僧團,叫做「六和僧團」,所謂「六和」,見和同解,就是思想的統一;戒和同修,就是法制的平等;利和同均,就是經濟的均衡;意和同悅,就是心意的歡喜;口和無諍,就是語言的讚歎;身和同住,就是團隊的和諧,也都是在落實「以和為貴」的理念。

總而言之,中華民國向來標榜「自由民主」,黨派可以自由成立,身為中國人,民族的根本不能改,假如你不承認中華民國,那你選舉的總統是哪裡的總統呢?但是現在有人企圖搞國家獨立,分裂國土,要把國家分成多少地域、種族,這種沒有未來性的作法,那可就不容易被認同了。無論哪一個黨派,都可以統一中國,就是不可以分裂中國。

有人說國民黨執政的政府不好,但光復以後,台灣人受到國民黨的政策所賜,經濟起飛、民生富足,然而對我們台灣人的生活完全沒有增加幸福、幫助嗎?也有人說日本人好,難道我們完全不知道日本對台灣人的殘暴行為嗎?不記得我們的父兄祖輩被日本人殘殺的事件,或者被矮化為奴僕、改名換姓,過著次等公民的生活嗎?今日台灣又臨到選舉的時候,這許多話不得不把它說清楚,請大家冷靜地思考。

我們也不必聽到這許多話,就認為是無稽之言。究竟我們台灣人何去何從?既然中華民國是自由民主的國家,必然要由民意認同,但民意也要以全民的平安幸福為出發點;假如是少數人為了一己之私,出賣多數人的利益,我們是不贊成的,因為那是國家社會的罪人。

總之,我們還是摸一摸良心,問一問自己:我們究竟是是哪一國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