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系列評論34】台灣每年每月都在忙選舉
【作者:趙無任】 2015-08-18
  • 圖說:選舉站台。 圖/人間通訊社提供

選舉,是世界上自由民主的潮流,全世界的國家都有選舉,在先進的國家,他們對於選舉都是輕描淡寫,在自然而不慌亂當中,選舉結果就平靜的產生了。

但我們台灣就不一樣了。要選里長、要選鄉鎮長、縣議員、縣市長、立法委員,甚至選總統。這一屆總統才選過,誰要競選下一屆總統,就已經搬上台面來。今年才推出哪一位競選,明年哪一個黨派又要提名哪一個人出面;今天這個候選人還來不及認識,明天又換了哪個候選人,讓我們也搞不清哪一位才是有為的候選人。就這樣,台灣的選舉,好像無日無之。

這許多無論是三合一、七合一、九合一選舉,雖然投票只有幾個鐘點,但選立法委員、縣議員,也是要好幾個月才能選出來;選一個總統,要從兩年前,甚至更早就開始準備,遠方的人也要趕回來投票,真是費時、費力、費錢。媒體說,民進黨的蔡英文為了選總統,已經準備了七年;國民黨的洪秀柱,因為情勢緊迫,只有七個月的時間追趕。七個月也好,七年也好,天天都是忙選舉,難道整個台灣都沒有別的事可做了嗎?

一到選舉,候選人要造勢,一些有關的助選人,都要我們選民去捧場。雖然他們也會派車子接送,不要我們做跑路工,但我們要花費許多時間,幫他們助陣吶喊;甚至這許多助選員還警告我們:「你哪一天到造勢現場,要跟我打個招呼。」意思是,怕我們缺席了。大家不敢得罪這許多老大,因此,做老二的我們,就得知道要去捧場,要去報到,要去增加人氣,讓他覺得我們對選舉擁護有功,以後才能讓我們過平安的日子。

那許多立法委員、縣市長,常常都要跑基層,他們是跑出來的嗎?他們不是要靠政見,靠他對國家社會的貢獻來成就的嗎?

更奇怪的是,我們候選人也不需要什麼政見,也不用什麼成果,也不用有什麼人格、道德,只要聲量大,只要會罵人批評,只要會哄騙選民,他就有選票。

而我們的電視台、報章雜誌、網路,也不報導選民的生活、社會的建設,幾乎都在談選舉、談人事。你罵我沒有良心,我罵你沒有天理,選舉人歡喜互相批評,媒體也歡喜報導這許多謾罵的聲音。所以,讓台灣的民眾見樣學樣,也學會了相罵,學會了鬥爭,學會了分立,這樣的國家社會,怎麼會因為選舉進步、成熟呢?

我們自由民主的台灣,選民也不問參選人夠不夠資格、懂不懂法律,各種專業勝不勝任……這些都沒有人知道。你看那許多民意代表們,外交委員有幾個真正懂國際情勢?國防委員有幾個人瞭解軍事?有幾個人真正為教育、財經、水利、交通、醫療把脈?選出來的人,都沒有專業知識,怎麼能對國家的政策有所了解發揮呢?

一般的縣市長、縣議員也就罷了,尤其立法委員,他們要立法,卻對相關知識不夠專精,國家的制度、利益怎麼能安全呢?認不清什麼人能幫助社會的建設,瞭解什麼人對社會有所服務?選民都看不清楚,所以自由民主的選舉,就在這一片胡混當中完成。

當然,其中也有專業稱職,對國家社會有貢獻的候選人,但是那許多人都是君子,他不肯用不正當的語言,不正當的手段去爭取一票,他希望以自己平常的道德良心,做人服務,贏得選民的一票。但是,這一種人的選票,很難進票箱,因為煮熟的鴨子都會飛了,即使想要投他一票,到了臨時,也會有許多的陣前倒戈。

再者,這許多的清流都很保守,都很知趣,都很文雅,也不去玩花招、耍花樣,能當選的也很不容易。等於,屈原投江自殺的時候,他曾經慨嘆說:「黃鐘毀棄,瓦釜雷鳴。」仙鶴、鳳凰,又怎麼能去與雞鴨爭食呢?

因為選民已不知道要選黃鐘,只選瓦釜,所以讓許多好人不得出頭。選民只看到握手,只看到微笑,只看到鈔票,只看到紅包,只看到虛情假意,只看到勢力抗衡。所謂「西瓜靠大邊」,這就是我們台灣選舉的文化。他不必靠政見、不用靠專長,只靠權力,一當選,好像他就是一個全能的天神。世間會有這麼便宜的事嗎?

台灣的選舉,兩黨各不相讓,造成了社會的對立。在家庭裡,丈夫要投民進黨,太太要投國民黨,兩個人甚至鬧到法院要求離婚。在家庭裡,有許多成員,因為選舉太過認真,到最後鬧到家不成家。在社會上,我們本來是好朋友,就為了選舉的意見不同,造成大家的感情破裂,互不來往。我們的士農工商,本來老老實實地經營事業,因為候選人與他的事業關係重要,這許多士農工商就要幫忙這許多候選人去打拚、去爭取,甚至與他們結盟。所以選舉常有政商勾結,某某候選人的勢力大,如果商人沒有選他,買賣就做不成,生意也就慢慢蕭條。

我們台灣的選舉真是可憐,破壞了善良社會的結構,撕裂了夫妻的感情,製造了人我是非,造成了仇恨對立,讓人民沒有成長,反而道德墮落,把一些忠孝仁愛、人情義理都為了選舉而丟棄了。

台灣的自由民主才幾十年,再這樣下去,我們的子子孫孫,只有投票,只有勢力,只有黨派,只有紛爭,這樣的選舉傳承,我們未來怎麼不可怕呢?能這樣下去嗎?是不是我們的自由民主的選舉,需要重新教育?重新修正?重新做一番改良?而我們究竟還要學習多少年?教育多少年?為什麼愈學愈壞呢?誰又有能力來主持這麼大的改良工作呢?

在位的高官、我們各黨的黨主席、我們各黨的大老們,你們可知道選舉勞民傷財嗎?你們可知道選舉對社會花去多少成本嗎?你們可知道選舉造成社會、家庭、人情多少的是非嗎?這種自由民主的選舉,不容易選出賢人,又這麼舖張浪費,究竟值得不值得呢?

過去的選舉,還曾經限期只准兩個禮拜,但現在,好像都已解除這許多限制了,一年到頭都在忙選舉。過去的選舉,還算是有期徒刑,現在的選舉,等於是無期徒刑,天天講選舉,無有了時。

我們是不是減低民意代表的福利、待遇,讓民意代表沒有什麼利可圖,並且嚴格監督貪污?福利不多,待遇微薄,就可以減少大家去爭取選舉?因為這樣激烈的競爭,必定裡面有很大的利益,才讓選舉造成社會如此的動盪不安。希望有朝一日,我們大家可以淡化選舉,用平常心來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