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系列評論63】建設台灣好人政治的示範
【作者:趙無任】 2015-09-21
  • 圖說:建設台灣好人政治的示範。 圖/網路圖片提供

放眼中國五千年來,多少朝代的政治被評為「好人政治」,如堯舜的禪讓,傳賢不傳子;齊桓公「九合諸侯,一匡天下」,尊周朝為共主,不背叛領導者,而成為春秋五霸之一;乃至周公、孔子、孟子講究仁道等等,他們都是中華文化裡的好人好事代表,每當我們講述中華文化時,不經意地就會想起這許多聖賢們。

由此而下,漢朝文、景二帝選賢任事、減輕刑罰,國力強大,世稱「文景之治」;東漢光武帝尊崇節義,減少徭役,號稱「建武盛世」。後來又有三國分立、五胡亂華,讓中國陷入混亂不堪,幸有隋文帝以溫和作風,結束了魏晉南北朝長期分裂的局面,奠下了「隋唐盛世」的基礎,這在中華文化裡應該是值得大書特書的篇章。

但是唐代以降,因五代十國的割據局面,使得中國又進入了分裂時期,甚至到了清末民初,中國再度處於混亂的局面中,中華民國在孫中山先生的領導下,雖然推翻滿清王朝,但在蔣介石領導時卻又陷入軍閥割據的紛爭。幸而近年中國崛起,人才濟濟,今天才能有與世界強國一較長短的能量。

但是,每個國家、每個朝代都需要有賢能的人執政,就是今日,無論任何國家,也都需要一位明主領導人民。怎樣才能做一個好的領導人呢?怎樣才能有「好人政治」呢?聊表一些意見如下:

第一、要為民服務,不要官僚。幾十年前,到公家機關辦事,往往花上好幾天都無法完成,例如辦理戶口,常因不熟悉流程而出現資料不齊的情況,就會聽到公務人員說:「你沒帶戶籍謄本,明天再來!」「沒有印章怎麼會有信用呢?明天再來!」「身分證過期了,重辦之後再來!」「沒有戶長承認書怎麼可以?明天再來!」如此一來一往,浪費許多時間,也浪費政府的公帑。為何不直接說明與縮短流程,避免勞民傷財呢?

好在後來有前台南市長蘇南成設置「馬上辦中心」,強調「新速實簡」,才促進了台灣政治的進步。因此,只要以服務為理念的政治,都可謂為「好人政治」也。

第二、要公平正義,去除貪汙。在台灣,對官員傷害最大的一句話就是「無官不貪」。其實不盡然,像馬英九不就是一個清廉不貪的好人嗎?所以,如果每個官員都能大聲疾呼:「我不是為了收紅包才來做官的!」奉公守法地履行自己為民解決問題的責任,讓民眾不致為了解決困難而尋求「旁門左道」,這不是好人政治的展現,又是什麼呢?

第三、要建設國家,共生共榮。現在的候選人都歡喜開「選舉支票」,但往往是無法達成、無法負擔的「支票」。試問這種看似讓民眾獲得福利,實為讓人民及子孫買單的「選舉支票」,真的是大家想要的政治嗎?事實上,做為一個官員,和人民也是共生的關係,你負有盛名、榮耀,全民也會感到與有榮焉。所以,大家應該要發揮團隊的精神,官民一體,團結一致,共生共榮。

第四、要提拔好人,多做好事。以前在報章媒體上常常聽到拾金不昧、見義勇為的新聞;但現在所見所聞則多是暴力、謾罵、抹黑,即使偶而出現良善之舉,也很快地就被世人遺忘了。例如:賣菜的愛心阿嬤陳樹菊,捐出微薄所得,協助建立兒童圖書館等;但現在有多少人記得她做過哪些好事呢?因此,「好人政治」應該要多多表揚社會的好人好事,讓良善之風傳遍台灣。

第五、要講究品德,改正錯誤。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就是政治領導人,也難免有政策推行不力的情況,但所謂「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能即時改進更為重要。像近來有縣市在面臨破產的情況下,針對國小兒童免費營養午餐政策進行檢討,決議未來只針對弱勢學生給予全額補助,不再全面供應午餐;所節省下來的經費,將用來改善國中小學的教育設施。所以,真正的「好人政治」,要對錯誤進行改正,讓社會更進步、更美好。

第六、要憂國愛民,重視公益。從花蓮大地震、八七水災、九二一大地震到八八水災等,這些災難都造成人死財傷,但我們真的無法降低傷害嗎?能因為要討好選民,而放任超抽地下水、過度開發山坡地嗎?所以,好的領導人應該以公眾的利益為前提,憂心國家的發展,不能為了私利,而放縱少數人為所欲為。

第七、要扶助貧弱,發展文教。一九六八年,政府將六年國教延長為九年,提高了人民的知識水平,也奠定了七○年代台灣經濟起飛時,中級技術人才的人力資源基礎。一九八七年,再實行特種身分學生成績優待,進而提升了原住民的知識水平,改善了山區貧困子弟的生活。所以,努力發展文化教育,幫助人民擺脫貧困,這就是「好人政治」。

第八、要團結合作,彼此尊重。我們經常看見台灣的執政黨與在野黨相互對立、政府部門與人民相互對立、黨派之間相互對立。試問:民眾有因此而獲得什麼好處嗎?如果大家能夠互相尊重、支持、合作、溝通,讓立法院可以順利通過有益於人民的法案,政府的政策可以完全落實,每個黨派都可以朝自由民主的目標邁進,「好人政治」不就得以實現了嗎?總之,黨派可以分,但是對國家的利益、共識不可以分,不能讓私人的理念影響國家的前途。

過去的專制王朝,帝王殘暴、昏庸、無道,以致人民無法安身立命,更讓許多「好人」賦閒在家、不受任用、隱居山林;不意到了現在,許多有為之士則是聞政治而色變,避之唯恐不及。

好人政治到底有多難?「好人」的出頭有賴於選民的慧眼,但眼前的「壞人」又有哪個不是民眾選出來的呢?甚至還有許多選民分不出,或無意分出「好人」與「壞人」。其實,我們無法以慧眼識「好人」,也就顯見目前台灣政治環境有多麼地尷尬、矛盾。假如說,台灣的候選人、選民能將上述幾點引以為鑑,那麼,台灣的好人政治或許指日可待,樂觀其成。

「好人政治」當然不是這麼簡單,有人說「半部《論語》治天下」,事實上沒有那麼容易;有人說《貞觀之治》是從政者必讀之書,也不全然如此;就是《禮運.大同篇》,也只是「好人政治」的一部分。所以,要讓台灣成為一個「好人政治」的社會,則應該對全中國文化的聖賢之道做一個通盤的了解,並且實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