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系列評論】「慈悲思路」開創台灣出路 ──超越黨派、族群、地區的當代諍言
【作者:高希均(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 2015-10-01
  • 圖說:夏荷。 圖/人間社提供

在痛定思痛的年代,趙無任先生以慈悲的思路,透過深刻敦厚的文筆,指出了當前社會中不公不義、不講是非、不分善惡的現象,並且又以包容之心指引一條社會和諧、人民幸福、民主品質提升、兩岸和平相處的出路。

慈悲的廣義解釋包括了:有「同理心」,沒有「分別心」,與人為善,成人之美,無私無我,寧做老二,外得人和,內得心安,捨得結緣,身在喜捨。星雲大師為本書《慈悲思路.兩岸出路》代序中寫著:「希望為台灣選風增添一些和平、善意的理性思路。」又指出:「我一生愛中國、愛台灣、愛中華文化、我和台灣大家過去的祖先一樣,在怒海餘生中來到台灣,因此,惟願國泰民安,別無他求。……假如我們兩岸慈悲,共同以中華文化救台灣,還怕未來沒有出路嗎?藍綠二黨如果也有慈悲,還怕未來沒有友好的希望嗎?」

(一)出現了另一位「參選人」
6月30日在人間福報第一次讀到趙先生的文章,就被其標題及論點吸引:「選舉大樓的成功與倒閉」。

文章中寫著:「建樓的人,在那裡默默地為社會、為經濟、為大眾打拼,他們都沒有聲音;但拆樓的人,他們的聲音響亮,在那裡吼叫、呼喚、機械嘈雜、樓倒頂塌,實在亂七八糟。」「這個世間上總要有人出頭,就像一個大樓有個頂,總要有人登頂……你為什麼不助成大樓的興建呢?……高樓倒了,對你有什麼好處呢?正值選舉的時候,希望蔡英文、洪秀柱會倒閉的人,你們可以思之思之。」

沒想到7月1日又讀到第二篇:「讓台灣兩黨有十萬個總統候選人」;7月2日又讀到第三篇:「兩位女性競選總統是台灣的榮耀」。這樣的連載就立刻引起了大家高度的重視。文章中所環繞「選舉」的角度是那麼多元,引證的典故是那麼豐富,敘述的方式是那麼貼近現實,傳達的訊息是那麼地令人動容。

因此,有人說:「趙無任」變成了這次總統大選中另一位「參選人」──參加選舉理性討論,提升選舉品質的「無名氏」。大家不知道他在哪裡,但他的評論已經不斷地擴散、流傳、轉載、討論;他一夕之間變成了可以影響選民的「無形力量」。更有人說:「趙無任要出來競選,我投他一票。」

當友人問起「誰是趙無任?」時,我說:「他憂慮社會的分裂、民主的變質、兩岸交流的變數、中華民族的前景;他的看法實在是代表了絕大多數沉默者的心聲。」

我們猜想,取名趙無任,大概是「趙」是百家姓之一,代表的是「大家」,「無」是「無我」,「任」是「責任」,合起來是「一個無私、有責任感的老百姓」。這真是一個具有草根性的平實筆名。

(二)以慈悲思路評論重要議題
10月8日,天下文化與人間福報將把趙無任先生七十篇文章,編輯成書出版,書名是《慈悲思路.兩岸出路──台灣選舉系列評論》。

「台灣選舉」在趙無任的筆下,不應當再是個受人奚落與厭惡的「民主之惡」。大家認真地細讀這本書,台灣的民主品質、社會和諧與兩岸合作就能大幅改善。

這本著作的論點是跨黨派,跨族群,跨地區,跨宗教。凡是對台灣選舉、兩岸交流及社會長期發展有利的觀念,都提了出來,供大家一起來思考和討論。

趙無任先生悲天憫人地看到了台灣自一九八○年代中期進入民主時代後一連串的折騰:社會所遭遇的挫折,政黨所經歷的對立,媒體所失去的可信度,國會所失去的效率,兩岸所失去可以交流的速度與廣度,開放所面臨的反對,以及不斷出現的內鬥與內耗,甚至政府與一般人對「宗教人士」的一些歧視。他憂心忡忡的決定要在總統大選前,對民主選舉,政黨政治,兩岸關係,統獨糾結,本土化,民族意識,大同世界,下一代福祉等等重要議題,做一次全面性的坦率討論。

