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壁重光」 川渝石窟和摩崖造像的特徵
【人間社記者 王玉梅 大樹報導】 2017-11-17
  • 圖說:千佛崖摩崖造像遠景。 圖/成都博物館提供

  • 圖說:千佛崖第13號窟蓮花洞全景。 圖/成都博物館提供

  • 圖說:川渝石窟樂山大佛頗負盛名。 圖/成都博物館提供

佛教石窟又稱為石窟寺,開鑿於河畔山崖間的寺院。在佛教傳入中國的同時,石窟寺融入了本土化藝術,在各個地區展現不同的造像風格,是石窟寺藝術魅力所在。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佛教考古研究所雷玉華所長來台參加佛陀紀念館舉辦的「絕壁重光─川渝石窟的保護與傳承暨李耘燕美術作品展」,對於最熟悉的川渝石窟,她說:「佛教初傳中國至今,佛教藝術的歷史長卷便在巴山蜀水的懸崖峭壁上徐徐展開。川渝大地的崖畔、村頭就一直沐浴在佛國光輝之中,從未間斷。」

八世紀中期以後,唐王朝經歷了安史之亂,中原經濟和文化遭受嚴重的破壞,開鑿石窟寺由北方轉移到政治經濟穩定、文化發達的四川地區。該地區石窟開鑿始於北朝晚期,盛於唐宋,直至目前為止,已知的古代石窟和摩崖造像共有8032處,其造像特徵因始鑿年代不同,而有所差異。雷玉華所長將其歸類為南北朝時期、北周末、隋代至初唐時期、盛唐時期、中唐時期、唐末至五代、北宋初時期、兩宋時期,及元、明、清等七個時期。

廣元千佛崖石窟是該地區最早開鑿的石窟,約在北魏晚期。廣元北朝洞窟主要有馬蹄形窟、四壁三龕窟和中心柱窟。龕內造像主尊有一佛二菩薩、三佛。造像體態略顯豐滿,佛像身著雙領下垂袈裟,右覆偏衫衣角,衣紋比較單薄。「到了唐代高宗至玄宗時期,廣元造像水準最高、技藝最成熟,也是千佛崖最興盛的時期。」雷玉華所長表示,「造像比例協調,佛像臉形方圓,頸部有三道蠶節紋,雙肩和胸部寬厚,胸肌隆起,身形健壯。」造像題材廣泛,除了佛菩薩像之外,亦出現地藏十王、如意輪觀音等。

大足寶頂山開鑿於南宋嘉定年間,由僧人趙智鳳主持雕造一組大型連續性的摩崖雕刻,崖面大都鐫刻標明題材內容的榜題和有關經文、頌詞、偈語等。內容豐富、雕刻精細、生活氣息濃郁,是中國晚期石窟寺雕刻的傑出代表。

盛唐至宋時期,是安岳石窟開鑿的年代,造像題材有釋迦、彌勒佛、西方三聖、華嚴三聖、千手觀音,另有涅盤經變、地獄變、涼州瑞像、藥師經變,及毗盧洞宋代雕刻柳本尊十煉圖。規模宏大,雕刻精細,更具世俗化、人性化的特點。

兩宋時期的造像主要集中在合川、大足、安岳、仁壽等,此時出現圓圈狀的月輪形小龕、連環畫式浮雕故事畫、露天大像等。造像與以往大不相同,多數菩薩皆披上外衣,形成典型的女性形象。元、明、清時期,佛像造像受到藏傳佛教的影響,頭飾寶珠、頂嚴,唐代龕像的傳統已然無存。

雷玉華所長表示,「唐安史之亂後至北宋初,四川的佛教摩崖造像仍然興盛,並在很大程度上保存了唐代以來的傳統。」可見川渝石窟和摩崖造像除了數量龐大之外,亦對佛教發展史及佛教造像的保存具有極高的價值。

絕壁重光─川渝石窟的保護與傳承暨李耘燕美術作品展
展覽地點:佛陀紀念館本館二樓第三、四展廳
展覽時間:即日展至2017-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