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系列評論61】選舉的語言要自重不是詆毀
【作者:趙無任】 2015-09-18
  • 圖說:語言要自重不是詆毀。 圖/網路提供

過去佛教的叢林裡,有時候一個寺廟一住就是幾百人。這當中,並非個個都是佛菩薩、聖賢,他們來自十方,有的固然是志在修行的學道者,但曾經做過江洋大盜,後來金盆洗手,或者一些造惡多端,後來回頭是岸的人,也是大有人在,並不是沒有。過去的習氣都還沒有改好,就投身到叢林中修道,對於這樣的人,叢林更要能夠教育他、改變他,所用的方法,就是「叢林語言」。

什麼是叢林語言?例如,這許多人對別人講話都要雙手合十:「請問大德上下尊號」,或者「請長老開示」、「學人慚愧,剛剛語多冒犯,應該向您懺悔」……;或者「學人駑鈍」、「學人苦惱」、「學人愚昧,要向您學習」等等,講說這許多謙讓的話,他就是想對立、鬥爭,也對立不起來、鬥爭不起來,所以,叢林裡面雖然龍蛇混雜,大家也都能夠相安無事。想到佛教的叢林寺院如此,我們台灣的選舉,難道不能這樣效法嗎?

台灣的選舉風氣,就是沒有正確的選舉語言,都是靠謾罵、毀謗,所以把原本很好的選舉制度,搞得烏煙瘴氣。詆毀對方的那許多語言,實在非常難聽,不但誇大、惡意評論、嘲諷他人的短處,甚至可以捏造一些子虛烏有的事,用來中傷、打擊對方。

比方,說對方沒有學歷、貪汙,過去生什麼病、做過什麼壞事,甚至於他的祖先、父母、朋友都一起被拿出來批評,非得把對方的隱私,乃至個人所有的背景、關係,都一一掀開,用這樣詆毀的方式增加自己的選票。實在說,果真是這樣而當選,實在太不榮耀了。把自己的當選,建築在傷害別人上面,道德良心又何在呢?

我們對於這些不好的選舉語言,是不是就由各位候選人來一起改變呢?大家不妨從自我尊重,也尊重對方、讚美對方的說話開始。比方,請參選人講:

「我的對手是某某人,就我的了解,他曾擔任過某某職務,算是相當能幹的一個人,他有一些條件可以做為你們的代表……。但是,我也有一些競選的政見要發表。首先,我想要為社會大眾服務,我要把自己所學專長,以及多年從事基層建設的實務經驗,用來為我們的民眾盡心盡力……;我發現,我們的國家社會現在所面臨的問題,正需要我出來『學以致用』,因為我有能力、條件,我也有熱心,我願意發心為人民做事。所以請各位選民們,假如你們認同我的對手,你們可以選他一票;如果你們贊同我的主張,請投我一票。」

或者你也可以這麼說:「各位可以選舉的朋友們,某某人除了成為我的對手,他也有很好的理念,請大家支持。當然,我也要拜託你們,請記住我的政見:我要使我們的人民百姓均富;使受委屈的人,能獲得公平正義;在你們艱難困苦的時候,也能得到我的一些助力。讓我們彼此之間的來往通暢,讓我們的社會安全,讓我們的生活平靜,讓我們的兒童受良好的教育。讓我們的執政黨為全民服務,讓我們也能為執政者做一些監督的工作。如蒙認同我的服務理念,請賜我一票,祝福大家,謝謝。」

偶爾,在街頭也會見到敵對的兩方相遇,互相打恭作揖,預祝彼此當選,但這種美麗的畫面在台灣實在很難得一見。

好的選舉語言,需要靠選民、參選人一起來宣揚。好比說:「各位選民們!我當選以後,各位有需要什麼服務,我會隨傳隨到;各位有什麼請託,只要是合法、合理,我一定會為各位跑腿,盡量做到;假如各位和什麼人有了糾紛,需要我從中調解,我也會盡力讓雙方皆大歡喜、和好如初。」

又例如:「自由民主,是非常可愛的制度,每次的選舉,大家輪流出來為社會服務,這也是很公平、公道的事。這次,我能可以被提名為某區的候選人,我一定尊重黨的原則,為我們的選民服務。就是各位沒有投我一票,也不要緊,我們都在同一選區、同一市鎮,服務本來就是不分對象。就是我落選了,也沒有關係,還有下次機會,再給予我幫忙。」

又好比:「我們都是朋友,我們都是芳鄰,將來我幾年的任期過了,一樣可以合作,一樣可以為社會奉獻。另外,我還要拜託你們,在我有一些困難的時候,也請助我一臂之力。」

和諧社會,就是需要這樣你幫助我,我護持你;你為我服務,我為你效勞,大家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相互幫助,這才是自由民主的風範,這才是可愛的選舉文化。

當然,台灣的選舉文化想要提升、淨化,除了要有好的選舉語言之外,候選人一旦當選之後,也要能兌現競選時的承諾,要能履行自己當初發表的政見,這才是人民真正需要的好公僕。

因此,選民們平時就要睜大眼睛,要做好監督的工作,凡是選前說的,跟選後所做不能完全一致的政治人物,人民可以在下次用選票制裁他,不能讓一些信口開河、不能信守承諾的政治人物,一再利用一些煽動性語言蠱惑人民,甚至施一些蠅頭小利來買動選民,使得具有神聖性的民主選舉,到最後完全喪失了他的本質。

佛教有云:「要得佛法興,除非僧讚僧」,現在也可以說,要想國家好,你們候選人要互相讚歎,才是國家之福啊。

總之,台灣的民主選舉制度,唯有從選民的水準提升做起,繼而才能提高候選人的素質;也唯有候選人有足夠的內涵、素養,才能帶動選民的水平,這才是台灣民主最大的進步。

因此,最後我們還是要敬告所有的參選人,選舉的方式有很多,罵人、批評、攻擊,這不是唯一的方法,只會讓自己更加醜陋不堪,也讓人民更偏激,社會更動盪不安。如何「出奇制勝」選得心安理得,以上的參選語言是我們給二十一世紀走在民主路上的候選人的建議,希望大家都能真正打出一場「漂亮」的選戰,也為台灣的自由民主選舉,走出一條康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