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我的繪本  「讀」我的心
【人間社記者 趙志霞 台中報導】 2018-12-08
  • 圖說:由「社團法人台灣畫話協會」主辦的「話」我的故事─繪本創作聯展,開幕展出。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多重障礙莊筱清,以紙黏土做出繪本創作《高小揍找工作》,充滿童趣。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身心障礙者張雅各,對汽車癡迷童心未泯。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肯納症吳冠朋的繪本創作─纏繞花園。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肯納症陳道明的「數大就是美」,出現的「ㄆ」或許是童年學習注音符號的深刻印象。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聽障兒陳如婷的繪本故事─繽紛的遊樂園。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肯納症郭佳如的繪本故事─我帶著拉拉熊去環遊世界。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肯納症陳駿翰,有「植物達人」之稱,他的第一本繪本故事《我是鳶尾草─生活冒險旅程》,他「話」出了在國中時受到同學欺負的情形。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 圖說:因車禍重創腦傷造成顏面創傷及智能障礙的謝奇銘,用繪本故事表示「2018年世界花博在台中開幕,我希望我爸與全家一起去」。 人間社記者趙志霞攝

3月間,台中市花博還在籌備期間,謝奇銘已經在自己的繪本故事第一頁寫下「2018年世界花博在台中開幕,我希望我爸與全家一起去」。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找到這些資訊?但我們從謝奇銘的繪本創作,了解他心裡在想些什麼」。「社團法人台灣畫話協會」創會長蔡啟海老師表示,協會這些成年的大孩子們,有多重障礙、肯納症(自閉症)、腦性麻痺或因腦傷造成的智能障礙等,他們有的無法言語,有的難以表達,卻在圖文的表現中,讓父母、老師,更深一層的認識孩子們的成長記憶和生活經驗,及所曾經歷的故事。

謝奇銘是在5歲時,被貨車輾過重創腦部,父親謝發通永不放棄,帶著南北奔波就醫,才撿回一條性命,不僅顏面受創,也造成智能障礙與輕度肢障,國中時飽受同學的霸凌,用牙籤戳他或拿美工刀劃他的腿,嘲笑他是醜八怪,從此他害怕陌生人,在家裡封閉自己,孤獨地過了20年。

幾年前姐姐透過學校介紹,帶謝奇銘去「社團法人畫話協會」學習繪畫,他慢慢打開心房,與同儕相處和互動,爸爸費時一年,陪伴和教導自行搭公車,如今他還是有些靦腆,但已能來去自如,臉上隨時帶著笑容,不再懼怕別人的眼光。

「我們不僅教這些身心障礙者進行感官和知覺的探索,也教他們練習生活自理,互相幫助,更要勇敢的站在陽光下」,蔡啟海舉智能障礙的張雅各為例,雅各長得高大魁武,性情敦厚,自詡為蔡老師的好幫手,樂於助人,他對汽車癡迷童心未泯,從家長的保護到願意放手,讓孩子走出家門,雙方因勇於挑戰,而有了另一片天空。

有「植物達人」之稱的陳駿翰,是肯納症患者,在他的第一本繪本故事《我是鳶尾草─生活冒險旅程》,他「話」出了在國中時受到同學欺負的情形,每一個人都以一棵植物表現,母親王素蓉才知道孩子在成長過程受了多少委屈,心痛不已。直到現在,小花蔓澤蘭依然是陳駿翰筆下的焦點,也唯有和他談植物,他眼睛發亮,侃侃而談。

「每個孩子在成長的經驗中,都有自己的符號記憶」,蔡啟海指出,像肯納症郭佳如的繪本「我帶著拉拉熊去環遊世界」,拉拉熊可能是他喜愛或是代表安全的替代物;陳道明的「數大就是美」,出現的「ㄆ」或許是童年學習注音符號的深刻印象,莊筱清雖是多重障礙,但小肌肉發展的很好,以紙黏土做出繪本創作《高小揍找工作》,充滿童趣,這些身心障礙者,在藝術育療的引導下,創造生命無限的潛能。

蔡啟海鼓勵身心障礙者回顧自己的生命歷程,以繪本故事作為圖像的語言,藉此與照顧者、老師或同儕,因對話再次產生連結,增進彼此了解,不僅真實反映內在的想法,也有自我療癒的功效。

「話」我的故事─繪本創作聯展,自即日起至2019年1月6日,在台中市咖啡罵哥(北區三民路三段295號)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