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系列評論51】惡性的執著需要客觀會議解決
【作者:趙無任】 2015-09-08
  • 圖說:立法院。 圖/網路圖片提供

在這個世界上,個人也好、團體也好、國家也好,有了意見不同,有了紛爭糾葛,有能力的人可以居中協調,達成和議,解決問題;如果不能,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開會協商了。
  
即使是在中國古代,像齊桓公「九合諸候,一匡天下」,這也都是從會議裡找到和平的方案。所謂「尊周室」,雖然周朝軟弱,沒有統領全國的力量,不過,因為齊桓公的擁護王朝,也就使得周朝八百年江山依然能夠維持。
  
到了現代,世界上著名的會議,例如:歐盟會議、亞太經貿會議、東北亞、東南亞會議等等,只要各個國家的首腦和首腦一見面,國與國之間就能增加友誼、增進友好。
  
除此,當今世界,區域和區域之間、大國和小國之間,會有紛爭、欺凌的現象,也就有所謂的「聯合國」來給予各國調解、平衡。諸如各種國際會議的召開,對世界的局勢還是非常有貢獻的。
  
在我們台灣,人口有二千三百萬,政黨就有二百多個,除了國民黨、民進黨以外,還有親民黨、新黨、工黨、綠黨、勞動黨、農民黨、民主自由黨等等。但經常因為不善於處理共處的和諧,相互猜忌,爭議不斷。例如在對國家的認同,對文化的認知,對地域的分歧,對黨派的思想、理論上,各有意見的執著,以至於熙熙攘攘、吵吵鬧鬧,罵街式的衝突時常發生,搞得舉國上下人心不安。
  
不過,有聲音、有意見,說出來都還是很好,假如讓問題悶在肚子裡不肯說明,彼此惡鬥,就是親如兄弟姐妹也沒有辦法和好;何況一個國家,這種思想上、利益上、立場上的意見不同,就更難化解了。
  
記得陳水扁先生上台的時候,就曾經發表要召開「國是會議」,但是到最後,只說未行,藍綠一直吵到現在,還是沒有增進彼此相互了解的方法。
  
這些年過去了,台灣黨派、族群的對立,用諸葛亮的一句話說,已是面臨「危急存亡之秋」,因為誰也不服誰,完全不講是非,只顧自己黨派的利益。長此下去,如果沒有客觀的會議面對面溝通解決,不提倡社會公道,不講究國家前途,未來實在危險。
  
加之,國民黨裡面那許多大老們,各有自己的集團,民進黨裡面各有派系分立;等於當初民國成立之後,軍閥割據,各有山頭,就算是選出了各自的領袖,但是沒有共主,國事仍然紛爭。如此一來,彼此互不相讓,好比兩部汽車在馬路中間互相對峙,國家怎麼會進步呢?
  
我們都知道,在社交場合當中,有一種舞蹈叫做「跳探戈」,你進一步,我退一步;我退一步,你進一步。有人就用來比喻兄弟之間的僵持,要懂得跳探戈;婆媳之間的不和,最好也要跳探戈;就是親如夫妻,在一起生活,也需要彼此有進有退,你讓我一尺,我讓你一步,才能促進彼此的和諧。
  
我們看世界的大國,如美國,它們的民主已經步上軌道,所謂共和黨、民主黨,經常都是輪替執政;它們的參議院、眾議院,各占多少席次,也都有會議的軌道來解決。
  
再看如新加坡,雖是小國,最近總理李顯龍在建國五十周年紀念日上發表說,當初他們的國家幾乎沒有任何資源,也沒有屬於自己的軍隊,但是他們有一個海量的領導人,把所有在新加坡的人都視為一家人,彼此可以開誠布公,平等發言,把國家的利益、團隊的前途置於前提。所以,雖然是蕞爾小國,也能受到世界的重視和尊重。可見得領導人的度量,以及國家的會議、法制,是重要的治國之道。
  
我們不希望台灣再內耗下去,寄望黨派間也能舉行一些談判會議來溝通彼此。因此,提供幾個辦法如下:

第一、各黨派甚至較小的黨派,各推出十數名代表,將彼此的想法、對國是的建言提出來,以求得共識。

第二、假使不能求得共識,可以在電視上公開辯論,讓大眾共同來參與,讓全民關注於焦點,以謀求和平共處的辦法,也避免會議被譏為黑箱作業。

第三、請出世界級的公正人士來做公平見證,給予受委屈的人補償,或者給予道歉,要誠懇面對,真正解決問題。

第四、關於權利的分配、名位的安排,大家在會議桌上,要理性、公正、公平的分配。最重要的,在會議談判中,要把過去的錯誤、誤會、紛爭完全消除,共同為社會、國家的長治久安而努力。

第五、對於國家的利益,彼此互相提出建議,達成共識以後,便按照協議去執行,增加全民的福祉。

第六、我們也希望在談判的時候,大家要接受幾個原則。例如,應該表示對國家的認同,訂出一些總目標,因為沒有共同的目標,只會有紛爭。

關於談判,可以請出與我們相關的人士出席。好比兩岸問題,最好中國大陸也能夠參與,邀請能夠代表雙方居中調解、給兩邊人民互信的人物來協助。我們相信,總會有協商解決的辦法。有的就讓時間解決,有的增加相互了解,有的在人事上和平往來。例如,你來做我的縣長,我去做你的市長,在職務上多重交流,或許可以解決一些滯礙難行的癥結。

過去八年抗戰,中國人的死傷那麼慘重,蔣介石先生對日本一句「以德報怨」,不是化解了嗎?如今面對同文同種的手足,無論是國、民兩黨,無論是兩岸,反而要這麼困難嗎?聯合國能調解各民族、各國的糾紛,我們彼此是同胞,為什麼不能呢?

假如到了最壞的情況:動之武力,讓別的地方、區域,甚至於其他國家參與到台灣內部的紛爭裡面,乃至引發戰爭,後果一有輸贏,那就不堪設想了。

我們希望台灣的黨派間能互相集會,透過客觀的會議來化解這許多紛紛擾擾,讓國家在正常中發展,共同以為國族、為全民的利益做著眼點。我們不信台灣不如新加坡,我們也不信台灣不如美國,我們五千年的中華文化,還不夠引以為傲嗎?期盼經過客觀會議達到共識,人民的平安幸福、社會的和諧、國家的安定、兩岸的和平才有可能繼續維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