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裡乾坤 水晶與琉璃」 見證藝術、歷史與文化
【人間社記者 詹妙達 台中報導】 2018-05-17
  • 圖說:孫館長、策展人與貴賓合照。 人間社記者詹妙達攝

  • 圖說:策展人何恭算主任介紹展示規劃。 人間社記者詹妙達攝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第一特展室,因應不同的傳統文化流唱著各自動人的故事,以「矽」為序幕,揭開天然水晶與琉璃珠品呈現出科學觀和文化觀的矽裡世界。5月16日特別邀請夷娜原住民文化舞蹈工作室以舞蹈呈現「孔雀之珠」及「豐碩之珠」等琉璃傳統故事,為「矽裡乾坤:水晶與琉璃」特展揭開序幕。

矽出同源的水晶、琉璃通透亮麗,自古就深受人們喜愛。最早可追溯自西元前3000至4000年前古埃及、美索不達米亞兩河流域,就出現琉璃文化,它們的主要成分都是「矽」。琉璃與金銀、玉翠、青銅、陶瓷被譽為中國五大名器之一,亦是佛教七寶「金、銀、琉璃(水晶)、琥珀、硨磲(珍珠)〉、赤珠(珊瑚)、瑪瑙」之一,足見其珍貴之處。

不論是自古被譽為中國五大名器及佛教七寶之一的琉璃,或光彩奪目的水晶,都呈現出通透亮麗的質感,而這些共同特質都是「矽」與其他物質融合或受到溫度、含量等等影響而成,尤其是琉璃的通透和可塑性,多製成各種藝術品或儀式用品甚至是貨幣。以社會組織嚴密的排灣族為例,工藝精良的琉璃多出自不用參與日常生產的貴族,不同的配飾也象徵著不同的貴族階級,深具文化社會意涵。

科博館孫維新館長提到,科學和藝術、文化有著很深的相關連性,不論是以自然礦物原形呈現的水晶或價值不斐的玉髓、瑪瑙等等珠寶精品,都是極美的藝術品,同時可以從科學的角度出發,探求東西的本質,所以這次特展就以大自然的「矽」作為出發點,帶大家尋找生活中無所不在的「矽」。

策展人地質研究員何恭算主任說明,本次特展共分7大主題,首先從「矽說從頭:尋找矽的家」出發,循序漸進地藉由原礦、玻璃砂、琉璃珠等各項展品,探究矽在各類矽酸鹽礦物的含量,並點出石英乃是集矽之大成,包含對有關石英的重要物理特性、型態、顏色、類別、內含物等面向的介紹,帶出以「矽」為本質的各項成品,因應人類對美感的追求、社會制度的演進等人文因素,也在工藝、文化發展上呈現的不同意涵。

協辦單位之一的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考古學門負責人李匡悌研究員表示,考古資料與物證顯示,科學和人文密不可分,以琉璃珠為例,從鐵器時代就取代了史前時代最重要的玉器,和鐵器一起在文化史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科博館展示組策展人之一劉憶諄說,這次的展品都是從國內外各大博物館、私人收藏家珍藏裡萬中選一的極品,包括賽夏族和泰雅族用來占卜、治療的黃金珠及國內外珍貴的琉璃製品,都是本次的亮點展品;寬195公分、高193公分、重達1,598公斤的巨大心型晶洞,其中孕育著寶石級紫水晶,實屬極品,來自俄羅斯的橘色水晶也是稀世少有,包括難得一見、展場有一件館藏的「戰國珠」是2000多年前戰國中後期出土,又稱為「蜻蜓眼」,顏色飽和,帶輕透的藍色,表現眼珠的特色之外,在圓圈的眼珠內外又形成多層次的套色,代表著中國琉璃珠的起源。有早期受到西亞、古埃及的琉璃技術,比較飽和,後來中國人自己加入高鉛,提高玻璃成分,才較輕透。另有一件完整的排灣族「蜻蜓琉璃珠項圈」,只有頭目才能配戴,日據時期多被日本人收藏,目前全台僅兩件,一件在台灣大學另外一件由科博館典藏。

想要了解這次科博館要變出什麼「矽」法?何恭算主任歡迎社會大眾來科博館第一特展室欣賞「矽裡乾坤:水晶與琉璃」特展,透過各式水晶與相關礦物標本,以及古今中外的琉璃珠品與飾物來了解完整豐富、晶透多彩、冷豔卻溫潤的二氧化矽世界級來見證歷史與文化意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