七十篇文章分成四篇:選出優秀領導人、尋找台灣領導力、悲憫土地與人民、深思民主與自由。即使是專門研究民主政治的學者,也難以擁有這樣宏觀而多元的視野,古今及中外的例證,以及慈悲與超脫的胸懷。

台灣的選舉,尤其總統大選,已使人民對我們的民主政治無法產生驕傲。對民主再嚮往的鬥士,內心也有深沉的疑慮。

我們所嚮往的「君子之爭」從來沒有出現過。在競選團隊的核心及外圍組織的算計下,打擊對方的影射、抹黑、指控、捏造……透過文字、圖片、名嘴、網路,一波又一波地傾巢而出;其中網軍變成了最新的武器。無論哪一邊候選人當選,早已被醜化得「遍體麟傷」。每四年一次的總統選舉,全民就要經歷一次愈來愈惡劣的人間煉獄。作者在評論中質問:「選舉要靠罵人來當選嗎?」

當前媒體上已經出現了對總統候選人真假難辨的抹黑材料。我曾經歸納過「媒體誤國」的可怕後果:
● 把「壞」消息當成「好」新聞來熱賣。
● 把做壞事的「惡人」當成「名人」。
● 把翻雲覆雨的「政客」當成「英雄」。
● 把信口開河的「發言」當成「專家」。
● 把違反原則的「小人」當成「功臣」。
● 把堅守原則的「君子」當成「無能」。

這是言論自由氾濫誤用下的痛心現象:報導污名化、評論兩極化、善良邊緣化;甚至國家定位及國號都遭到醜化。趙無任沉痛地說:「假如沒有中華民國,一切都成了泡影。」趙無任在多篇評論中表達了深沉的憂慮。

(三)創造「人間紅利」
佛光山創建以來,就孕育了佛光人所擁有「人間」性格。

這些「人間性格」的特質,包括了「捨我其誰」的擔當,「不忍眾生苦」的宏願,「以空為樂,以眾為我」的無我,「永不灰心,永不休息」的毅力,「與人為善、從善如流」的心胸。因此,佛光山不分地區、性別、教育、甚至宗教,堅持以融合與喜悅之心,推動文化、教育、共修、社教等的活動,打造「安樂富有」的人間淨土。

這正是我近年來嘗試把佛光山的貢獻涵蓋為「人間紅利」這個概念。

「紅利」(dividend)本是投資學名詞,形容「資金的報酬」。自從西方世界八○年代出現Peace Dividend一詞後,已被引申為:增加人民及社會福祉的政策,所能帶來有形及無形的回饋與利益。如「和平」替代「戰爭」,個人生命、時間、資源、國防支出就可移做更好的使用,即是「和平紅利」一詞的最好註釋。

再以推動人間佛教的「三好」而言,「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已經帶給海內外無數的信徒、民眾,以及各界領袖珍貴的「紅利」──這種無形財富可以包括社會和諧、人格昇華、財富分享、邪念改正、善良提倡、慈悲擴散、鬥爭減少……。全書就苦口婆心地提倡這種思路,這正就是打破台灣對立與不安的出路。

兩岸關係一直是大家最掛念的問題,趙無任先生指出:「我們一定要彼此對立才稱心愜意嗎?假如摒除統獨問題,大家互相尊重,互相提攜,互相友愛,互相往來,和平共存,這不但是時代的進步,也是中華文化的成長啊!」

這本著作對台灣選舉所做的評論,如果得到大家共鳴,那就為世人帶來難以估計的「人間紅利」。

趙無任先生這位勇者,勇敢地超越了「政治正確」,寫出了大家想說又不敢說的真心話;這位智者再以慈悲思路,提出智慧見解,為台灣開創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