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死的爭議」座談會 覺誠法師從佛教的角度發表看法
【人間社記者 練珊恩 綜合報導 新聞來源:】 2018-11-16
  • 圖說:「於死亡邊緣──廢死的爭議」座談會,主講人左起魏家祥、黃書琪、主持人陳亞才、覺誠法師和林志翰。 圖/星洲日報提供

  • 圖說:覺誠法師強調,必須把宗教教育納入學校的道德教育裡,讓「不殺生」的思想根植在孩子腦海中。 圖/星洲日報提供

  • 圖說:修法廢死,是大馬目前最受關注的課題之一,民眾踴躍出席座談會表達意見。 圖/星洲日報提供

死刑存廢課題引發馬來西亞社會各界關注,11月15日由馬來西亞隆雪華堂民權委員與婦女組舉辦的「於死亡邊緣──廢死的爭議」座談會出現兩極化看法,支持廢死的一方的擔心誤判會奪走無辜者生命;反對廢除死刑的一方則擔心沒有了死刑,未來罪案會更加嚴重。

這項座談會的主講人有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佛光山新馬泰印總住持覺誠法師、行動黨居鑾區國會議員黃書琪,以及檳州研究院高級政策分析員林志翰博士;主持人則是時評人林亞才,現場超過150名出席者,以反對廢除死刑者居多,出席者與主講人互動頻繁,場面氣氛熱烈。

覺誠法師從佛教的角度發表看法。他說,佛教強調「如是因,如是果」,自己的業要自己承擔,因此大馬目前必須保留死刑,以作為維持社會秩序的警戒標杆,但政府必須確保執法的公平與公正,並給予死囚足夠的懺悔與改造時期。

他說,佛教絕對尊重人權與慈悲,但是佛教說「如是因,如是果」,佛陀告訴我們,自己的業要自己承擔,沒有人可以代替,而如果犯下滔天大錯,即使逃得過現實有形的監牢,也逃不出自己內心的牢獄。
「執法單位必須專業地探討囚犯犯案的動機,誤殺及自衛殺人等罪行另當別論;但是蓄意殺人、制毒、販毒、蓄意強姦、姦殺和殘忍殺人等罪行,必須要有效的懲罰法典,才能讓人民安心及不造成社會恐慌。」馬來西亞目前應該保留死刑,但是在執行之前,必須給很長時間讓死囚很好的內心改造,讓他不要留遺憾,要跟家人認真地說對不起。

「未來是可以重生的、是循環的。許多經過輔導的死刑犯跟我說,他們這一生知道錯了,來生不會再犯錯。他們至少發了這個願,種下菩提種子,在未來的生命裡不要再犯錯。」

覺誠法師建議政府把宗教教育列入中小學的公民教育裡,若大家從小遵守如佛教的「不殺生、不偷盜、不妄語、不邪淫、不吸毒」5個戒律,尤其在生命裡種下「不殺生」的種子時,往後遇到引誘或面對欲望便自然有自制能力,不會起殺人念頭。

他說,每個人必須先把自己做好,當正人君子;把家庭單位做好,關心子女,不要讓他們有犯錯的機會,要有正義公道、大是大非、公是公非的心,而不是好人濫慈悲。

法師說,人民必須為下一代留個安全的生活環境,而對於廢死與否,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建議政府在這個課題上進行全民公投,並且給警方、司法等各界有足夠的時間深入探討,不能倉促決定。

「馬來西亞是一個法治國家,不能沒有遊戲規則;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一定要有法律來保護大家。」
另一名主講人魏家祥,也反對政府在沒有讓人民了解的情況下倉促廢除死刑。他提出疑問:若死刑不能降低罪案,那如何確保廢死後,罪案能夠降低?

「我認同我們的法律並不完善,但是一旦沒有死刑,未來在大馬的毒品提煉規模會愈來愈大。」他駁斥希盟議員黃書琪指政府早在2010年開始探討廢死課題,如今絕非倉促廢死的論點,他說,當時由巫統部長拿督斯里納茲里領導討論廢死課題的黨團會議得出的結果是從長計議,2017年11月30日才把危險毒品法令中的強制死刑改為由法官酌情免除死刑,改判終身監禁和鞭笞。

他說,許多支持廢死的人對誤判死刑存有顧慮,但是他對大馬司法界有信心,再加上如果嫌犯在高庭被判死刑,還有上訴庭和聯邦法院,甚至是最高元首特赦的層層保護,因此司法誤判死刑的機率很低。他強調,需要探討的不是廢除死刑,而是把「強制死刑」改為「酌情裁判」,是不是判死刑應該交給法官決定,而絕對是馬上廢死。

支持政府廢死的黃書琪說,死刑存廢必須思考究竟要「寧可殺錯,不可放過」,還是「寧可不殺,不可殺錯」,並強調廢死不代表不懲罰,而是不以拿掉一個人的生命作為懲罰。我們要問,這個國家處死那麼多人,為什麼變態的人還這麼多?如果處死不是解決罪案的方法,那什麼才是?

「強姦犯是怎樣的教育造成?是社會容許男性物化女性身體,所以這只是強姦犯必須付的責任嗎?我們殺了被逮的人,是否就能解決社會的結構性問題?好像並沒有。」

檳州研究院高級政策分析員林志翰博士則以該院的分析結果,指在2012年至2018年6月期間,有大約27%的高庭判決被推翻,共有50%上訴庭判決被聯邦法院推翻,作為是誤判的根據。

不過,魏家祥不認同這個說法。他強調:「如果高庭判決被上訴庭推翻,可能存有技術問題,上訴庭可以糾正高庭所發生的技術問題,但是這個糾正或改變判刑,並不等同於誤判,所以有人說低收入群體容易被誤判,是不成立的。」