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系列評論60】眉毛無用,有它才像人
【作者:趙無任】 2015-09-17
  • 圖說:打架的五官。 圖/楊惠如提供

  • 圖說:協和的五官。 圖/楊惠如提供

最近媒體將兩位女性總統候選人的選情發展說得沸沸揚揚,但是選民對她們又有什麼看法呢?我們出生在台灣、生活在台灣,總是希望台灣的未來更好。因此,寄予未來的領導人厚望,希望她能帶領大家走上正確的方向。

目前台灣有兩位女性候選人,雖然最終只會有一個人做總統,不過無論哪一個人當選,都將是中華民國有始以來的首位女性總統。台灣陽剛之氣太重,政治上講鬥爭、對立,現在能讓女性來主政,社會是否能變得柔和一些、和諧一些呢?這是選民對未來最大的希望。

當然,受到過去中國「男尊女卑」觀念的影響,不少人心存質疑:女性也能選總統嗎?事實上,這種歧視女性的態度,甚為不當。

如蔡英文提出,希望維持兩岸現狀、推動區域合作建設、權責資源下放地方等理念,批評她的人就說:她講空話,是「空心『蔡』」。洪秀柱說,要為中華民國找正確的道路,與大陸簽訂兩岸和平協定,互相承認,互不隸屬,有些人則批評她講話太直,不經大腦。

這兩位候選人雖然有好的政見,但是社會上對女性領導人的看法,卻仍有偏差。甚至許多人都還認為女人不如男人,女人是弱者,女人不能做主,或是女人只能在家庭裡相夫教子,男人才能救世治國。難道台灣不能有維多利亞女王、伊麗莎白女王?不能有柴契爾夫人、梅克爾女士、希拉蕊女士嗎?如果我們還抱持這樣的想法,這個國家就沒有辦法進步,無法跟上時代的腳步。如此,台灣又怎麼會走得出去呢?

所以,不論男人參選也好,女士參選也好,我們需要的是能讓台灣人民幸福安樂的領導人,何必要有這些歧視女人的言行表現呢?

記得佛經裡有一則寓言,現在說給大家聽一聽。

人的面孔上,有眼、耳、鼻、舌等五官。有一天,互不相讓的五官,開起了鬥爭大會。

眼睛首先發難:「我是人類的靈魂之窗,你們有誰比我更重要?如果不是我洞觀天下、照燭萬物,你們怎麼能看到世界上的形形色色?沒有我,你們就寸步難行,不能向前走了。可是這麼有用的眼睛,竟然位居眉毛之下,反讓沒有用的眉毛在我上面,叫我怎麼嚥得下這口氣呢?」

眼睛說後,鼻子感到不平,也說:「人體上最重要的是我鼻子,我不光是能聞香、聞臭而已,如果我不呼吸,大家怎麼活得下去呢?這麼有用的鼻子,竟然也在眉毛的下面,讓沒有用的眉毛高高在上,我也不平!」

鼻子說完,嘴巴也鼓其如簧之舌,大聲抱怨:「在人的身體上,最有用的是我嘴巴,我要說話,你們才知道什麼意思;要靠我吃飯,你們才能活得下去。這麼有用的嘴巴,竟然長在眉毛下面,讓無用的眉毛高踞在上方,實在太叫人不服氣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紛紛向眉毛鬥爭。終於眉毛招架不住了,說道:「各位不必爭吵了,我自知沒有你們有用,不夠資格在你們上面,現在我甘願移到你們的下面,請放我一條生路吧!」

於是眉毛走到眼睛下面。眼睛一看,大驚:「怎麼不像個人呢?」眉毛只好再走到鼻子的下面。鼻子也渾身不舒服,說:「這實在不像個人!」眉毛就又走到嘴巴下面。鬍鬚抗議說:「已經有我存在了,你又跑來這裡擠一腳幹什麼?難道鬍鬚、眉毛混在一起就像個人嗎?」

眼睛、鼻子、嘴巴茫然若失,面面相覷。最後嘴巴出來主持公道:「剛才各位都看到了,眉毛跑到我們的下面來,人就不像人了。所以,現在只有請眉毛再回到眼睛的上面。實在說,大家不能說眉毛無用,它可是有大用的,因為有它在上面,我們才像個人啊!」

在台灣,有二千三百萬人,是無用的人多呢?還是有用的人多呢?兩黨袞袞諸公們,你們想一想:究竟誰有用?誰沒有用呢?其實,大家也不必相互看不起,不必吵鬧,不必排擠,不必決鬥。團結合作,各司其用,就會是一張健全、美麗的面孔。

現在國民黨的洪秀柱、民進黨的蔡英文,她們兩位女性站出來要競選中華民國總統,不管哪一位選上了,國家就有了總統,就有了一個領導人,就會像個國家,否則,中華民國在哪裡呢?

多年前,我到遼寧義縣,看到一座七佛古寺奉國寺,裡面供有七尊高大的木造佛像,其建築無一根洋釘,至今完好如初,莊嚴無比。那是遼金時期的蕭太后所建。在那個時代,女性能有那樣的魄力,留下那樣的藝術品,實在是女人之光。

在歷史上,有很多的女性雖然在家相夫教子,沒有站到台前,但是就如大家所說:「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必定有一位賢能的女人。」在中國五千年文化的社會裡,她們的貢獻也是非常偉大的!

即使是神話裡的「盤古開天闢地」,也還得要女媧來補天,你說男人能少的了女人嗎?太陽光芒萬丈,到了夜晚,月光如水,「嫦娥奔月」的美麗傳說,不也給人間帶來清涼嗎?

原始佛教裡,有很多偉大的女性。如《華嚴經》的師子頻申比丘尼、《維摩經》的散花天女、波斯匿王的末利夫人、友稱王的勝鬘夫人、妙慧童女等,她們都能講說大乘佛法,都能化導國家社會,誰說她們的能力不及男人?甚至佛陀也都曾經為這許多女性授記,將來一樣能成佛。

像戰國時代的趙太后、漢朝馬皇后、唐朝長孫皇后等,不也都是偉大的女性?為什麼時代愈是發展,反而要走倒退路,輕視女人呢?在西方,把女人比作和平天使、女神,在中國,卻認為女人是禍水、掃把星。一個不尊重女性,沒有平等、公平的社會,可以說是落伍的。

縱觀台灣,有多少女性從政,如張博雅、黃敏惠、陳菊等,她們有比男人遜色嗎?今後台灣的社會一定要講究公平公義,一定要講究男女平等,不要讓世界人士看台灣是一個歧視女性的落伍社會。

這一次總統選舉,能有蔡英文和洪秀柱二位女性出來擔當大任,很具有時代意義,希望以後國家社會能有更多的女性站出來;讓大家看到女性在人民心目中,也像西方女性一樣,她們也是和平女神,她們也是社會的安琪兒。

適得其所,和平無爭,這才是我們台灣未來的幸福。至此,我佛不得不說:「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